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西门青那卖力的样子。

    杜荷愣住了。

    勾日的,你是想笑死老子,好继承老子的爵位吗?

    这家伙脑子缺根弦吧!

    杜荷环抱双手,就这样看着西门青。

    西门青这厮那是真的勤劳,拿着一把匕首,硬生生刨出了一个一人高的大坑,可惜,除了泥土,还是泥土。

    他累的跟死狗一样地爬出来,灰头土脸地看着杜荷:“县公,你老实告诉我,这下面,真的有黄金吗?”

    杜荷摇头:“没有,也绝不可能会有。”

    “啊?”西门青一下张开干裂的嘴巴,“那县公方才为何说这块地是用黄金堆起来的?”

    杜荷:“……比喻,比喻你懂不懂?”

    “不懂!”

    “打个比方,我的意思是这块地很值钱!”杜荷有点抓狂,没文化太可怕了。

    “噢,”西门青这才明白过来,“可县公方才为何不阻止我呢?”

    杜荷淡淡地笑道:“本少爷看你最近胖了,该减减肥了……好了,言归正传,西门总管,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发财的机会,要不了几日,此处,便会人烟云集,而你,若是在此开设一个酒楼,必定日进斗金,有赚不完的钱。”

    酒楼?

    人烟云集?

    西门青摸了摸后脑勺,看了看四周,却是一脸懵逼。

    “县公,你没开玩笑吧?此地人烟稀少,而且属于城外,听闻整个鄠县县城内的人都被县公送去修路或者养猪了,鄠县也不是要道,过往商贾稀少,在此开一个酒楼,能有生意?”西门青有些狐疑。

    杜荷摆摆手:“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发财?”

    “想,做梦都想!”

    “那你是答应啦?”

    “啊……”

    “好,你答应得很干脆,老马,你记下来。”杜荷回头,对马周说道。

    马周点头:“县公,西门总管的确答应了。”

    “我……”

    杜荷不等西门青开口,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就不可能有反悔的机会,这块地,足足一亩,本少爷给你个优惠价格,十万贯,你开酒楼,自然不能亲力亲为,所以,二十万贯,交给鄠县开发公司来建设,建完之后,本少爷送你开酒楼一条龙服务,到时候,你就坐着数钱吧!”

    “啊……”

    西门青彻底懵逼。

    旁边,马周却是已经唰唰地记录下来,然后拉着西门青的手按了一个手印:“西门总管,这是合约,请你收好,按照合约,你需要在明日就将三十万贯钱送到鄠县,十万贯是卖地钱,要交到县衙财务部,二十万贯是修建酒楼的钱,要交到开发公司,对了,开发公司和县衙都在一个地方,可以省去你周折的麻烦!”

    西门青要哭了。

    太坑了。

    我是来报信的啊,怎么稀里糊涂就被坑了三十万贯啊!

    他眼巴巴地看着杜荷:“县公,我现在不想发财了,这可怎么办?”

    “什么?你这狗东西,怎么三心二意的,刚刚还满心欢喜地说要跟着本少爷发财,现在又说不想发财,怎么能言而无信,本少爷最恨言而无信之人,来人,把他送到蓝田去挖煤……”杜荷脸色一边,露出凶狠的模样。

    西门青吓了一大跳,赶紧说道:“县公,误会,误会了,我买地,这块地我买了……十万贯,一分不少!”

    他也是打算,能少出一点出一点。

    杜荷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西门青赶紧说道:“我的意思说,我买地,这块地,我不想开酒楼,就让他放着吧。”

    哪怕是在长安,这十万贯,都可以买两座大宅子了,如今却只能在鄠县城外买一亩地,真是太惨了!

    而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开酒楼,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西门青坚决不同意。

    杜荷嘿嘿一笑:“当然可以,西门总管,咱们是老朋友,本少爷怎么会害你呢,你不想开酒楼,那就不开吧,只是这合约都按了手印,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乃是蜀王殿下,开不开酒楼,你还是去找他商量吧!”

    西门青笑的比哭还难看。

    妈呀,怎么又招惹了蜀王啊!

    蜀王的恶名,如今在长安城,如雷贯耳。

    杜荷是大魔王。

    李恪是小魔王。

    小魔王比大魔王更狠,更*,这是长安人都知道的常识。

    “不敢不敢,县公……我明日一定将三十万贯送到,一定……县公,告辞!”西门青转身,一溜烟就跑了,他知道,自己若是留下来,说不定还会被迫跟着杜荷发财的。

    这三十万贯,可是自己这辈子的所有积蓄啊,而且还不是现钱。

    马周看着西门青离开的背影,问道:“县公,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杜荷摇摇头:“老马,你这思想还解放得不够彻底,什么叫过分?本少爷带着他西门青发财,有什么不对吗?”

    “可是,县公,这里真的能发财吗?”

    “为何不能,灞河边上,当初也是不毛之地,本少爷一己之力建立了梦幻集团,如今几万人齐聚,白日晚上,热闹不输长安城,比鄠县县城还要热闹,事在人为,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杜荷手指着眼前的平原,“未来,这里,都是繁华之地……”

    马周笑道:“可是,县公,若真能发财,为何要交给西门青,咱们自己不去做这买卖呢?”

    杜荷解释道:“开个酒楼,只是发小财而已,要想发大财,就是要让天底下的财富流动起来,若人人都像西门青这样敛财之后藏起来不流通,那大家都别想发财了,这叫先富带后富。”

    “先富带后富?”马周突然大惊,“县公,你真是忧国忧民,心怀天下啊,岂不是要实现大同社会?”

    马周对杜荷,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样的人,一定是个伟大的人,是一个高尚的人!

    是一个全天下都不懂他的人!

    马周忍不住又问道:“县公,那之后呢?”

    “先富带后富,最后,自然是本少爷将他们的钱全不全部抢过来……”杜荷认真地说道。

    马周差点*!

    “县公的想法……真是……真是千古未见啊!”

    马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敷衍地说了这么一句。翻遍史书,也找不到这么*的了吧。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四十八章 千古未见的想法,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