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等人见状,纷纷以为戴金云猖狂过度,只怕是要输了。

    他们回头一看,却见旁边的杜荷,竟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众人又是一阵无语。

    杜荷的心也太大了吧。

    台子中央。

    陈田一甩袖子:“竖子不知礼节,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何高论?”

    戴金云方才还唯唯诺诺的,此刻却突然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盯着陈田的眼睛,问道:“陈公,你方才说,医家认为,吃猪肉,有百害而无一利,对否?”

    “没错,许多医家都说过,如今素有名望的药王孙先生也说过这样的话。”陈田得意地说道。

    戴金云没有着急,而是问道:“那陈公可知为何吃猪肉久了人会生病?”

    “这……自然是医家说的,老夫怎么会知道?”

    “陈公既然不知,又为何相信医家的话呢?没有经过论证之事,陈公便相信,我若是说陈公的儿子杀了人,你也相信吗?”戴金云步步紧逼。

    陈田内心开始有些慌乱:“这是两件事,岂可混为一谈?”

    “陈公引经据典,说前人的话时,为何就不说是两件事?如今我与你对面,我指出了你的错误,你却不承认,反而说这是两件事,你在害怕什么?”戴金云的语气越来越强烈,一步步走向陈田!

    “你在狡辩!”

    陈田竟然忍不住后退。

    戴金云笑道:“我在狡辩?陈公乃是鄠县大儒,名声在外,口齿伶俐,而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又如何能在你面前狡辩?若是陈公有理在身,自然能说服我,而陈公此刻不知所谓,是否你已经知道你反对猪肉乃是天下最无理之事?”

    陈田懵了。

    这不是他想象中的辩论。

    传统的辩论,应该是你来我往,引经据典,心平气和地辩论。

    而戴金云,一上来就把他的套路给打乱了。

    唰。

    戴金云一下举起一张纸:“方才陈公说医家有云,吃猪肉会致病,前几日,我请药王孙思邈老先生出马对猪肉进行研究,最后发现猪肉没有毒,也没有其他有害物,是以药王写下这一篇《猪肉新论》,他在文章中已经承认了自己以往的偏见,认为猪肉和牛羊肉只是味道的不同,而绝非好坏的区别。大家若是不信,可以看看,这上面已经按下了药王的手印。”

    啊?

    大家都有些傻眼。

    孙思邈竟然写下了一篇文章?

    这文章断然不会有假,否则以药王的名声,戴金云事后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文章所说,多半也是真的,药王不至于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

    陈田沉默。

    梁凯等人也不知怎么反驳。

    戴金云见状,大手一挥,高声说道:“我来为大家梳理一下陈公的逻辑,大前提乃是,古人云,猪肉不好吃,少有人吃猪肉,小前提是如今鄠县在推广猪肉,结论便是大家应该反对猪肉,此论证中,大前提便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前提错了,结论自然不会正确,所以,反对猪肉,根本是无稽之谈!”

    戴金云突然从唯唯诺诺,变成口若悬河:“如今鄠县推广猪肉,乃是为了让百姓吃得起肉,寻常的羊肉三十多文钱都难以买到一斤,猪肉却只要五文钱,百姓干的都是体力活,若是没有肉,长此以往,营养不良,才会损害身体,陈公却要反对吃猪肉,这又是何居心?”

    陈田:“……”

    马周上前,说道:“陈公,你有一息的时间反驳!”

    陈田双手颤抖地说道:“我我我……”

    终究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他想要反驳。

    可他听不懂戴金云在说什么啊。

    完全是两个世界,这还怎么反驳?

    马周于是说道:“时间到,本次辩论,戴金云胜出!”

    台上,一片寂静。

    这奇怪的辩论,乃是许多人第一次见。

    至于说的什么,大家都还没回过神来。

    反正是陈田输了。

    而台下,上千百姓,却是开始欢呼起来。

    “好啊!”

    “又可以吃猪肉了!”

    “猪肉好吃!”

    “以后我要天天吃猪肉!”

    人声鼎沸中。

    “噗!”

    陈田吐了一口血,被人急急忙忙地搀扶着离开了。

    ……

    扭头,看向在一旁打瞌睡的杜荷,问道:“杜卿家,方才戴金云拿出药王写的那篇文章,是否是你逼迫药王所为?”

    杜荷一个机灵,坐直了身体,瞪大眼睛说道:“陛下冤枉,臣虽然有时爱胡闹,却也不至于把天下百姓的生命当儿戏,药王便在台下,陛下不妨让他上前来问话。”

    李二点点头,便让人去叫孙思邈。

    不多时间,孙思邈来到台上,郑重地给李二行了一礼:“草民孙思邈拜见陛下!”

    “药王不必客气,朕找你来,是想问问你对这猪肉的看法?”李二说道。

    孙思邈忙不迭地说道:“启禀陛下,臣惭愧,臣年轻时对这猪肉一知半解,听信古代的医书,也认为吃猪肉会让人致病,直到前段时间,县公邀请我到鄠县养猪场,为了搭建了一个实验室,草民在县公的指导下,做了许多实验,最后发现,猪肉,其实并无害。”

    “此话当真?”

    “草民不敢撒谎,更何况,草民在县公的指导下,也算做了许多实验,都有数据和案例,绝非空口白话。”孙思邈很认真,一板一眼地说道。

    “既是如此,按照如今这猪肉的价格,岂不是说,许多百姓都能吃上肉了?”李二诧异道。

    杜荷急忙起身,说道:“陛下英明!臣要做的,便是让鄠县百姓都能吃上肉。”

    “杜荷带路,朕要去养猪场看看!”

    此前,李二心中也以为杜荷养猪,纯属胡闹。

    可经过昨日的见闻,还有今日的辩论,他突然对养猪,感兴趣起来。

    杜荷眼睛一亮,说道:“陛下,诸位大人,请跟我来。”

    说着,便前头带路,众人步行,跟随杜荷出了县城往南走,不多时间就来到了养猪场。

    到了山下,抬头一看这遍布山间的猪舍,大家都震惊了。

    养猪场内,至少有两千人,来往奔走,秩序井然,十分壮观。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陛下,诸位大人,今日,由我带领大家参观一下鄠县养猪场。”

    话音未落,却看见远处一个汉子急匆匆往宿舍的方向跑,边跑边喊道:“有几头猪又不吃食了,快请刘先生!”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一章 论证错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