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见状,笑呵呵地说道:“戴大人,恭喜啊,戴公子年纪轻轻,却已经成为人师了,可喜可贺!”

    戴胄一脸黑线。

    能为人师,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事。

    可大家羡慕的那为圣人传道的老师啊,而不是这教人做猪肉的老师。

    更何况,院子里坐着的,却非所读书人,也不是什么有识之士,全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有些人连牙齿都没了,确定还能吃猪肉吗?

    戴胄感觉自己很丢人!

    长孙无忌则是一脸得意。

    就在这时,戴金云抬起手往下压了压,说道:“下面,有请长孙红从公子为大家介绍猪大肠的三种吃法。”

    众人又开始鼓掌。

    长孙红从便在众人的掌声中登台。

    长孙无忌的脸一下就绿了。

    只见戴胄呵呵一笑:“长孙大人,你侄子也不错啊,比我侄子强,我侄子只教大家东坡炖肉,你侄子却能教大家猪大肠的三种吃法,真是了不起啊。”

    “哼!”

    长孙无忌大怒,一声大吼:“长孙红从,你给我滚下来!”

    长孙红从一抬头看见长孙无忌,转身要跑,却被长孙无忌随身带着的护卫冲上去按住。

    那些前来学习的百姓见状,纷纷作鸟兽散尽。

    不多时间,长孙红从和戴金云便被带到了长孙无忌和戴胄面前。

    “你跟我来!”长孙无忌一把抓起长孙红从的手,便往旁边的院子走去。

    来到这偏院之中,长孙无忌一脸严肃地问道:“红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长孙红从点点头:“叔父,我当然知道,我在学做猪肉啊。”

    “哼,冥顽不宁,”长孙无忌冷哼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被杜荷当枪使了,你可知杜荷为何要让你和戴金云去与陈田辩论,你可知那陈田是鄠县有名的大儒?”

    长孙红从说道:“叔父,这些我都知道,而且,这几日我和金云都在跟着杜荷学习逻辑,虽然我不是完全懂,但杜荷说只要弄懂,就可以打败陈田。”

    “一派胡言,你们啊,太年轻,都上了杜荷的当了,此事,陛下今日下午已经过问了,朝中大臣们议论一番,发现所谓的辩论,就是一个死局,杜荷根本不可能赢,是以他才没有亲自上场,而是将你和戴金云支出去,到时候就算败了,也可以将过错推到你们二人身上,与他杜荷无关,你还不明白吗?”

    “舒服,不会吧,杜荷竟然如此阴险?”长孙红从瞪大了眼睛。

    长孙无忌分析道:“杜荷此人,最好辩论,而且自称辩论没怕过谁,连王司徒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此次他为何躲在后面不肯露面,你还不明白吗?”

    长孙红从大怒:“这个狗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你现在就跟我回去,不要参与明日之事。”

    “是,一切听叔父安排。”

    长孙红从乖巧地跟着长孙无忌往外走。

    来到方才的院子中,却见戴金云语气坚定地说道:“叔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不会离开,明日的辩论,我不可能会缺席……叔父,对不住了,我不能做言而无信之人。”

    说着,他深深一揖,便潇洒离开。

    戴胄站在原地,却是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长孙无忌见状,上前拍拍戴胄的肩膀,得意地说道:“戴大人,你这侄子,不怎么听话啊,红从已经被我说动,不再参加明日的辩论,戴大人,你可要努力努力……”

    说着,带着长孙红从,扬长而去。

    戴胄看着戴金云离开的方向,心中升起了难以言说的苦楚。

    半晌,他叹息一声,走出了美食研究院,却往长孙无忌所在的反方向走去,无他,不想看见长孙老妖精的那张得意的脸而已。

    ……

    次日午时。

    县衙门口,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李二等人早已坐在了高台之上。

    众人都穿着便装,没有暴露身份,便是想近距离看看杜荷是怎么输的。

    突然,下方的人群一阵骚动。

    李二皱眉问道:“为何方才还好好的,此刻却是乱糟糟的?”

    赵阳上前,小声说道:“陛下,是管城大队来维持秩序了。”

    李二等人起身走到高台边缘,只见下方来了上百个管城,骑着高头大马,提着狼牙大棒,一个个都是狠角色。

    百姓们见了,纷纷往后退。

    随后,便看见几个管城提着装满石灰的桶,沿街划了一条白线。

    李恪骑着一匹健马出现在众人面前,手举一个木制的大喇叭高声说道:“以此线为界,线外看辩论,免费,县内看辩论,每人五文钱。”

    李二等人纷纷无语。

    李恪这厮好歹也是蜀王,是皇子啊。

    竟然*到这个地步?

    长孙无忌小声说道:“陛下,蜀王此举,无异于是从百姓手中抢钱,这些百姓肯定会反对,只怕会出大乱子啊……”

    李二点点头:“卿家所言极是,来人,去把恪……”

    话没说完,便听见下方爆发出了巨大的动静。

    “殿下圣明!”

    “殿下千岁!”

    “我愿出十文!”

    “我愿出二十文!”

    “……”

    只见那些百姓十分踊跃,纷纷排队买票,买票的时候,非但没有舍不得,反而多花钱买票。

    不多时间,几千百姓全都花了钱,站到了线内。

    李二:“……”

    众人:“……”

    我没看错吧!

    李恪当街抢钱,这些百姓还感恩戴德?

    这是什么操作。

    正好杜荷上了台,李二问道:“杜荷,你来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

    杜荷哈哈一笑:“陛下,这是百姓们对蜀王殿下的爱戴啊,外人只知道殿下胡闹,在欺压百姓,这都是无稽之谈,正是因为有了殿下的管城大队,百姓们吃上了猪肉,县城内外一片安宁……如今的鄠县,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都是管城大队的功劳啊。”

    这不是大同社会吗?

    大家都有些懵逼。

    李二忍不住问道:“管城大队如何有这么大的能耐?”

    杜荷嘿嘿一笑,“陛下有所不知,若是因偷盗落到管城大队手中,首先便挂起来抽打三日,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打断双腿,要么送去养猪,要么送去蓝田挖煤……一来二去,鄠县之人,哪怕是饿死,也绝不做坏事了。”

    李二:“……”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反目,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