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感慨道:“来了个高手啊!”

    “是啊,县公,”马周也跟着说道,“太子殿下与你有旧仇,此次他代陛下到鄠县巡视,将张玄素带上,很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咱们不得不防啊!”

    马周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自打被杜荷救了全家性命的那一刻,马周就已经死心塌地地追随杜荷。

    加入梦幻集团之后,眼看着梦幻集团的发展,跟随杜荷耳濡目染,他的思想,已经远非当初可比……当然,更重要的是,马周已经完全成了杜荷的心腹。

    杜荷站起身来,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当初打过太子,若他此次不知趣,我再打一次就是了……”

    马周面色大惊:“县公,万万不可,太子殿下可是储君,是未来的帝王,若是有朝一日他登基,将这些旧账翻出来,不但是你,只怕莱国公府也会跟着遭殃啊。”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自古如是!

    马周熟读史书,在历史上,但凡被帝王盯着的,别管是高门大户,还是皇亲国戚,最后的下场都很惨!

    “哈哈哈……老马,跟你开玩笑的,瞧把你紧张的!”杜荷大笑着说道。

    李承乾那个衰仔根本当不了皇帝!

    所以,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此话却是不能跟马周解释。

    杜荷转身往外走:“我去一趟养猪场,看看如今养猪的情况,大概明日午后回来。”

    马周吃惊:“县公,可太子殿下今晚就到了。”

    “安排他们住在驿馆就是……与见太子相比,我更愿意去见我的那些可爱的猪啊……”杜荷说完,转身就走了。

    ……

    傍晚。

    夕阳西下。

    一队人马正在慢慢地朝鄠县赶,当中一辆豪华马车上,张玄素与李承乾相对而坐。

    张玄素捋了捋胡须:“殿下,你乃是储君,是未来的天子,况且你到鄠县,乃是代陛下巡视,杜荷是臣子,礼仪必不可少,威严也不能少!是以,臣已派人去通知鄠县县衙,鄠县大小官员,包括杜荷,必须全部到正门迎接。”

    李承乾想了想,说道:“老师,本宫听说鄠县的正门乃是朝南开的,咱们从北面而去,若是从正门进,岂不是要绕大半圈,只怕会耽误许多时间啊!”

    张玄素摇头道:“殿下,岂不能小看这一扇门,正门的学问可大了,只有从正门进,方能显出太子殿下的威仪,太子殿下从正门进,而且殿下在鄠县期间,正门只能殿下你一人进,其他人都不能经过正门,这便是礼,若是杜荷做不到,那他就是藐视皇家尊严,是欺君大罪!”

    “一切听老师安排……”李承乾点点头。

    杜荷,本宫这次一定要你好看,以报当初你揍我之仇!

    蹄蹄哒。

    蹄蹄哒。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

    正是张玄素派去鄠县的人折返回来。

    张玄素掀开帘子,问道:“事情,都办妥了吗?”

    那人面色怪异道:“大人,没有门。”

    “什么?”

    “大人,鄠县城墙已拆,进城的道路,有一百多处,哪是正门,哪是侧门,根本无从得知……”

    张玄素差点晕倒。

    他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他急忙吩咐道:“你速速回去,让鄠县想办法解决!”

    他一甩袖子。

    李承乾急忙问道:“老师,那这皇家威仪,岂不是没有了?”

    张玄素有些尴尬,“殿下,是臣没有安排周全,委屈殿下了。”

    李承乾对这威仪不威仪的倒是无所谓。

    只是又少了一个可以报复杜荷的机会,还有点小遗憾呢。

    天黑了。

    车队总算到了鄠县。

    放眼望去,鄠县县城城墙已经消失,整个县城的建筑,一览无余,虽说有灯火亮着,可十分冷清。

    所谓来迎接的人马,也不见踪影。

    李承乾走下马车,一脸懵逼。

    张玄素大怒:“鄠县的人呢,杜荷呢,鄠县官员呢?”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看,那里有个人!”

    这时,有人突然喊道。

    众人瞪大眼睛看去,只见前方几百步的地方,一道人影快速赶来。

    等那人上前来,在火把的映照下,李承乾和张玄素这才看清,正是马周。

    “马大人……”李承乾惊讶道。

    马周上前,说道:“草民见过殿下,见过张大人,草民已非朝廷官员,更是戴罪之人,奉鄠邑县公之命,由草民来迎接殿下进城。”

    张玄素看了看马周身后,别无他人,他问道:“马周,只有你一人前来?”

    “正是!”

    “杜荷呢?”李承乾忙不迭地问道。

    马周说道:“县公在午后就去了养猪场,只怕要明日才回来,养猪场如今有十二头白猪要生产,正是紧要关头,县公担心养猪场的那些人不专业,是以亲自去盯着。”

    张玄素勃然大怒:“真是岂有此理,太子殿下亲临,竟然还比不上母猪生产,杜荷简直目中无人。”

    马周说道:“张大人息怒,县公说了,太子殿下重要,母猪也很重要,太子殿下和母猪,一样重要。”

    张玄素:“……”

    李承乾面色阴冷,说道:“哼,很好,杜荷做得很好,你先安排本宫住下吧,明日,本宫倒要看看,杜荷眼里是否有本宫,是否有父皇。”

    “殿下,张大人,请跟我来。”

    城墙刚拆掉,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

    马周在前面走着,突然听到后面扑通扑通的声音传来。

    一回头,却看见李承乾和张玄素双双摔倒在地上。

    原来二人踩到地上的石头摔趴下了。

    李承乾被摔得晕晕乎乎的,眼冒金星,赶紧爬起来,又急忙扶起张玄素。

    突然,李承乾指着张玄素嘴边黑乎乎的东西:“老师,你嘴巴上怎么多了些东西?”

    张玄素一愣,伸出舌头舔了舔,突然面色大变:“是牛屎,是哪个王八蛋家的牛竟然在在此拉屎,太没有道德了……呕……”

    说着,只见张玄素趴在地上,猛烈地吐了起来。

    不多时间,马周带着李承乾等人,来到了驿馆。

    这驿馆,自从仇万嘉担任县令以来,便没有修缮过,年久失修,摇摇欲坠。

    最关键的是,驿馆临近城墙,在城墙的时候,因为爆炸,炸塌了三间屋子,眼下还没来得及修呢。

    李承乾看着这破破烂烂的房子,不可思议道:“马周,你……你就安排本宫住在这种地方吗?”

    说好的皇家威严呢?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太不道德,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