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

    长安城。

    黑云压城,山雨欲来。

    城西一个偏僻的院子中。

    赵阳站在屋檐下,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下方一个小太监兴奋地说道:“干爹请放心,事情全部办妥了,此次,一共有三十六位朝中大臣愿与咱们一起行事,此外,京中许多官员已经准备好了奏章,只待明日早朝时三十六位大臣率先发难,这些官员便全部聚集到皇城外,跪请陛下惩治杜荷。”

    赵阳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点点头:“此次,咱们可是花了血本,这送出去的钱,至少有百万贯,咱家隐忍了大半个月,为的就是积蓄足够的力量,给杜荷致命一击,哼,杜荷再受陛下宠信,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咱家的宝贝夺走了啊,谁动我的宝贝,我就跟他拼命!”

    “干爹,此次杜荷就算不死,也要掉一层皮,这么多大臣出马,陛下若是还偏袒杜荷,只会寒了朝臣们的心!”那小太监说道。

    “自然,咱家等的就是这一天!”

    ……

    深夜。

    皇宫,御书房。

    李二摘下老花镜,抬头看向侯君集。

    御书房内,除了这二人,并无其他人。

    他手中握着一张名单。

    作为大唐皇帝,李二真正做到了皇帝不出门,尽知天下事,有了暗卫这些耳目,他对宫内外发生之事,了如指掌。

    李二问道:“浩之,你怎么看?”

    侯君集苦笑道:“陛下,此次,杜荷的确是惹恼了宫中的这些太监……朝中大臣们若是被杜荷得罪,反击都还要讲究面子和排场,可这些太监,却是无所不用其极。”

    李二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区区一些阉人,成不了大事,朕担心的,还是人心啊,这么多人都反对杜荷,朕若是置若罔闻,不管不顾,岂不是失去了大臣们的心,会让人心心寒!”

    “陛下的意思是……”

    “此事,实难处置,若是不行,就让杜荷暂且回来吧,暂且安抚一下这帮大臣的心,不过,太监勾结大臣,好大的胆子,朕自会秋后算账。”李二面色一沉,不怒自威。

    侯君集赶紧说道:“陛下圣明!”

    ……

    次日一早。

    李二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太极殿。

    让他好奇的是,赵阳竟然没有随身伺候,而是换了一个刚进宫不久的小太监。

    李二不悦地问道:“赵阳呢?”

    “启禀陛下,赵总管今日身体抱恙,还在修养!”

    “西门青呢?”李二又问。

    小太监答道:“陛下,西门副总管前几日跌落马下,还在修养。”

    “哼!”

    李二哼了一声,走到龙椅上坐下。

    “诸位爱卿,今日可有什么事要上奏?”李二扫视众人一圈,问道。

    安静。

    整个朝堂上,寂静得可怕。

    李二有些懵逼。

    按照情报,这时候不应该有三十六位大臣跳出来*杜荷吗?

    怎么鸦雀无声了。

    他看了看,又问道:“诸位爱卿,难道你们没有什么事要上奏吗?”

    无人应答。

    李二问道:“关于鄠县,关于杜荷,你们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还是没人说话。

    李二傻了。

    难道情报错了?

    暗卫这帮狗东西,连消息都能探错?

    却见一个个大臣都面色怪异,低着头,不敢说话。

    蹭蹭蹭。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连滚带爬地跑进来,噗通一下四肢扑地,哭泣地喊道:“陛下,救命,救命啊……”

    众人扭头一看,此人正是内侍赵阳。

    李二喝问道:“赵阳,你这是何意?”

    “陛下,救命……鄠邑县公杜荷,在鄠县建了一个博物馆,今早开业,如今整个长安都知道了。”赵阳哭着说道。

    “博物馆?这是何物?为何让你如此痛哭流涕?”李二发出了连续三问。

    赵阳:“陛下,陛下啊,奴婢伺候你二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杜荷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嗝……”

    话没说完,赵阳竟然身体一抽,晕了过去。

    李二急忙挥手,让人将其弄走。

    他问道:“诸位爱卿,朕只觉得今日的早朝,气氛有些怪异,谁能告诉朕,到底发生了何事?”

    随后,便看见礼部尚书陈叔达站出来,说道:“陛下,此事臣倒是略知一二。”

    “陈卿家,你倒是说说看!”

    陈叔达慢条斯理地说道:“启禀陛下,杜荷在鄠县建了一个巨大的博物馆,今早开业。”

    “这和早朝有什么关系?”李二端起案几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陈叔达继续说道:“陛下有所不知,这博物馆,名曰树根博物馆,臣以前听杜荷说过,所谓博物馆,便是陈列各种物品,供人参观的场所……如今,这树根博物馆,却不是收藏古董名画,而是展览杜荷半个月前从长安城上官无忧家抢走的宫中太监们的东西,据臣所知,如赵阳这些太监,进宫之后,那被切下的东西,便委托上官无忧好生保管,只待归天之时,与实体一同下葬,这也是自古以来的习俗……而如今,树根博物馆开业,杜荷便是将赵阳等人的东西,全部摆放在树根博物馆中,供大家观赏,听说每个人只要一文钱,就可以进去参观,价格便宜实……”

    “噗!”

    正在喝茶的李二,听到这里,突然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

    李二震惊得半天不知说什么好。

    他总算明白之前已经协商好的这帮大臣,今日早朝为何不发难了。

    其一,是赵阳等人已经崩溃,计划大乱。

    其二,这帮大臣,都被杜荷的手段给吓到了。

    试想,杜荷这家伙,连太监们的东西都敢拿去展览让人观赏,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杜荷这一招,无异于釜底抽薪啊。

    李二无奈,扫视一圈,问道:“诸位爱卿,此事,你们怎么看?”

    杜如晦站在前面,却是跟睡着一般,毫不关心。

    侯君集说道:“陛下,此事,从古以来,未有之。”

    “唉,杜荷有些孟浪了,如此行事,却是有些不妥,来人,下旨斥责杜荷吧。”李二说道。

    原本一直在打瞌睡的杜如晦,却一下精神抖擞起来:“陛下且慢,臣有话说,这树根博物馆的馆长,正是蜀王殿下。”

    “噗……”

    刚心情平静下来,想喝口茶水压压惊的李二,又是一口茶水全部喷洒出来。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五十章 山雨欲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