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总管一下站起来,抱着拐杖问道:“什么消息?”

    小太监说道:“西门总管,你的酒楼开业了,现在许多人都在议论呢。”

    “哦?这么快?”

    西门青都惊呆了。

    他以为自己的三十万贯肯定是打水漂了,所以自打从鄠县回来,也不再过问酒楼之事,甚至郁郁寡欢,因此跌落马下受伤,养伤时,更是连日唉声叹气,甚至都快将这开酒楼之事忘了。

    哪知,这酒楼就竟然开起来了。

    小太监说道:“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议论呢,说这酒楼十分不一般,一盘青菜,就要卖一百文,一盘羊肉,那就不得了,需要一贯钱,啧啧……西门总管,你真是厉害啊!”

    啪。

    西门青手中的拐杖一下掉落在地上:“厉害个屁啊,这是谁出的馊主意,一盘青菜一百文,还有人吃吗?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备马车,我要去鄠县,我要阻止,县公说过,酒楼建好之后,交给我来经营,我要去看看,这是我的酒楼,不能让人胡闹……”

    不多时间,西门青便急匆匆乘坐马车,火急火燎地赶往鄠县。

    赶到老地方,他却是有些吃惊。

    半个多月前,他离开此地,此地荒无人烟,偏僻无比。

    如今,却是看见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切都变了。

    等他赶到酒楼处,才发现,短短半个多月,一座高大宽阔的建筑,拔地而起,竟然真的修建成了一座酒楼。

    大门口,巨大的牌匾高高挂起,上书几个大字:树根酒楼。

    这什么破名字!

    西门青都要气坏了。

    谁不知道那树根博物馆是干什么的,如今却起了一个树根酒楼,让人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场所。

    这样下去,别说赚钱,就是有人能进来吃饭都不错了。

    简直是胡闹!

    这可是我花了二十万贯建造的酒楼啊。

    他气呼呼地就往里走。

    可是,刚一拐过来,他就傻眼了。

    只见酒楼大门后的院子里,竟然排着两支长长的队伍。

    这是什么情况?

    西门青一把抓住前方的一个老者,问道:“老丈,你们可是来这里吃饭的?”

    那老者衣着不普通,一看就是有钱人。

    老者看了看西门青,点点头:“来此,自然是来吃饭,当然,也可以住店,只是住店的费用有些高。”

    “可是,我听说这里一盘青菜一百文,一盘羊肉一贯钱,吃一顿饭,至少要花十几贯钱,如此昂贵的饭菜,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来吃?”西门青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那老者瞥了西门青一眼,鄙夷道:“小伙子,看来你对树根酒楼,了解不深啊,你说的一盘青菜一百文,那只是在大堂之中吃,而要到包厢之中,一盘青菜的价格,却是五百文,当然,像我这种有身份的人,是不会去大堂吃的,我已经预定好了包厢。”

    “啊?”

    西门青差点惊得下巴掉下来。

    “五百文一盘青菜,这……这是为何?”

    老者凑到西门青耳边:“小伙子,你有所不知,据说啊,在树根酒楼吃饭,以后那东西能长得跟宫中赵总管那样,不知你去看过赵总管的兄弟没有,我刚去过,好家伙,两尺多啊,简直惊为天人,啧啧……”

    西门青浑身一怔。

    还有这种操作?

    他看了看老者:“老丈,你一把年纪了,只怕是长不起来了吧?”

    老者笑了笑,捋了捋胡须:“无妨,若是能长起来最好,我此次,主要是带我孙子来吃饭的!我孙子以后要做像赵总管那样的人。”

    西门青:“……”

    他赶紧溜了。

    想起自己身下空荡荡的,他的心就很疼。

    摸到酒楼的后院,西门青一眼便看见蜀王李恪正在桌子后算钱。

    他赶紧上前打招呼:“见过殿下!”

    啪。

    李恪一把将他推开:“哪来的狗东西,敢打扰本王算账,给本王打出去!”

    旁边有人就要将西门青赶走。

    西门青委屈地说道:“殿下,这酒楼是我的啊!”

    李恪这才回头,看着西门青:“呀,你就是西门青那个狗东西啊,你花了二十万贯建了这酒楼,你发财了你知不知道,你看看,这是今日的进账,除去人工费、买菜买米的钱,你看,净赚五百贯呢,这还只是前期,到后面,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到时候,赚得更多啊。”

    西门青一脸懵逼。

    他赶紧掰起指头开始算。

    好半天,他算是明白了。

    若是每天净赚五百贯,只需要一年多,自己的二十万贯就可也以回本了。

    若是以后生意越来越好,那自己就相当于守着一棵摇钱树啊。

    发大财了!

    “哈哈哈……”

    西门青大笑起来。

    县公没骗我,县公果然是带着我发财啊!

    啪。

    李恪突然给了他一巴掌,凶狠地说道:“狗东西,每天五百贯,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你一个人吃得下吗?”

    西门青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殿下说的是,殿下说的太对了,殿下一席话,让奴才醍醐灌顶啊!是我不会做事……”

    李恪满意的点点头。

    这狗东西还算有眼力见,发财的时候没忘了本王。

    只听西门青说道:“这酒楼,是县公让我开的,地也是县公让我买的,没有县公,就没有奴才的今日,没有县公,奴才这辈子也别想发财啊,所以,我愿意将酒楼赚的钱八成给县公,我得二成就很好啦!”

    西门青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李恪瞪大眼睛,“还有呢?”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猛烈地暗示。

    西门青眨了眨眼睛:“没有了啊!”

    李恪差点*。

    这狗东西,真是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啊。

    “我呢……”

    “殿下,你很好呢。”西门青说道。

    李恪:“……”

    他很想把这狗东西打死。

    李恪说道:“本王决定了,从今天起,本王就是树根酒楼的大掌柜,本王要呕心沥血地为树根酒楼做事,所以,你给本王一成股份,你有意见?”

    西门青迎面看见李恪那凶狠的目光,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殿下说什么就是什么……”

    西门青就剩下了一成股份。

    这树根酒楼,名义上是西门青的,可大掌柜是蜀王李恪,而真正赚钱的却是杜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五十二章 酒楼,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