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张建一挥手,就有七八个护卫冲进来,骑在赵阳的身上,劈头盖脸地一顿猛捶。

    半晌之后,赵阳被打个半死,口鼻*。

    杜荷蹲下身,问道:“狗东西,你是在向本少爷示威吗?说,你是不是想抵赖这三十万贯?”

    赵阳口中一边冒血,一边说道:“县公……不敢,三十万贯,三日内,一定送到县衙,我……我只是担心我的兄弟再被人夺走,与其这样,还不如我将其吃掉,这样,就没人能夺走了,哈哈……哈哈哈……”

    说着,这家伙竟然疯了一样地大笑起来。

    杜荷拍拍赵阳的肩膀:“你是条汉子,吃了好,吃了就融为一体了,你比张大人好,张大人的兄弟被上官先生的弟子剁了之后,却是被野狗叼走了!”

    “哪个张大人?”

    杜荷淡淡地说道:“自然是太子詹事,张玄素大人!”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阳笑的猖狂,笑的张扬,笑的跟疯狗一样。

    ……

    “副队长,前方就是鄠邑县城了,我们……终于回家了。”一个穿着破旧的汉子,突然激动地说道。

    人群前方,戴金云看着陌生的县城,突然热泪盈眶。

    三个月!

    足足三个月啊!

    他带着一百多人,竟然踏遍了整个鄠县。

    他也曾想过逃走,可都被巨大的恐惧给吓到了。

    他举起袖子,擦了擦眼泪,才发现,右手的袖子只剩下两根布条,而左手的袖子,早就磨得无影无踪了。

    “我总算回来了……这一次,幸不辱命,没有让县公和殿下失望。”戴金云缓缓说道。

    三个多月时间,戴金云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显著的是样貌,离开鄠县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少年模样,一脸的稚嫩,如今看上去却是老成了许多,至少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其次就是心理的变化,作为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这三个月来,他第一次和男人睡觉,第一次露宿在野外,第一次被野狼追赶,第一次被乡村的寡妇勾引,第一次累的睁不开眼睛却还在赶路……太多的第一次,终于将戴金云塑造成了一个男子汉。

    如今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任谁也想不到,他竟然是当朝民部尚书戴胄的侄子。

    这段时日,戴金云打交道最多的就是猪,大猪小猪,各种猪,以至于他在梦中都会看见猪。

    捕猪大队最重要的两个职责,一则进山去抓捕野猪,二则向农户购买家养的猪,或者向猎户们收购野猪,戴金云便是负责这后一项工作。

    突然,有人惊讶地喊道:“副队长,前方有一队人马,领头的,好像是鄠邑县公!”

    戴金云抬头看去,果然,一队人马朝这边缓缓而来,最前方有两匹高头大马,马上之人,正是鄠邑县公杜荷,蜀王李恪。

    戴金云激动得挥舞着双手,冲上前去。

    “杜荷……殿下,我回来啦……”

    他大声叫道。

    噗通。

    旁边的两个管城,一脚将大喊大叫的戴金云踹翻在地上。

    戴金云疼的龇牙咧嘴的挣扎着要爬起来。

    李恪摸了摸下巴,对杜荷说道:“老师,我看此人有些面熟!”

    杜荷不以为意道:“殿下,恭喜你又便聪明了,这世上的面孔,其实都可以进行归类,数量无非就那么多而已,所以,看到面熟的不必大惊小怪,也千万不要以为他就是你失散在民间多年的亲兄弟……”

    李恪吓得摇摇头:“不不不,我不是说他是我兄弟,这狗贼穿的破破烂烂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可不配做我兄弟。”

    “杜荷,杜荷,我是戴金云啊……”

    戴金云推开管城,冲到杜荷的马下,激动地说道。

    杜荷仔细打量对方,突然回头问道:“殿下,你认识一个叫戴金云的吗?”

    李恪摇摇头:“不认识!”

    杜荷大怒:“那这狗东西哪儿来的,还敢直呼本少爷的大名,来啊,把他腿打断,送去蓝田挖煤!”

    戴金云吓得面色大变,赶紧解释道:“杜荷,我……我是戴金云,我叔父是民部尚书戴胄啊,我是鄠县县丞,我是捕猪大队副队长,如今买猪任务完成,我回来了啊!”

    啪。

    杜荷一拍大腿:“我曹,殿下,我想起来,这家伙是你的同事啊,殿下,我对你太失望了,你竟然连自己的副手都忘了!”

    唰。

    杜荷急速地翻身下马,一把抓住戴金云的袖子:“戴兄,你受苦了!这段时日以来,我是无日无时不在想念你啊,无数个日夜,我都在为你担忧,生怕你出个好歹,万一在野外被野狼吃了,或者掉落悬崖砸成个半身不遂,我可怎么跟戴大人交代,戴兄,你很好。”

    李恪:“……”

    戴金云闻言,感动得涕泪横流:“这些苦,不算什么,这段时日以来,我带着大家,一共买了三千六百三十七头猪,幸不辱命。”

    杜荷转身,对李恪说道:“殿下,戴兄,乃是鄠县的大功臣,如今他荣耀归来,咱们理应为他准备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此事,不如你来办吧!”

    李恪欢喜地点头:“那再好不过!”

    说着,李恪翻身上马,便去准备欢迎仪式。

    不多时间,就有人来告知,欢迎仪式已经准备好了。

    杜荷和戴金云骑马同行,却不是进城,而是往城外养猪场的方向赶去。

    杜荷解释道:“戴兄,殿下果然明白你的心思,戴兄你是买猪而立了大功,这欢迎仪式要是放在县城,没什么意思,放在养猪场,最是应景。”

    戴金云感慨道:“县公!”

    “哎,咱们之间,何须如此生分?你叫我一声老弟即可。”杜荷听到戴金云换了称呼,急忙劝阻道。

    戴金云却是摇头,说道:“县公,这三个多月来,我走遍了鄠县每一个地方,我这才发现,这百姓的生活,是有多么穷苦,我也才明白,县公这养猪的政策,是有多么深得人心,如今鄠县境内,许多人都知道,这养猪,还能赚钱,以前一头大猪不值百文钱,如今,一头猪却能卖到几贯钱,百姓若是多养几头猪,全都卖给咱们养猪场,那生活就有了着落……县公明面上是养猪,实则是给百姓们创造了一条活路,如此大仁大义,戴某从未见过,实在令人佩服!”

    戴金云不愧是饱读诗书的,竟然能分析得头头是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五十四章 荣耀归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