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拍了拍李恪的肩膀,掏出两个自制的口罩,戴上一个,递给李恪一个。

    二人戴上口罩,走进屋子。

    只见一座宽敞的屋子内,一排排的架子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皱巴巴的东西,这玩意儿,杜荷有,李恪也有,唯独太监没有,正是进宫的太监们保存在上官无忧这里的。

    模样也是千奇百怪,形状也各不相同。

    突然,李恪激动地喊道:“老师,快看,这是赵阳那狗东西的!”

    杜荷闻讯赶过来,只见李恪手中握着一根竹棍,正将那架子上挂着的干瘪瘪的东西戳了戳去的。

    下面有一块金牌,上面刻着:赵阳。

    赵阳的东西,单独占了一个架子,而且架子还是镶了金的,比那些不知名的小太监待遇可高多了。

    杜荷掏出放大镜,看了看,说道:“殿下,赵总管的宝贝,可真是天下一绝啊,你看这成色,这形状,这直径,世间少有的好东西啊,再看这刀口,十分齐整,想来当初上官先生动手时一定干脆利落,没有给赵总管造成多大的痛苦……”

    李恪赶紧抢过放大镜,仔细观察一番:“老师,没想到赵阳这*,都快赶上农场的公猪了,熏干了都这么吓人,那之前一定了不起。老师,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

    杜荷摇摇头,郑重地说道:“殿下,此言差矣,咱们可不是来瞎胡闹的,这么多好东西,上官无忧却摆放在库房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老师,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不如,咱们将这些东西带回去全部吃了吧?”李恪突然笑眯眯地看着杜荷。

    杜荷:“……”

    如果可以,他想打死这个弟子。

    太恶心了!

    “殿下,这些东西,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否则也不至于能一直保存,剧毒无比。”

    “噢,太遗憾了!老师,那咱们吗怎么办?”

    杜荷一挥手:“全部打包带走,为师有大用!”

    李恪眼睛一亮,心道,太*了。

    他赶紧吩咐手下人,直接征用了上官无忧宅子中的十几辆马车,将这一屋子的东西,全部装车带走。

    ……

    上官无忧身上捆着三根手臂粗的绳子,脚上带着铁镣铐,嘴里还塞着一只臭袜子。

    阶下囚,也不过如此吧。

    上官无忧心中咒骂不已,自古及今,但凡造反拉人入伙,都要礼贤下士,比如三顾茅庐之类的,可杜荷和李恪倒好,直接把自己当放人一样的绑架了。

    这两个疯子!

    若是别人造反,他还会考虑一下,这两个疯子造反,必定失败。

    上官无忧已经打定主意,绝不会追随杜荷和李恪。

    马车也不知行驶了多久,外面有人说道:“到了,把这狗东西弄下来!”

    是李恪的声音!

    马车帘子掀开,有两个护卫粗暴地将上官无忧带下来。

    他抬头看了看,眼前是一片奇怪的建筑,依山而建。

    其中还传来哼哼的声音。

    莫非这就是杜荷打造的大牢,放眼望去,至少能关押上万人啊,杜荷不得好死啊!

    只见杜荷轻轻挥手,护卫将上官无忧身上的绳子和铁镣铐都取下来。

    “呸!”

    “呼……”

    上官无忧赶紧将嘴里的臭袜子扯掉,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杜荷说道:“上官先生,让你受委屈了。”

    “哼!”

    上官无忧扭过头去。

    杜荷也不气恼,而是转身问道:“殿下,前几日抓了一个从江南来的商人,让他去修路,他竟然对为师哼了一声,现在处置得如何了?”

    李恪眼睛发光地说道:“老师,你放心,那家伙现在还活着呢,我先让人将他的四肢砍了,弄瞎他的一只眼睛,弄聋他的一只耳朵,在他的肚子上打个洞,倒上许多桐油,放上灯芯就成了一盏灯,而后,我又让人做了一根用油浸泡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棍子,从他的嘴巴里打下去,从*下面穿出,现在正挂在安鄠大道上呢,每日去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杜荷:“……”

    一旁的上官无忧却是已经吓得两腿战战。

    哗啦啦。

    他竟然吓尿了。

    苍天啊,难道你就不给我一条活路吗?

    这是报应吗?

    他彻底崩溃了。

    这时,杜荷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上官先生,本少爷一向很好说话,绝不强人所难,我再问你一遍,跟着我做事,你愿意否?”

    “我……我我我,我愿意!”

    上官无忧不想死啊。

    杜荷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我就知道,上官先生是一个识大体的人……来人,去让魏兄将名册拿来。”

    不多时间,魏叔瑜便拿着一个名册过来,交给了上官无忧。

    上官无忧看着那厚厚的一本册子,当场又吓尿了。

    这一本,至少有上千人吧。

    杜荷果然是要造反做皇帝啊,否则怎么需要这么多太监?

    他战战兢兢地打开名册,却是有些懵逼。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暴发富,上官无忧还是很喜欢看书的,虽然识字不多,但眼前的名册上的字,他全都认识。

    第一页,翠花一号,生长期二十天,黑毛黑皮,体重十五斤,最近食欲、心情俱好。

    第二页,翠花二号,生长期十八天,黑毛黑皮,体重十四斤,最近食欲、心情俱好。

    第三页,翠花三号……

    ……

    上官无忧越看越懵逼。

    这都什么鬼东西?

    旁边的魏叔瑜说道:“按照杜兄的吩咐,这是一千头可以实行*的猪崽,其中有九十头白猪,其他的,都是黑猪,素闻上官先生大名,是以特请上官先生出手,先行*九十头白猪,这九十头白猪,乃是大唐独一无二的,千万不能有差池……若是死了一头,只怕上官先生也会性命不保……”

    上官无忧瞬间如遭雷击,面色惨白地抓住魏叔瑜的袖子:“你是说,我我我……我是来*猪的?”

    魏叔瑜点点头:“杜兄说过,专业的说法,叫骟猪,或者劁猪,不过,说法不重要,上官先生你看,咱们现在开始吗?”

    噗通。

    上官无忧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上官家,世代骟人,为历朝历代创造了不少的太监,这骟人的手艺,更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而今,要拿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去骟猪吗?

    老天……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四十四章 绝不强人所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