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周说道:“殿下,这已经是县衙能提供的最好的住宿之地了,如今,县衙宿舍,四个人一个屋子,殿下身份尊贵,定然不可能与人同住,住在驿馆,却是最好的主意。”

    李承乾彻底崩溃。

    一路上,张玄素都在给他灌输皇家的礼仪,威严。

    李承乾想象着,自己乘坐马车从正门进,杜荷率领鄠县所有官员还有百姓,夹道迎接,百姓们纷纷高喊太子千岁,然后,自己被迎到鄠县条件最好的地方住下,杜荷将一切都准备妥当……

    可现实却是车队几次走错路耽误了行程不说,前来迎接的却是一个平民马周,而住的地方,竟是这般破破烂烂,风雨飘摇……

    说好的皇家威严呢?

    等马周离开之后,张玄素咬牙说道:“殿下,杜荷太过分了,这是根本没将殿下放在眼里啊,明日,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此事,一定要向陛下禀明,殿下是代天子巡视,犹如陛下亲临,杜荷却如此怠慢,简直目中无人!”

    李承乾点点头。

    到了后半夜。

    李承乾躺在木板床上,却是睡不着。

    整个驿馆,只有两间屋子。

    其中一间他住,另一间张玄素住。

    其余的随从,则只能自行睡在院子里。

    想到今日的种种,李承乾心中憋着一肚子火。

    突然,他捏紧拳头,一拳砸在墙壁上,发现自己的怒火。

    砰。

    一声闷响。

    轰隆隆。

    “啊……”

    “地动了!”

    外面顿时响起呼喊声。

    李承乾一咕噜爬起来,披上衣服往外跑,推开门一看,只见自己隔壁的屋子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惊讶道:“本宫,本宫的力气,竟然这么大……这房子,怎么就塌了?”

    “哈哈哈,本宫,再也不是柔弱的书生了,本宫力大无穷,哈哈哈……”

    李承乾疯狂地大笑起来。

    他只记得,自己一拳下去,一座屋子就垮了。

    “哈哈哈,本宫……啊,不对,老师,老师呢?”李承乾笑着笑着,突然想起来,张玄素还睡在屋子里呢。

    他赶紧组织人手,去废墟中挖张玄素。

    不多时间,张玄素被刨出来,虽说受了伤,却无生命大碍。

    张玄素虚弱地说道:“殿下,是杜荷,一定是杜荷派人来将房子推塌的,他想害死臣,杜荷太可恶了……”

    李承乾心虚道:“老师,对不起,这房子,是本宫一拳打塌的,本宫当时没想到你在屋子内……”

    “噗……”

    张玄素闻言,一口鲜血喷出,当场晕了过去。

    ……

    次日一早。

    李承乾眼睛红红的,听闻张玄素醒转过来,他才心情好受一些。

    这时,有人来报:“殿下,鄠邑县公派人送信,请殿下和张大人到县衙叙旧。”

    “杜荷,杜荷总算来了吗?哼,本宫这就去会会他!”李承乾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说道。

    不多时间,李承乾和张玄素便来到了县衙。

    一进县衙,便看见众人忙成一团,所有人走路都是小跑,说话的语速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一片繁忙无比的景象。

    二人来到正堂,迎接他们的依然是马周。

    马周笑呵呵地说道:“殿下,张大人,昨晚睡得还好吧?”

    “不好!”

    李承乾和张玄素异口同声,怒气冲冲地说道。

    马周嘿嘿笑道:“殿下,张大人,想必你们一定是饿了,县公昨夜在养猪场辛劳一夜,听闻殿下到来,特意去沐浴更衣,不过他亲自做了一些东坡焖肉,请殿下和张大人品尝,顺便填饱肚子,县公稍后就来……”

    马周一挥手,下人抬着四个盘子上前摆放在桌上,然后离去。

    李承乾怒气冲冲地说道:“本宫与杜荷势不两立,既然这什么东坡焖肉是他做的,本宫绝不吃一口。”

    张玄素点点头:“殿下与臣都是有气节的人,这东坡焖肉,什么狗屁东西,臣活了大半辈子,走南闯北,吃遍了不少山珍海味,却是从未听闻天下还有东坡焖肉这道菜,说不定是杜荷胡乱捣鼓出来的,哼,他这是想向殿下示好呢,殿下千万别上当。”

    “老师说的对,本宫一直最看重的便是气节……”

    咕咕!

    话音未落,李承乾的肚子便咕咕地叫了起来。

    咕咕。

    张玄素的肚子,竟然也叫起来了。

    二人都捂着肚子。

    半晌,李承乾忍不住:“老师,让本宫看看这盘子里是什么吧。”

    说着,他揭开了一个盘子上的盖子。

    顿时,一股香味扑鼻而来。

    只见那盘子中,竟是一块块四四方方的肉,金*的,其中加了各种香料,还有一些蔬菜点缀。

    闻起来,香!

    咕嘟。

    李承乾不争气地吞了一口唾沫。

    张玄素眼巴巴地看着:“殿下,要不,咱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好……”

    李承乾迅速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放进嘴里,顿时惊讶得瞪大眼睛:“老师,美味,美味啊……”

    张玄素见状,也忍不住了,直接抄起筷子。

    二人狼吞虎咽,不多时间就将四盘肉给吃的干干净净。

    李承乾打了个饱嗝:“老师,杜荷为人虽然可恶,可这做吃的,还是有一手!”

    张玄素赞同地点点头:“都说杜荷乃是天下最会吃的,今日吃了这东坡焖肉,的确与众不同!”

    “这肉,肥而不腻,浓香扑鼻!”

    “关键是色泽鲜美,也不知是怎么做出来的!”

    二人便讨论起来。

    突然,张玄素面色大变,道:“殿下,记住,决不能上杜荷的当,殿下乃是代天子巡视鄠县,吃这焖肉,乃是给杜荷面子,决不能因此而同情他,殿下记住一句话,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

    “老师,受教了!”李承乾点点头,说道。

    “太子殿下,张大人,好久不见!”

    一道声音,在门口响起。

    二人急忙扭头,看见杜荷身着一身短打,自门外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在二人对面落座。

    啪。

    张玄素一拍桌子,斥责道:“杜荷,你好大的胆子,殿下昨夜就到鄠县,代天子巡视鄠县,犹如陛下亲临,可你倒好,不来迎接殿下,却去养猪,你是何意思?你眼里还有殿下吗?你眼里还有陛下吗?殿下与母猪,孰轻孰重?”

    杜荷瞥了一眼张玄素,突然道:“张大人,你这话,该杀头。”

    嗯?

    张玄素一脸懵逼,“杜荷,你休要胡搅蛮餐!”

    啪。

    杜荷呵呵一笑:“张大人,你好大的胆子,竟将殿下与母猪相提并论,你是几个意思?难道在你眼里,太子殿下与母猪,能放在一起比较吗?”

    妈的,就你会拍桌子是不是?

    杜荷鄙夷地看着张玄素。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二十四章 力大无穷,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