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骑在马上的小黑胖子,竟然是李恪。

    只见李恪激动地打马上前,问道:“老师,咱们是去杀牛吗?”

    杜荷:“……”

    他赶紧朝李恪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殿下,按照大唐律令,杀牛可是犯法的,你可不要害我……”

    李恪不以为意,撇撇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这个月都杀了五头牛了……不过,好像都送去县衙了,我一头也没吃上……还有点想念牛肉的味道呢。”

    杜荷咳嗽一下,有些尴尬。

    因为这十头牛都被杜荷拿去研究了,成果也很丰硕,有清蒸的,有红烧的,还有被烤着吃了的。

    他急忙说道:“殿下,咱们今天不杀牛,鄠县的牛都快被杀光了,这样下去不好……长安传来消息,说太上皇上了眼睛,咱们还是赶去看看吧。”

    刺啦。

    李恪面色一变,突然举起大刀,嗡嗡地挥舞几下,大骂道:“是哪个狗东西敢伤害皇爷爷,快,老师,你快告诉我,我去剁了他……”

    李恪自幼跟在李渊身边长大,对李渊的感情比对李二深厚多了。

    是以,听闻李渊眼睛伤了,他当时就怒了。

    张俭赶紧别过头去。

    杜荷有些心虚地摆摆手:“殿下,男子汉大丈夫,要沉得住气,稍安勿躁,咱们还是快点回长安吧,殿下,你身子孱弱,这么大的刀带着也是个负担,让张俭这个狗东西来替你背着吧……”

    说着,杜荷急忙将李恪身上带的武器全部解下来。

    李恪一脸懵逼地说道:“哎呀,老师,大刀拿走就算了,为啥连我的匕首和马鞭都拿走了?”

    “老师这是为你好……”

    “噢!”

    将李恪身上任何有危险的东西都拿走之后,杜荷便挥手出发。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长安,直奔购物中心。

    ……

    购物中心的楼顶。

    黑奴盯着眼前的女子,捂着胸口说道:“把路让开,我要送陛下回去,请御医为他治疗。”

    他捂着胸口,不是因为感动,而是被眼前的女子踹了两脚。

    黑奴心中的震惊,无法形容。

    他是当年的大内第一高手,哪怕是现在,整个皇宫中,除了师弟温步仁,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可没想到今天一个女子就让他吃了大亏。

    而这女子,正是程忆悦。

    程忆悦抱着宝剑,冷漠地说道:“不可能,等杜荷回来,你们自然可以走。”

    黑奴怒道:“杜荷现在在鄠县,等他赶来,陛下出了事,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若是陛下出事,你要被诛九族。”

    程忆悦淡淡地说道:“你打不过我!”

    黑奴:“把路让开,我可以不计较今日的一切!”

    程忆悦:“你打不过我……”

    黑奴:“能不能不说打不过你这件事?”

    黑奴简直要*。

    程忆悦点点头:“可以!”

    黑奴:“那你把路让开。”

    程忆悦:“不可能!”

    黑奴:“……为何?”

    程忆悦:“你打不过我!”

    黑奴咬咬牙,突然暴起,一拳砸向程忆悦。

    可惜,程忆悦快人一步,率先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砰。

    黑奴在地上翻滚几圈才停下来。

    他挣扎着站起来,一张嘴,一口鲜血就喷出来。

    黑奴用袖子擦干嘴角的血迹,冷冷地说道:“你找死……”

    唰。

    黑奴拔出长剑,身体化作一道黑影,猛地朝程忆悦攻去。

    可是,刚冲到一半,黑奴就停住了,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因为,在他前方不远处,程忆悦的身后,有一张笑脸,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正是杜荷。

    杜荷举起右手,对准了黑奴。

    他淡淡地说道:“再往前一步,打死你!”

    作为一个高手,黑奴瞬间便感觉有一道强大的气息锁定自己,让他不敢动弹,这不是被同样的高手盯住的感觉,而是一种从未有果的可怖的气息。

    他最后发现,杜荷的右手袖子中,一定藏着什么地方。

    黑奴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往后退了两步,长剑入鞘:“杜荷,陛下被你的望远镜弄伤了眼睛,我现在必须带他回皇宫,请御医治疗,请你不要阻拦,否则,今日就算丢掉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一旁,李恪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问道:“老师,什么望远镜?望远镜竟然伤到皇爷爷?”

    杜荷挠挠头:“殿下,你听错了,黑奴说的是望远景,是远处的风景,你耳朵不好,走,我们去看看!”

    说着,他一把揪着李恪就往里面走。

    屋子内。

    李渊却是用一块毛巾盖章眼睛,躺在椅子上。

    李恪一下冲过去,握住李渊的手,担忧地问道:“皇爷爷,你怎么了,是谁把你伤了?我这就去把他剁了。”

    李渊听到李恪的声音,十分欣慰,说道:“恪儿,不得胡闹,怎么能打打杀杀呢,难道对方实力强大,你也要去把他剁了吗?”

    李恪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那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有三百管城,可以踏遍整个大唐!”

    杜荷:“……”

    这狗东西还真是嚣张啊!

    杜荷赶紧把李恪推开,说道:“起开,眼下治伤最要紧。”

    说着,杜荷拉过一个椅子坐过来,说道:“太上皇,请问是怎么伤到的?”

    李渊叹息一声,说道:“唉,都是朕不好,朕觉得望远镜看月亮看星星也没意思,于是就拿去看太阳,没想到,突然左眼就看不见了,而且疼得厉害。”

    杜荷顿时只觉得一阵蛋疼。

    这是有多作死,才会去看太阳啊。

    人的肉眼直视太阳,都会受伤,更何况还通过望远镜。

    李恪突然摸了摸下巴,说道:“皇爷爷,你傻啊,大白天的太阳多刺眼啊,你晚上看不就行了吗?”

    安静。

    现场一片寂静。

    李渊嘴角抽了抽。

    杜荷却是夸赞道:“赞,殿下真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啊。”

    李恪感觉很得意。

    杜荷凑到李渊身边,说道:“太上皇,我现在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冒犯了。”

    “不可!”

    黑奴突然站出来,要阻拦杜荷。

    而守候在一旁的程忆悦,还以为黑奴要对杜荷动手,唰的一下上前,一个横踢。

    砰。

    黑奴直接摔倒在墙角。

    这一次,他没能爬起来,而是躺在地上,口中噗噗地冒血,跟喷泉一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三十八章 天下一等聪明,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