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玄素大怒,指着杜荷,说道:“杜荷,你休要挑拨我与太子殿下的关系,我乃是太子殿下的老师……殿下身为皇储,怎么能与母猪相提并论?”

    杜荷哈哈一笑:“张大人,你的意思,堂堂太子殿下,连一头母猪都比不上吗?”

    李承乾:“……”

    张玄素一甩袖子:“杜荷,你这是诡辩,我哪里说过这样的话,一头母猪,怎么可能比得上太子殿下!”

    杜荷淡淡地笑道:“你看,你已经拿太子殿下与母猪相比了,该杀头!殿下,我严重怀疑张玄素是吐蕃派来的奸细,他装模作样地作为太子詹事,在心底里却认为殿下你与母猪可以相提并论,简直是岂有此理……殿下你下令吧,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把这狗东西的脑袋剁下来做猪饲料!”

    张玄素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他来之前,本以为能吃定杜荷。

    哪知道,还没开始讨论正事呢,就被杜荷将了一军。

    “殿下,臣对殿下乃是一片赤诚之心,从不敢在心中忤逆殿下,杜荷此举,乃是挑拨殿下与臣的关系,请殿下明鉴!”张玄素发现自己吵架不可能是杜荷的对手,于是转而向李承乾求助。

    李承乾瞪了杜荷一眼:“杜荷,你休要胡搅蛮餐,本宫现在问你,本宫昨日到了鄠县,你为何不来迎接?是眼中没有本宫吗?”

    杜荷一脸风轻云淡,甚至还朝张玄素眨了眨眼睛:“殿下,非也,臣眼中没有殿下?这是哪个狗东西在背后说的,这种人应该拉出去养猪才对……”

    张玄素又忍不住要*。

    只听杜荷义愤填膺地说道:“殿下在臣心中,宛如天上的月亮,光辉四溢,无与伦比,别说一头母猪,就是一万头母猪,也比不上殿下的风采……”

    李承乾气的甩了甩袖子:“……好了,杜荷你不要胡搅蛮缠,你还没回答本宫的问题呢。”

    “噢,”杜荷说道:“说回迎接殿下和养猪,我觉得,还是养猪比较重要。”

    “嗯?”

    李承乾皱起了眉头。

    张玄素一脸得意。

    他仿佛已经看到杜荷被李承乾臭骂的结果了。

    看你嚣张!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杜荷却是不疾不徐地解释道:“殿下,养猪,乃是鄠县的三大政策之一,关系到整个鄠县的生死存亡,更关系到大唐社稷的稳定,试想,我昨夜未亲自迎接殿下,最多会导致殿下心中不快,可若是昨夜我不去养猪场盯着,那十二头母猪出了问题,将导致整个天下没有白皮猪,养猪失败,那鄠县三大政策就失败了一项,可能就会有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因此饿死,殿下你一行宅心仁厚,以民为本,岂能不懂这个道理?”

    李承乾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杜荷,你休要夸张,怎么可能养猪就能保证几十万人不饿死?照你这么说来,你屯田也是?”

    “没错,殿下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鄠县三大政策中,最重要的便是屯田之策,屯田,自古以来便是朝廷重策,为的是鼓励百姓种植,提高粮食产量,可自古以来,朝廷只是教百姓你们应该去种地,应该多种地,可是偏偏没有教过百姓如何去种地,如何提高产量,如何用有限的土地,种植出更多的粮食……对了,张大人年轻时就写过一篇劝农赋,我觉得狗屁不通,害人不浅……”杜荷突然看向张玄素。

    张玄素跟被惹毛了的猫一般,一下跳出来:“杜荷,你可以羞辱我,却不能羞辱我的文章。”

    “呵呵,张大人,你种过地吗?”

    “我乃读书人,怎么可能去种地?”张玄素不爽地看着杜荷。

    杜荷冷笑道:“既然你不曾种过地,为何能写劝农赋,又怎么知道你所写的不是狗屁不通的东西。”

    “老夫熟读古书,对《齐民要术》之类的顾忌,倒背如流。”张玄素气哼哼道。

    杜荷:“噢,佩服佩服,张大人,那你倒是倒背一个来听听啊。”

    张玄素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李承乾不悦道:“杜荷,休要胡说,老师那篇劝农赋,本宫熟读了几十遍,写的是极好的,你不懂就不要装懂。”

    “殿下,臣不懂种地,可是有人懂啊,张大人写的是不是狗屁不通,我说了不算,殿下说了不算,张大人这狗……这个够义气的家伙说了也不算,咱们找几个裁判一问便知!”杜荷笑呵呵地说道。

    李承乾一愣:“什么意思?”

    杜荷笑着说道:“请殿下和张大人跟我来……”

    随即,杜荷便带着李承乾和张玄素,离开县衙,一直往南走,最后出了城,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来到了鄠县的屯田处。

    放眼望去,几万亩的地方,一马平川,全都是屯田处的地盘。

    在入口的地方,便是临时搭建的木板房,是工人们的宿舍,也是屯田处的办公地点。

    杜荷让人将老傅找来,吩咐老傅去找几个花高价请来的屯田高手。

    不多时间,在屯田处简陋的会议室中,李承乾便看到了十几个庄稼把式,一个个老实巴交的,皮肤黝黑。

    杜荷介绍道:“殿下,这几位,都是我们屯田处从京畿道各地花高价请来的屯田高手,居中的那位,当年还得到太上皇的褒奖呢……”

    “来,老傅,将这篇劝农赋给大家念念,请各位高手评判评判!”杜荷拿出张玄素写的那篇劝农赋交给老傅。

    老傅嘿嘿一笑,便之乎者也地开始念叨起来。

    好半天总算念完了。

    却见那十几个屯田的高手,有两个已经睡着了。

    张玄素见了,心中直喊,对牛弹琴,对牛弹琴啊!

    只见杜荷站起身来,问道:“各位老丈,这劝农赋,你们听明白了吗?”

    几个老者,有些犹豫。

    杜荷微微一笑:“本县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尽管畅所欲言!”

    居中的老者见状,直接说道:“县公,恕我直言,这文章写的,简直狗屁不通!”

    啪。

    张玄素听了,大怒,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对方说道:“你懂写文章吗?你知不知道这文章是什么意思?”

    ……

    (感谢【狐胡杨】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二十五章 屯田高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