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猪肉这么好吃,又便宜,以前啊,我们家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宰两只鸡来吃,现在,隔三差五就可以去买几斤肉来吃……”老太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都是鄠邑县公的功劳啊,以前仇万嘉做县令的时候,我们家五口人,一年到头都饿肚子,县公来了,孩子他爹,儿子和儿媳妇都去做工,能赚钱了,有钱把虎子送去县衙的私塾念书,也可以吃上肉了,除了鄠邑县公,还有蜀王,人们都说,我们能吃上肉,蜀王也有很大的功劳,若不是他抓了那么多人去养猪,大家也不可能吃上猪肉啊!”

    李二:“……”

    怎么感觉这是在讽刺呢。

    抓人去养猪还成有功之人了?

    李二急忙岔开话题,问道:“可是,在朕……在我的印象中,猪肉味道难吃,为何方才你做的猪肉,却是美味无比,有何诀窍吗?”

    众人也没想到,这山野之中,竟然还有一个做猪肉如此好吃的高手。

    许多人都想把这老太太带回府上,将家中的厨子换掉了。

    老太太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我也是瞎做的,几日前,孩子他爹回来说,只要买上猪肉,就可以去县城美食研究院学做猪肉菜,那日我送孙子去县城的私塾念书,便顺便去了一趟,学了半日,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就学会这道菜,名叫东坡炖肉,这道菜还是县公亲自发明的呢,让贵人们见笑了。”

    美食研究院?

    学做半日?

    大家都一脸懵逼。

    李二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鄠县了。

    他摆摆手,给老太太留下了三贯钱,便带着人急速往鄠县赶。

    当看见鄠县城墙不翼而飞时,大家又是一番震惊,以前只是听闻,可亲眼看见这光秃秃的鄠县,很多人还是被震惊到了。

    走进鄠县,便看见一个铺子外排满了队伍。

    这铺子只卖猪肉,抢购者非常多。

    李二问道:“不是说鄠县大儒陈田在此号召大家不吃猪肉,还发了《讨猪肉书》吗?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去买猪肉?”

    身后的大臣们,却是谁也回答不上来。

    不多时间,众人便来到县衙。

    ……

    后院。

    杜荷正躺在躺椅上小憩。

    远处,一棵枫树红叶似火,一阵微风吹来,叶子缓缓掉落。

    杜荷有感而发:“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突然,门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李恪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把揪住杜荷的袖子,大喊道:“老师,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念诗了,大事不好了,父皇来了……”

    “付煌又是那个狗东西?”杜荷头也没抬,问道。

    李恪急的头上冒汗:“父皇不是人,他是我父皇……”

    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杜荷,你这县令做的不错吧?”

    李恪和杜荷同时扭头,看见李二带着群臣走进了后院。

    唰。

    杜荷一下跳起来,急忙行礼:“陛下大驾光临,臣有失远迎,死罪死罪,对了,陛下,方才蜀王殿下说你不是东西,我已经教训他了。”

    李恪:“……”

    李二哼了一声,走过来,坐到一张旋转木椅上,问道:“杜荷,你可曾记得,当初你离京到鄠县担任县令时,朕对你说过什么?”

    杜荷挠挠头,试探地问道:“陛下要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李二:“……”

    杜荷又问道:“低调做人,好好做事?”

    李二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看。

    杜荷心想,没道理啊,怎么还不对?

    “陛下,臣最近劳心劳神,还生了一场病,这记忆有所退化,还请陛下明示!”杜荷嘿嘿一笑,说道。

    李二沉声道:“朕对你说过,让你不要胡闹。”

    啪。

    杜荷一拍大腿:“哦,臣没敢忘,时刻不敢忘,陛下的教诲,臣非常重视,还写了一百遍,贴在了屋子中的各个地方,虽说是短短的四个字,却包含了陛下对臣的殷切希望,其中饱含人生的大智慧和无上的智慧,陛下不愧是一代明君,简直可以比肩秦皇汉武……啊呸,秦皇汉武,只配给陛下提鞋,因为臣饱读诗书,秦皇汉武就没有像不要胡闹这样充满智慧的话。”

    众人都对杜荷投来鄙视的眼神。

    这狗东西,太不要脸了。

    李二别过头去。

    半晌,他才悠悠地问道:“杜荷,朕有一事不明,长安传闻鄠县大儒陈田发了《讨猪肉书》,号召百姓反对吃猪肉,而且声势浩大,朝野内外,都在议论此事,都在说你倒行逆施,你怎么看?”

    杜荷淡淡地笑道:“陛下,臣没有什么看法,当初陛下派臣到鄠县担任县令,委以重任,乃是来为百姓造福的,臣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百姓,不敢藏私,更不敢有私心,每日臣会三省吾身,问自己,我对得起陛下的信任吗?我为百姓做了什么?是否还有做到不好的地方?答案都是肯定的。”

    李二气乐了,问道:“你所谓的造福于民,便是大张旗鼓捕猪,将鄠县周围的野兽全部抓了个干干净净?便是满城抓人去养猪吗?便是用强制的手段,逼着所有人吃猪肉吗?”

    “对,杜荷,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对得起陛下的信任,可陛下让你不要胡闹,你看看你干的都是什么事?别的不说,就说这吃猪肉,便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连长安都被波及,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没有胡闹,你还说你是为民造福?”吏部尚书高士廉逮着机会,便对杜荷发出了一连串的反问。

    杜荷不乐意了,扭头,看向高士廉,说道:“敢问高大人,这吃猪肉,怎么就闹得沸沸扬扬了?”

    高士廉冷笑道:“鄠县大儒陈田的《讨猪肉书》已经传遍了长安周边,许多人都在议论此事,这还不算吗?”

    “许多人?指的是哪些人?”杜荷反问道。

    高士廉一甩袖子:“自然是许多人,难道你要老夫一个个替你指出来吗?”

    “错了!”

    杜荷大声说道。

    嗯?

    众人都是一愣。

    却见杜荷指着高士廉,机器不礼貌地说道:“高大人,你错了,错得很离谱。”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兴师问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