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便看见几个人风风火火地往山上赶。

    李二问道:“这是何故?”

    杜荷解释道:“陛下,想来是猪生病了吧。”

    “朕听恪儿说,这养猪场的大猪,一头有两三百斤重,若是生病,岂不是损失惨重,带朕去看看!”

    “是!”

    杜荷领着众人,穿过山下的官场,沿着台阶,快速来到半山之间。

    前方围拢一群人,李二等人也跟着凑了过去。

    只见人群中间,躺着几头半大的黑猪口中发出哼哼声。

    周围的几个汉子都面露焦急之色,手足无措的样子。

    就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声:“刘先生来了!”

    众人扭头,却见一个邋里邋遢,头发胡子乱糟糟的中年人,疾步走了过来。

    只见他蹲下身,伸手往猪的耳朵处摸了摸,掰开猪的嘴巴仔细观察一番,最后将手指伸进黑猪的*里,又凑到鼻子前仔细地闻了闻。

    唰。

    刘先生突然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看着旁边的两个老汉,怒吼道:“跟你们说过多少次,喂猪的时候,猪食必须等到凉下来才能喂,这三头猪,便是被你们用滚烫的猪食喂养,伤了食道,如今活不长了,你们二人负责这丙辰区域的黑猪喂养,一下损失了三头半大的猪,负有很大的责任,去找魏场长领罚,每人扣十天的薪钱吧。”

    一听到扣钱,那两个汉子脸色大变。

    “刘先生,你不要胡说!”

    “对,我们没有,我们都是等猪食冷了之后才喂的,这三头猪,肯定是生病了,和我们没关系,刘先生你不要冤枉我们。”

    刘先生瞥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不服?”

    “是!”

    “对,不服!”

    “哼,不知死活!”

    刘先生冷哼一声,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一尺长的匕首。

    只见那匕首铮亮,在阳光下闪烁着蓝光。

    两个养猪的家伙吓得齐齐地往后退,两腿发抖。

    只见刘先生走到一头猪身前,突然骑在猪的身上,左手抓住猪的脑袋,右手抓起匕首,猛地一下刺穿猪的喉咙。

    那黑猪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便断了气。

    这手法,让周围围观的许多杀猪匠羡慕不已。

    随即便看见刘先生独自一人,一把匕首,飞快地动起来。

    那手法,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大家只感觉眼睛一花,一头黑猪已经被大卸八块摆在了地上,每一块都整整齐齐,四肢本分解得恰到好处。

    刘先生的匕首放上去,就像是切沙子一般,骨头,肉,筋,全都分开。

    高士廉忍不住感慨道:“古有庖丁解牛,我等却只知其人不见其事,今日看见这刘先生解剖猪,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真是令人佩服!”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刘先生突然出声问道。

    众人扭头,只见他左手举着一截肠子,那肠子是半透明的,仿佛是被开水煮熟了一般。

    无疑,这便是那猪的食堂被滚烫的猪食烫熟了。

    那两个喂猪的家伙,这下无话可说,可依然不死心。

    其中一人狡辩道:“刘先生,这不是我们的错,这都是魏三少爷让我们做的,魏三少爷最近又有了新的研究进展,他吩咐过,猪食要在热的时候吃才有营养价值……”

    刘先生收起匕首,冷笑道:“魏叔琬那厮,也懂喂猪?笑话!”

    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一旁的魏徵听到魏叔瑜三个字,却是赶紧别过头去,表示自己没有这个儿子。

    眼看刘先生转身要走,李二突然喊道:“刘先生留步。”

    刘先生这才转过身来,看见李二,却是一下愣住。

    半晌,刘先生颤抖的声音响起:“陛……陛下……”

    嗯?

    李二呆住。

    文武大臣们也有些傻眼。

    这个邋遢无比的家伙,竟然认识陛下?

    却见那刘先生突然大声哭道:“陛下,我……臣,臣是刘修啊!”

    旁边的杜荷问道:“刘修是谁?”

    李恪摇头:“老师,这养猪场姓刘的有几百个,我也不认识。”

    杜荷:“噢!”

    魏徵突然蹭蹭跑上前,一把抓住刘修的手,激动地问道:“你是御史刘修?”

    “是我啊,大人,我做梦也没想到,竟然还能见到大人,还有陛下……”刘修竟然哭了。

    御史刘修,之前因为在朝中带头*杜荷,撞在了李二的怒火上。

    李二一怒之下,让他来鄠县看看杜荷养猪是怎么回事。

    刘修来了之后,却是直接被抓到了养猪场来养猪。

    一晃,大半年时间过去。

    他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至于李二等人根本认不出他来。

    “刘卿家,你辛苦了。”李二感慨地说道。

    刘修恢复了一下心情,摇摇头:“陛下,臣养猪一月有余,却是投身到猪的疑难杂症研究之中,如今也算小有成就,还招手了数十名弟子,却也乐在其中!”

    “哦?”李二好奇地问道,“刘卿家难道不记恨杜荷吗?”

    刘修笑了:“臣不敢,也不愿,鄠邑县公发展养猪,说小了,乃是为了让鄠县百姓能吃肉,说大了,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关乎大唐的社稷兴盛啊,而且,县公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怎敢记恨他。”

    “这又是怎么回事?”

    “陛下有所不知,臣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从一本《养猪入门手册》开始的,而这册子,却是县公所写。”刘修解释道,“如今,臣带着弟子们,已经连续攻克了以往无法治疗的三十六种疾病,以前,十头猪从小到大,能活下来三头就不错,如今养猪场的猪,却是能活下来八头左右。”

    众人震惊不已。

    李二捋了捋胡须,说道:“如此说来,这养猪场,倒是不简单,去把魏叔瑜、魏叔琬叫来,他们不是负责养猪吗?朕倒是要看看,这养猪有了什么名堂!”

    魏徵急忙喊道:“陛下不可。”

    “哦?魏卿家这是为何?”李二扭头看向一脸焦急的魏徵。

    魏徵瞪了杜荷一眼,气呼呼地说道:“陛下,这养猪,着实没有什么好看的,如今已是黄昏,不如早点回鄠县吧!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明日一早到鄠县向陛下禀报便是。”

    魏徵正是因为周围人群聚集,不想让魏叔瑜和魏叔琬过来丢人。

    堂堂御史台,两个儿子竟然在此养猪,事情好不容易被人淡忘,如今却又要被提起,他的心很痛。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二章 刘丁解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