这段日子来,朝中大臣*杜荷的奏章,如雪片一样飞到李二的案前。

    可是李二出于对杜荷的信任,全都不予理会,导致御书房中*杜荷的奏章,每三日就要清理一次,否则就堆不下了。

    眼看着李二陛下不管不顾,大臣们终于忍不住,便在今日早朝上率先发难。

    见状,李二内心不免有些后悔当初派杜荷去鄠县这个决定是否是正确的了。

    他坐在杜荷打造的全天下独一无二的沙发龙椅上,看了看文武群臣,突然惊讶道:“魏爱卿今日也不上朝吗?”

    魏徵已经连续好几日不见踪影了。

    高士廉站出来,说道:“陛下,魏大人最近心情不怎么好!”

    “哦?出了何事?”李二惊讶道。

    高士廉说道:“陛下每日操劳,恐怕还不知道吧,近来长安城已经传的沸沸扬扬,魏大人的第二个儿子魏叔瑜去鄠县做了养猪场的场长,带领一千多人在养猪,近日,魏大人的三儿子魏叔琬,也去了鄠县,一去不回不说,还给家中送信回来,说自己在研究猪的营养搭配……”

    李二又吃了一惊:“……魏叔琬,可是那个在长安八岁就有小神童之称的魏叔琬?”

    “没错,”高爱卿说道,“陛下,魏叔琬自幼便熟读诗书,古来文章,信口拈来,是以八岁时就被孔师称为长安小神童,聪慧过人,无与伦比,假以时日,定然会成为大唐的人才,造福天下……只是去了鄠县不到三日,就被杜荷蛊惑,竟然去研究喂猪,此事,已经沦为长安城最大的笑柄,唉,这养猪,害人不浅啊……”

    李二:“……”

    他顿时明白了,魏徵不是心情不好,是不敢出门见人吧。

    “陛下,”一个监察御史赶紧说道,“陛下,如今这养猪之事,贻害无穷,陛下想想,自打杜荷开始养猪以来,魏叔琬,魏叔瑜,御史刘大人,还有戴大人的侄儿戴金云,甚至,还有蜀王殿下……鄠邑县公这是疯了啊,他是要将满朝文武都弄去喂猪吗?”

    “陛下,不能再纵容杜荷了!”

    “是啊,陛下,听闻杜荷如今还要在鄠县打造一座未来之城,这不是好大喜功,一派胡闹吗?”

    “请陛下立即下旨,将杜荷召回朝中,不能再让他担任鄠县县令了,若是陛下不嫌弃,老臣愿意到鄠县担任县令!”

    众人纷纷说道。

    李二看了看最前面的杜如晦。

    却见老杜站在那里,昏昏欲睡的样子,仿佛与自己无关一般。

    他沉思半晌,说道:“诸位爱卿,此事,朕已知晓,不过,*如何,朕不知道,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朕不能偏袒杜荷,却也不能偏袒大家,是以,朕决定,派太子到鄠县替朕巡视鄠县,诸位爱卿意下如何?”

    派太子到鄠县巡视?

    众人听了,顿时面色大喜。

    太子李承乾宅心仁厚,饱读诗书,性格敦厚。

    当然,最关键的是,太子当初被杜荷打过,二人之间有很深的过节啊。

    若是太子到鄠县,杜荷的日子还会好过吗?

    杜荷这次死定了!

    长孙无忌急忙说道:“陛下圣明!”

    “陛下英明!”高士廉也说道。

    “臣附议!”

    “臣请陛下立即下旨,请太子殿下赶往鄠县!”

    “对,一刻也不能耽搁!”

    大臣们的意见,出奇的统一。

    李二看向杜如晦,问道:“克明,你是何意见?”

    杜如晦仿佛才醒过来一般,抬眼看了看长孙无忌等人:“噢!”

    众人:“……”

    杜相这半年以来,只要是关于杜荷的事,是越来越不认真了啊!

    李二便说道:“既是如此,那么就这样决定了,承乾,你即刻出发,赶往鄠县,十日之后回来,将你巡视所见给诸位爱卿一个交代。”

    李承乾急忙站出,欣喜地说道:“儿臣一定不负父皇和各位大人的期望!”

    ……

    东宫。

    湖边。

    太子詹事张玄素目光认真地盯着李承乾,说道:“陛下,此次,就是除掉杜荷最好的机会……这是臣派人到鄠县搜集来的情报,一桩桩一件件,都足以让杜荷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此次去鄠县,就要将所有的证据掌握,呈给陛下,届时,陛下自会定夺。”

    说着,将一本厚厚的册子交给李承乾。

    李承乾看了看,惊讶道:“老师,虽说杜荷罪大恶极,可毕竟他是杜相的儿子,咱们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是否有些残忍了?”

    张玄孙摇摇头:“殿下,你果然还是下不了决心,俗话说,无毒不丈夫,你是将来的帝王,除了仁慈,你还应该果断,臣知道陛下宅心仁厚,定然不想将杜荷彻底打趴下,是以,臣决定跟随殿下前往鄠县,此次,臣将亲自为殿下演示,如何将杜荷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老师,你……”

    “此事,陛下已经同意。”张玄素得意地说道。

    他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甚至调用了自己所有的资源,势必要将杜荷铲除。

    ……

    “消息确认?”杜荷看着马周,问道。

    马周点点头:“根据张俭的打探,今日晚间,太子殿下即将抵达鄠县,而且,太子詹事张玄素一同前往,县公,此次太子殿下来势汹汹,只怕不妙啊,张玄素此人,我在朝中时与他打过交道,此人心狠手辣,善于谋略,虽说苦读圣贤书,可以纵横家自诩,最喜欢的便是研究帝王术,朝中许多人都不愿与他打交道……”

    “张玄素……”

    杜荷念叨着,面色也严肃起来。

    张玄素在大唐,也算是一个名人了。

    这家伙以前是隋朝的官员,担任景城县户曹,恰逢窦建德攻陷景城县抓了他,窦建德本准备将其杀掉,可县城之中百姓倾巢出动,纷纷为他求情,此举惊到了窦建德,非但没有杀他,反而将他奉为座上宾。

    因此,如今天下都在传,张玄素是一个深得百姓民心的好官员。

    可杜荷却不这么认为。

    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过来的人,他曾读过张玄素的历史事迹,当年在景城县发生之事,*却是,并非百姓们自愿为张玄素求情,这一切,都是张玄素提前安排好的,此人最擅长的便是谋略,尤其是煽动百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二十二章 无毒不丈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