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娘悄悄从身后拿出两个饼,塞给李承乾,说道:“反正就是很可怕,你以后别惹他们就是了!”

    这不是李承乾要的答案。

    他追问道:“这些管城,是不是每天都在做伤天害理的事,难道县衙也不管管,任由他们胡作非为,残害百姓吗?”

    牛大娘挠挠头:“好像也没做啥坏事……倒是自从有了管城,县城里连小偷都没有了,以前啊,那梁家的公子,陈家的公子,经常带着人上街强抢民女,还纵人行凶,可自从管城来了之后,这些大户人家的人,连门都不敢出了,邹家的两个公子,当街欺负一个姓武的汉子,还抢了武姓汉子家的娘子潘小莲,这事被管城知道,就把邹家的两个公子抓去养猪了,现在还没有音讯呢……”

    李承乾狠狠地咬了一口大饼:“这种人,该杀!”

    “还有,城外张家寨有一个恶霸,欺男霸女,不做好事,专门欺负百姓,我家男人,就是被他害死的……以前仇万嘉在的时候,没人敢惹这个恶霸,就在上个月,管城直接冲进恶霸家里,将他当场打死,尸体还送去安鄠大道当成铺路的材料……好多人都去看了呢!”牛大娘说完,抹了一把眼泪,“可怜我家男人啊,要是鄠邑县公早几年来鄠县做县令,他就不会死了!”

    李承乾目瞪口呆。

    他一直以为,这管城做的都是*人怨的事,可没想到,竟然还做了好事。

    “可是,我听闻管城到处抓人养猪,种地,难道你们不恨他们吗?”李承乾忍不住追问道。

    牛大娘擦干脸颊上的眼泪,“恨,我和小虎子相依为命,之前一直在城外讨饭吃,突然被管城抓来种地,一开始我也担惊受怕的,可是后来发现,每日就给大家伙做饭,三顿都吃饱,每隔三天还能吃一顿肉,每天还有二十文钱,我以前哪敢想这么多啊,现在,我虽然害怕管城,可心里还是感激管城,最重要的,是要感激鄠邑县公,要是没有他,我们哪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啊!”

    李承乾沉默。

    就在这时,牛大娘的孙子,突然说道:“奶奶,我长大了也要去做管城。”

    李承乾一下就迷茫了。

    他告别牛大娘,回到人群中,和大家一起修水渠。

    众人纷纷过来嘘寒问暖,当看见李承乾浑身完好无损时,都十分惊讶。

    这时,有人突然说道:“你们知道吗,听说长安来的太子殿下,带着人来问罪呢。”

    大家纷纷停下手里的活计,全部凑过来。

    “问什么罪?”

    那人说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肯定是问县公的罪啊,还说要让下县公停止三大政策呢。”

    有人突然把锄头一扔:“这样说,岂不是咱们以后都不能在农场种地了?”

    “是啊,你们想,要是县公被朝廷问罪,肯定要离开鄠县,到时候,修路,屯田,养猪,统统都没啦,咱们啊,就是苦命的人,过几天说不定就要回去讨饭了,唉……”一个老者沮丧地说道。

    大家都低头,唉声叹气的。

    啪。

    突然,带头修水渠的络腮胡子将工具一扔,“呸,太子那个狗东西,他这是要我们活不下去啊,我们活不下去就算了,县公这么好的人,竟然还要被问罪,真是岂有此理,哼,我第一个不答应,我陈阿三以前也有娘子孩子,在饥荒中都饿死了,我不得已落草为寇,要不是县公,我哪有今天,想都不敢想……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谁愿意跟我去把太子那狗东西打死算求。”

    众人大惊。

    李承乾赶紧缩了缩脖子。

    这陈阿三是修水渠的头,平素虽然看起来凶狠,但待人还算温和,此刻却是跟猛虎出笼一般,竟然扬言要打死太子,这不是造反吗?

    可让李承乾没想到的是,竟然瞬间就有十几个人站起来,口中喊着要去县城把太子打死。

    李承乾忐忑地说道:“各位,打太子,可是诛九族的。”

    陈阿三说道:“呸,九族?我就光棍一个,大不了就是一死,我陈阿三这辈子最讲义气,是县公给了我一口饭吃,也是县公让我们大伙看到希望,现在日子刚有起色,太子就要来毁掉,这跟强盗有什么分别……所以,就算死,我也要报答县公。”

    “对!”

    “报答县公!”

    一个念过书的老者摇头晃脑地说道:“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另一人护婴岛:“死国矣!”

    一帮糙汉子也不知道啥意思,于是纷纷喊道。

    “死国矣!”

    “死国矣!”

    喊声震天。

    李承乾吓得脸色惨白,赶紧喊道:“大家,请听我一言,此事,子虚乌有,绝对没有的事……”

    陈阿三一把揪住李承乾,凶狠地质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

    李承乾双脚颤抖地解释道:“大家听我说,当今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勤政爱民,绝不会问罪鄠邑县公的……我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

    “我……我……我拿人头保证。”李承乾都快哭了。

    “呸,”陈阿三骂道,“反正老子管不了这么多,要是县公真的被问罪,我就杀到长安,把勾日的太子打死算求!”

    李承乾:“……”

    好不容易才把众人的情绪安抚下来,李承乾却是不敢跟着这帮家伙修水渠了,心脏受不了啊。

    于是他赶紧跑到屯田处,找到周先生,要求把自己换去其他地方,只要不跟着陈阿三这些人都可以。

    周先生顿时面色一沉:“李钱,是不是陈阿三欺负你了?这个勾日的,果然是山贼出身,本性难移,哼,你放心,咱们农场讲究的是人人平等,陈阿三敢打人,这还得了,我马上通知管城大队,将他抓走。”

    李承乾惊呆了。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他急忙问道:“周先生,陈阿三是带头修水渠的,他打骂手下人不是很正常吗?”

    周先生急了:“李钱,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说,要是被县公知道,大家都没好果子吃,县公说了,人人生而平等,大家出身不同,但是既然到了农场,那都是农场的工人,不管是场长还是做饭的,不管男女老幼,大家都卖力气吃饭赚钱,没有谁高人一等,就是场长傅公,也决不能随意打骂人,更别说他陈阿三了,李钱,你放心,这件事,我替你做主了!”

    瞬间,李承乾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三十四章 打死太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