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一个管城上前,大声说道:“队长,抓到一个偷懒的,正好打一顿送去养猪,最近养猪场的魏公子又来找咱们要人,刚好把他送去抵数!”

    啪。

    那黑黑的家伙直接甩了那管城一巴掌:“滚,狗东西,带着你的人,把大家都给我赶走……”

    几个管城一脸懵逼,却还是乖乖地听命令将众人驱散开。

    然后,这货才上前,为李承乾解开了绳子。

    李承乾急忙抱拳说道:“多谢壮士相救!”

    只见那晒得黑魆魆的小子说道:“皇兄,咱们兄弟之间,何必言谢?那帮狗东西有眼不识泰山,竟敢*皇兄,我回去就杀几个祭天……”

    李承乾听这声音,突然大吃一惊:“你……你……你是李恪?”

    只见对方点点头:“皇兄,都是这帮狗东西不好。”

    李承乾却是没有去计较这些,而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李恪,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李恪长高了!

    更加壮实!

    也更黑了。

    是以,方才他竟然没有认出来。

    李承乾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蜀王,听闻你担任了管城大队的大队长?”

    “是!”

    “听闻,你还担任了捕猪大队的大队长?”

    “没错!”

    “听老师说,你还做了鄠县二十个官职?”

    李恪乐了,急忙解释道:“皇兄,不是二十个,是二十五啊不对,是二十六个,因为就在刚才,我又成了鄠县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你看,这是鄠县县令的任命文书,你看这大印,货真价实的,真的……”

    说着,他便拿出方才自己写的,自己盖了大印的文书,在李承乾面前炫耀。

    李承乾脸色寒冷:“胡闹,蜀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是皇子,为何要在此胡闹?”

    李恪满不在乎地摸了摸下巴,说道:“皇兄,我这辈子就想做一个闲散王爷,以前,我的梦想是把打麻将的技术练得像皇爷爷那样炉火纯青,可后来我发现,我无论怎么努力,也比不上皇爷爷,而且打麻将多了也没什么意思,自从我去了蜀地,我就明白了,我要为天下的百姓做点事,呆在长安,呆在皇宫,我永远不会知道底层的许多百姓连肉都没吃过,一家五口人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他们没有多大的奢求,能活着就很满足……再看看我,我就是个*啊,所以我才背着父皇来到了鄠县,我担任管城大队大队长,是因为我不能让那些士族再欺压百姓,我做捕猪大队大队长,是因为我想让鄠县的百姓都能吃上肉……”

    李恪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

    李承乾突然目瞪口呆。

    他竟然发现,李恪改变的不只是外貌,还有思想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再是在皇宫中形单影只的那个小家伙了。

    最关键的是,他竟然无法反驳。

    这时,李恪突然笑了,像个大灰狼似的盯着李承乾:“皇兄,我有一笔买卖,要和你谈谈?”

    “什么买卖?”

    “入股鄠县开发公司,皇兄,你是不知道,如今鄠县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时候,你知不知道,安鄠大道每日能完成半里地的进度,养猪场每日就有上百只猪进入猪舍,鄠县农场每天都在发生变化……未来,开发公司将会超越三大政策,成为鄠县最重要的东西……你入股五十万贯,最多一年,你就至少能收获一百万贯,怎么样,心不心动?”李恪跟个传销大师似的,竭尽所能地开始忽悠李承乾。

    可李承乾也不是这么好骗的。

    “堂堂皇子,竟然入股赚钱,说出去岂不是遭人笑话,此事,本宫断然不会参与。”李承乾拒绝了。

    李恪嘿嘿一笑:“皇兄,如果你入股了,能马上离开这里,回到长安呢?”

    “嗯?是杜荷让你来威胁本宫的?”李承乾有些动怒。

    “别管是不是,你答应吗?”

    李承乾摇头:“不可能……”

    李恪便说道:“如果再加上一个张玄素呢?”

    “张……老师,你们把老师怎么了?”李承乾大惊。

    李恪,不慌不忙,从怀中拿出一叠纸,塞到李承乾手中:“皇兄,张玄素这个狗东西,大逆不道,竟敢勾结县城中的士族,纠结了数千人想要谋反,证据确凿,你说,如果我将这些东西交给父皇,张玄素只怕要满门抄斩,而此次东宫有不少人都参与其中,皇兄你说你不知情,也说不过去吧……”

    李承乾仔细一看,顿时就慌了。

    扇动鄠县士族*的计策,李承乾当初就知道,他没想到的是,张玄素竟然背着自己真的去做了……做了也就罢了,竟然还被杜荷识破,计策完全失败不说,还被送去养猪场养猪。

    李承乾双手颤抖着:“好,我答应你,五十万贯入股,此事,决不能让父皇知道。”

    李恪急忙点点头:“皇兄你放心,我现在是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你是开发公司的股东,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怎么可能害你,皇兄,不如我给你个副总的职位怎么样?”

    李承乾摇摇头,失魂落魄地走了。

    李恪拿着那写满了张玄素和东宫罪状的纸张,得意地说道:“还是老师高明啊,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让皇兄入股了,早知道,就让他入股一百万贯好了。”

    ……

    李承乾失魂落魄地往前走,很快来到自己修水渠的地方。

    他独自坐在乱石堆上,脑子乱哄哄的。

    他没想到,自己败得这么彻底。

    信心满满地来鄠县,就是为了*杜荷。

    如今,杜荷还活得好好的,可东宫人手包括老师全都折损了进去。

    而且还让杜荷抓住了把柄。

    此事若是捅到父皇面前,只怕又要遭一顿责骂。

    自小,李承乾最怕的就是李二。

    虽然身为太子,可是他最怕见到的人就是李二,每次见到李二,都会战战兢兢的。

    就在这时,食堂的牛大娘带着孙子走过来,惊讶地说道:“哎呀,李钱小公子,你被那些管城抓了,竟然还能活着回来,你真是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李承乾好奇,抬头问道:“大娘,管城,真的很可怕吗?”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三十三章 轻而易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