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之后,安鄠大道工地,养猪场,鄠县农场,县衙,猪肉全部推广开来,人们渐渐接受了猪肉。

    当然,能推广得这么快,蜀王殿下“功不可没”。

    但凡有不愿意吃猪肉的,都被他打个半死。

    人都是理性的,在死亡和吃猪肉之间,人们都会选择后者。

    这在鄠县,却是引起了轩然*。

    百姓们纷纷反对吃猪肉。

    而士族们,却又不安分了。

    这一日,梁凯将十几个士族的家主聚集起来,便是要商讨如何讨伐杜荷。

    在梁家的后院。

    梁凯扫视一圈,并未看到陈一发、黄枚蓼的身影。

    他略微有些失望。

    曾几何时,他和黄枚蓼乃是手足兄弟,可在张玄素组织的那场讨伐中,黄枚蓼背叛了大家,梁凯当场和他割袍断义,不再往来。

    许多个日夜,梁凯都会站在院中黯然神伤:“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这个叛徒就是黄枚蓼!”

    好在,我们还有许多团结的人。

    突然,梁凯站起身来,面对众人,慷慨激昂地说道:“诸位,自汉以后,就未曾大量吃猪肉,如今大唐强盛,富有四海,羊肉乃是肉中主食,辅之以鸡鸭肉,可杜荷倒行逆施,非要让大家回到吃猪肉的时代,如今,安鄠大道,养猪场,但凡和县衙有关系的地方,全都开始吃猪肉了,下一步,杜荷便想让整个鄠县都吃猪肉,如此做法,简直毫无人性,无异于谋杀,我等决不能坐视不理。”

    这时,只见一个身材发福的老者慢悠悠地站起身来,说道:“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梁凯等人都认识此人,此人便是鄠县有名的世家陈家的家主陈田。

    陈田和陈一发同姓,但他却瞧不起陈一发,原因也简单,那就是陈田所在的陈家乃是诗书耕读传家,而陈一发所在的陈家,却是靠经商发家,往上数三代,陈田的祖上乃是赫赫有名的官宦,而陈一发家,却是土里刨食的农民。陈田这辈子最瞧不起的便是商贾。

    陈田此前乃是大隋朝的官员,差一步就要到长安做官,后来隋朝失了天下,他心灰意冷,隐居鄠县,不再过问朝政,极少露面,鄠县一带的人,都敬重地称呼他为陈公。

    陈公素有名望。

    是以,见他起身,大家全都闭上嘴巴,屏气凝神地听他说。

    陈田缓缓开口。

    “起初,杜荷养猪,老夫认为这是胡闹,没有过问。”

    “然后,杜荷修路,屯田,老夫认为这是小事,也没有过问。”

    “之后,杜荷跟疯狗一样满城抓人去养猪,老夫只是斥责了他几句,便不再过问。”

    “再后,管城大队胡作非为,捕猪大队名声显赫,老夫也沉默着。”

    “而后,杜荷把县城的城墙拆了,老夫也没有站出来!”

    “一次次的沉默,一次次的忍让,换来的却是杜荷的一次次胡作非为,如今,他竟然要让老夫跟*的流民一样去吃猪肉,老夫却不能再沉默了。”

    陈田说完了。

    院子里先是沉默,随后便爆发出了叫好声。

    “陈公大才!”

    “陈公威武!”

    大家纷纷称赞。

    梁凯见状,激动地拱手说道:“陈公,如今杜荷在鄠县倒行逆施,我等却不能坐视不理,只是,群龙无首,梁某斗胆请陈公主持大局!”

    陈田捋了捋胡须,装逼地说道:“罢了,此次,老夫就来主持大局,与杜荷斗一斗。如今,咱们最需要的是人心,得人心者胜,当务之急,需要告诉鄠县百姓,告诉天下,告诉朝中鄠县都发生了什么,老夫便来草拟这讨猪肉书吧。”

    “笔墨伺候!”

    桌子,笔墨纸砚很快摆放整齐。

    陈田大笔一挥,不多时间,一篇《讨猪肉书》便写成了。

    洋洋洒洒,共三百多字,文采斐然,思想深刻。

    梁凯等人喜不自胜。

    “这《讨猪肉书》一出,天下人都会知道杜荷的所作所为,届时,越来越多的人都会站在咱们这边,共同反对杜荷,杜荷要推广猪肉,无异于痴心妄想,哈哈哈,陈公真是大才啊……”梁凯激动地说道。

    陈田捋了捋胡须,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十分得意。

    随后,在梁凯等人的努力下,《讨猪肉书》传遍了整个鄠县,随后往周边地区扩散,很快也到了长安。

    接到消息的人们,对杜荷要在整个鄠县推广猪肉,都感到十分震惊。

    猪肉难吃,这已经是世所周知的常识,就像下雨天要打伞一般,杜荷要颠覆众人的常识,困难重重。

    ……

    鄠县县衙。

    大早上,杜荷睁开朦胧的双眼。

    习惯性打开超级无敌抽奖系统。

    这一看,竟是被吓了一大跳。

    原本震惊值已经停留在一万多许久不动了。

    没想到,一夜醒来,竟然有了6万震惊值。

    “难道本少爷昨晚做了什么丧尽天良……啊呸,是造福于民的好事吗?”

    杜荷喜滋滋地想到。

    “系统,我要抽奖!”

    系统:“宿主,是否花费五万震惊值进行一次抽奖?”

    “是!”

    叮!

    “恭喜宿主,获得痢特灵一盒。”

    啪嗒。

    一个巴掌大的药盒,掉落在杜荷手上。

    杜荷拿起来仔细一看,顿时破口大骂道:“狗系统,你丫的是越来越不认真了啊,竟然给本少爷抽了一盒治拉肚子的药?”

    虽然药盒上没有任何的说明,但杜荷对痢特灵还是略有耳闻,这种药,乃是治疗痢疾的。

    这药对本少爷也没用啊!

    杜荷正在大骂之际,门口却有人敲门。

    吱嘎。

    房门打开,只见马周一脸忧心忡忡地走进来,将一张纸交到杜荷手中。

    杜荷打开一看,这竟是一篇写的看了让人头疼的文章,名叫《讨猪肉书》,当然,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满篇的之乎者也,这就是好文章。

    杜荷恍然大悟。

    怪不得本少爷一夜之间多了五万多的震惊值!

    原来都是拜这文章所赐!

    “这是哪个勾日的写的?”杜荷不悦地问道。

    马周答道:“县公,此乃鄠县陈田所写。”

    “陈田?不认识!”

    “陈田乃是鄠县有名的士族,如今,这《讨猪肉书》已经传遍了鄠县,甚至连长安也有不少!”马周担忧地说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六十二章 讨猪肉书,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