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不慌不忙,说道:“这位大人,草民也读过一些书,多少能听懂一些,就说这文章说,春三月,要将大豆黄豆一起种下去最好,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大豆长势慢,黄豆长势快,若同时种下去,最后大豆将会被挤压得一点都长不起来……可见,这写文章之人,也是一个狗屁不通的!”

    “对对,简直狗屁不通!”

    “此人一看就是没种过地的,文中所说,简直谬误百出,若是按这法子去种地,只怕天下要饿死不少人啊!”

    “太可恶了!”

    “县公,你身居高位,岂能容忍这等事,这种误人子弟的家伙,应该砍头谢罪才是!”

    方才还有些拘谨的老农们,这时候纷纷生气地说道。

    这帮家伙,都是杜荷花高价从各地请来的屯田高手。

    有人擅长浇灌,有人擅长种麦子,有人擅长种黄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已经成为屯田处的一堆宝贝。

    这些人中,大部分当初可是不愿意来的,是被管城大队亲自绑来的。

    来到屯田处之后,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用种地,每日还有五十文的薪钱,只需要去指挥别人种地,一个个乐的合不拢嘴,最后又发现,传说中凶恶的鄠邑县公,那叫一个平易近人,一来二去,这些人与杜荷也熟悉了,所以当着杜荷的面,有一说一,畅所欲言。

    可这把张玄素气的要死。

    “噗……”

    突然,张玄素一口血喷出来,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众人赶紧手忙脚乱地将张玄素扶起来,一番忙碌,把张玄素弄醒过来。

    只见方才骂得最狠的老农问道:“敢问县公,此人是谁?”

    “噢,方才那篇劝农赋,就是他写的!”杜荷淡淡地说道。

    “啊,是他!”

    “打死他!”

    “这人太可恶了……”

    “打……”

    人们纷纷卷起袖子,就要打人。

    这些老农不知道张玄素的身份,更不知道李承乾的身份,还以为这家伙只是县衙各部中招聘的一个读书人,于是纷纷动手。

    不等杜荷反应过来,张玄素又被打晕了过去。

    李承乾大喊:“住手,都给本宫住手!”

    老农们打过瘾了,才指着李承乾问杜荷:“敢问县公,这又是何人?是县衙新招聘的读书人吗?身体还算结实,不如来翻地吧。”

    李承乾差点气晕过去:“本宫乃是当今太子,你们殴打的,这是本宫的老师,当朝太子詹事张玄素。”

    “啊……”

    哗啦啦。

    一眨眼,一帮打人的家伙,跑的无影无踪。

    李承乾转身,愤怒地看着杜荷:“杜荷,你必须给本宫一个交代,否则,此事本宫一定向父皇禀明,你扇动百姓殴打老师,该当何罪?”

    杜荷却是不着急,凑到李承乾面前,说道:“殿下息怒,我这就派人,将方才那些人,全部杀了几天,并通告天下,就说这些人目无尊长,竟敢藐视张大人的劝农赋,惹怒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大怒,杀鸡儆猴,以儆效尤,殿下放心,如此一来,以后整个天下,再没有人敢说殿下你的半个不是,至于张大人也一样……”

    李承乾开始脸色还好,听到后来,却是面色大变:“杜荷,你是要置本宫于不仁的地步吗?那几个老农虽然打人不对,可是老师的劝农赋,看来的确有问题,本宫是那种是非不分之人吗?算了,此事就这样吧……来人,带老师下去,找人给他治疗。杜荷……你走吧!”

    “噢!可怜的老张啊!”

    杜荷转身就走。

    等杜荷离开,张玄素迟迟不能醒来,按照李承乾随身御医的说法,张玄素伤得很重,暂时不能乱动。

    于是,李承乾便带着人住在了屯田处。

    反正县城的驿馆他是不想回去了。

    这里虽然偏僻,至少房子不会塌啊。

    天黑时分,只见大批大批的人,带着农具归来,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吃过晚饭,便看见许多人坐在广场上聊天。

    李承乾自语道:“听闻杜荷为了三大政策,强迫百姓去修路、养猪、屯田,想来百姓深受其害,本宫代父皇巡视鄠县,便是要了解民间疾苦,将杜荷的恶行禀告父皇,此刻正好去与这些百姓了解一番!”

    他看了看自己华丽的衣服,摇摇头,让人去找来衣服破旧衣服,捏着鼻子穿上,然后混入了人群中。

    一个老者看见他,笑呵呵地打招呼:“小兄弟,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你是县衙内政部的吧?”

    李承乾点点头:“老丈好眼力,我就是!敢问老丈今年贵庚?”

    “不跪,县公给我们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爹娘,其余的,一概不贵!”老者霸气侧漏地说道。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老丈,我问的是你今年多大年纪?”

    老者答道:“六十五了!”

    在这个时代,六十五可算是高寿了。

    李承乾大怒:“这鄠县县令简直毫无人性可言,六十五岁的高龄,竟然被他抓来种地,简直是灭绝人性,老丈,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主持公道,你有什么委屈,你跟我说,我一定不会放过杜荷的!”

    那老者瞄了一眼李承乾,心说,这人是个傻子吧,急忙说道:“我不懂你在说啥,我也不是被抓来的,我是自愿来的!”

    “啊?县衙不是说,屯田是三大政策之一,所有人都要去屯田吗?”

    李承乾有些呆住。

    老者说道:“谁说所有人,县公有令,五十岁以上,十一岁以下,老弱病残,都可以不参加三大政策,非但不必屯田,反而给大家都修了屋子,有吃有住……可是,老汉我闲不住啊,我以前就是种地的,只是后来家里的地被仇万嘉那个*夺走了,家破人亡,无家可归……县公让我们白吃白喝,心里过意不去啊,所以我主动来种地,这种地,每天还有二十文钱呢,我来一个多月了,拿到了两贯钱,我儿子在安鄠大道修路,每个月有三贯钱,前几天,我找人给他找了个姑娘,人家也答应了,下个月就要成亲咧……一个多月前,我们父子俩还在县城里讨饭呢,要不是县公,谁能想到不但吃饱饭,还能娶媳妇啊,我都想好了,等我有了孙子,我要让他去养猪。”

    李承乾目瞪口呆。

    这和想象中,大不一样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二十六章 可怜的老张,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