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倒是不以为意:“这么严重?为何之前没有任何的消息?”

    马周面色沉重地说道:“县公,此次,是咱们失算了,没想到,从未露面的陈田,竟然冒了出来,那篇《讨猪肉书》我已经看了,煽动性极强,现如今,整个鄠县都在讨论这件事,大家都纷纷表示绝不会吃猪肉,就连安鄠大道上,本来已经吃了几日猪肉的工匠们,竟然也有人站出来反对,好在蜀王殿下及时赶到,将那几个家伙挂在树上抽打了一日,才把事情平息下去……最可怕的是,陈田此人在鄠县名望很大,追随者众,而且事情已经传到长安,若是朝中有人藉此做文章,只怕会对县公不利。”

    杜荷仔细将《讨猪肉书》再看了一遍,笑道:“陈田这厮,虽说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但这煽动人心的本事却不小,你看这满篇文章,说猪肉难吃,仅一笔带过,反而大论吃猪肉的各种危害,照此说法,吃猪肉简直十恶不赦,简直跟自杀没有区别,百姓们看了,自然心生害怕。不过,倒也不难解决!”

    “哦?县公已经有好主意了?”马周惊喜地问道。

    杜荷点点头:“此事要解决也简单,那就是让人半夜去陈家把陈田杀了,但凡参与此事的,全部杀了,再让蜀王殿下出马,保证三日之内让所有的《讨猪肉书》在鄠县销声匿迹,至于长安,最多花点钱而已,将那些传播此事的家伙全部抓起来打一顿,自然也就解决了!”

    马周吓了一跳,瞠目结舌地说道:“县公,万万不可,若是如此,所有人都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届时,只怕更会闹得沸沸扬扬,一发不可收拾!”

    “那就换个办法!”

    “还有办法?”马周都惊呆了。

    杜荷点点头:“放出消息去,*绿锏热酥郏蛑惫菲ú蝗纾笕俗拥埽廖奘谴Γ蘸螅氤绿锏热说较匮猛猓旧僖罱ǜ咛ǎ胨泵娑月郏胧鞘敕牵槐缇兔鳌牛腿么鹘鹪坪统に锖齑尤ケ缏郯桑愿肚绿铮羰俏页雎恚瓜缘糜行┢鄹喝肆恕!

    “是!”

    马周便立即下去准备。

    当天下午,鄠县县城内便贴满了告示。

    这告示乃是县衙贴的,与《讨猪肉书》不同,全是大白话写成的,内容也简单,就几行字:陈田等的《讨猪肉书》不说人话,狗屁不通,令本县看了浑身难受,三日后,本县派出美食研究院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戴金云、长孙红从与陈田等在县衙门口辩论,等君来战,谁不来谁是王八蛋!

    好家伙,大家一看都知道这是杜荷的原话。

    虽说很没有风度,但这就是杜荷的风格啊!

    ……

    陈家。

    啪。

    陈田将一张告示狠狠地砸在桌上,怒道:“岂有此理,杜荷小儿欺人太甚,竟敢侮辱老夫,真是岂有此理!”

    梁凯急忙说道:“陈公息怒,只是三日后的辩论,陈公你看怎么办?”

    陈田气的站起身来:“当然要去,不但要去,而且还要辩得杜荷哑口无言……哼,不过杜荷小儿倒是很狡猾,他明知道不是老夫的对手,却派戴金云和长孙红从来与老夫辩论,他是怕自己输了丢不起人呐,这戴金云,乃是民部尚书戴胄的侄子,是长安城有名的纨绔公子,不学无术,连论语都没读过,至于长孙红从,更是司空府的耻辱,整日呆在平康坊,早被酒色财气沾满了身,这样的两个混账玩意儿,连杜荷都不如,又如何能辩驳老夫。”

    梁凯深以为然:“陈公之才,如雷贯耳,又岂是两个黄口小儿能辩驳的,咱们不如将计就计,到时先将那两个黄口小儿辩倒,然后当场向杜荷发难,定要杜荷当场下不来台,颜面扫地才是。”

    “不错,梁家主此话,深得我意,让人放出消息去吧,就说老夫接招了。”陈田意气风发地说道。

    “是!”

    ……

    县衙。

    马周笑呵呵地说道:“果然不出县公所料,陈田已经接招了,而且陈田亲自放话,希望县公你到时亲自到场观战。”

    杜荷冷笑道:“陈田这老东西,他是想在场上给我难堪呢,那就给他个机会,告诉他,本少爷也接招了。”

    杜荷一抬头,却看见门口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正是戴金云和长孙红从。

    他怒道:“给本少爷滚进来!”

    戴金云和长孙红从这才小心翼翼地走进来。

    “拜见老师!”戴金云恭敬地说道。

    “杜荷,我是来找你算账的!”长孙红从语气不客气地说道。

    杜荷一愣:“长孙公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欠我七百九十八万贯吧,何时轮到你来跟我算账了?”

    长孙红从拿出扇子扇了扇,不高兴地说道:“你别跟我装蒜,现在整个鄠县,乃至长安都知道了,三日后,我和戴金云就要与那陈田辩论,此事,为何你提前不知会我一声?”

    原来,戴金云和长孙红从还在研究怎么吃猪蹄最好的时候,突然得到消息,三日后要与陈田辩论,两人吓得赶紧来县衙找杜荷了解情况。

    杜荷哈哈一笑:“我道是何事,原来是区区小事,小小的一个陈田,就把你吓成这样?没出息的玩意儿!”

    长孙红从凑到杜荷身前,小声说道:“杜荷,你知不知道陈田是何许人也?”

    “不知。”

    “陈田可是有名的大儒,虽说比不上颜师、孔师,但在鄠县一代,名望很高,以前还是大隋朝的官员呢,而且此人写文章的功夫不算什么,最关键的在一张嘴上,据说太上皇他老人家打下长安后,还派人来请陈田入朝为官,你猜怎么着?接连来了三拨人,都被陈田骂了回去,这样的人,你让我和戴金云去找他辩驳,那不是找死吗?能不能换个人?”长孙红从语气哀求地说道。

    戴金云也在一旁说道:“老师,并非学生逃避,而是若学生上场败给了陈田,岂不是丢了老师的脸,学生丢人事小,若是丢了老师的脸,学生会惭愧一辈子的!”

    这两家伙,一提到陈田的大名,都吓得懵逼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六十三章 等君来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