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却站出来,大声说道:“陛下,魏叔瑜,魏叔琬两位公子,乃是我鄠县养猪场的大工程啊,臣虽然担任县令,经手的事务却是庞杂无比,不可能事无巨细地抓在手上,尤其这养猪场,乃是新鲜事务,养猪场初建之时,百废待兴,臣夙兴夜寐,辗转反侧,幸得魏兄帮助,大小事务,全部由他操持,而后,魏三少爷更是深明大义,主动加入养猪场,成为魏兄的左膀右臂,这兄弟二人,便是这养猪场的顶梁柱,陛下若是有什么想问的,自然可以问他们。”

    魏徵一把扯住杜荷的袖子,气呼呼地道:“杜荷,你还嫌老夫不够丢人吗?”

    “魏大人,你这是何意,如今养猪场有这么大功劳,这可都是魏二少爷和魏三少爷的,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贪功。”杜荷笑呵呵地说道,“还有,魏大人,把你的手拿开,我刚才看见刘修抓你的手了,前一刻,刘修的手可是插过猪屎的,不好意思,我有洁癖!”

    “你……”

    魏徵气的一甩袖子,想要劝李二。

    李二却是对养猪场大感兴趣,便派人去将魏叔琬和魏叔瑜叫了过来。

    魏徵一看自己的两个儿子,原本是白白胖胖的,如今却晒得跟煤球一般,穿着破旧,神色木讷,心都碎了,都是杜荷这个狗东西害的。

    “见过陛下!”

    “拜见陛下!”

    魏叔瑜和魏叔琬上前,给李二见礼。

    李二笑呵呵地问道:“不必多礼,魏叔琬,朕方才听人说起,这喂猪的时候,要吃热的猪食才有营养,营养,这可是朕第一次听说,这其中有何典故?”

    魏叔琬落落大方地说道:“启禀陛下,营养二字,并无典故,此乃杜兄的发明,所谓营养,便是食物中的能量多少,当然对于这能量,我也知之不多,听闻杜兄的大弟子袁清风最近在研究能量,不过和食物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到养猪场之后,便专门研究猪的营养问题,说白了便是研究怎么喂猪能让猪长得快,肉质更鲜美……方才陛下提及的,臣做过实验,有十头刚满月的猪崽,喂养同样的猪食,其中五头喂养热猪食,另外五头喂养冷猪食,半个月后,吃热猪食的猪,平均要比吃冷猪食的猪重五斤左右,此实验,我做了许多次,每一次结果都相同,是以可以肯定,用热猪食喂猪,比喂冷猪食要好。”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听得不是很懂。

    但感觉魏叔琬很牛逼的样子。

    李二又说道:“朕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猪的营养学,就只是如此吗?”

    若仅仅如此,岂不是太简单了些?

    魏叔琬笑道:“陛下问的极是,猪的营养学,远不止这些,其中最难的便是食物怎么搭配的问题,我曾与杜兄讨论过,为何自古以来,养猪的人都不是大多数,百姓不愿养猪,杜兄告诉我,因为粮食匮乏,连人都吃不饱,何来养猪的粮食,而猪不比牛羊,牛羊吃草就可以长肉,猪却必须吃粮食,否则便会像山间的野猪那样,营养不良瘦的皮包骨,这样的猪吃起来如同嚼蜡,十分难吃……而今,我正在研究的东西正是如何搭配食物,既保证猪吃了长得快,长得好,有能节省粮食。”

    杜荷补充说道:“陛下有所不知,在魏三少爷到养猪场之前,养十头成年猪,每日花费的粮食折算成钱大概十五文钱,而今,魏三少爷为不同年龄的猪定制了营养食谱,花费的成本,直接下降到了八文钱左右,甚至是五文钱。以前人们养猪,需要一年到两年才能长成宰杀,养猪场养的猪最快只要十个月,而有了魏三少爷的食谱,大部分猪八个月便可以宰杀,甚至有一些猪五六个月便长到了两百多斤。”

    这下,众人都听懂了。

    一则能省钱,二则能让猪长得更快。

    这种能力,恐怖如斯啊!

    唯独魏徵,见杜荷如此卖力地介绍魏叔琬,便以为杜荷是准备坑自己的儿子,心中正憋着一肚子火。

    李二转身,看向魏叔瑜,“叔瑜,你是朕看着长大的,如今,刘卿家在研究猪的疑难杂症,叔琬在研究猪的营养学,你又在研究什么呢?”

    魏叔瑜嘿嘿一笑,老实地说道:“启禀陛下,我愚钝,并不懂得研究,我只是看见百姓们都吃上猪肉,心里欢喜,看见这些猪长得好,心里也欢喜,承蒙杜兄给面子,让我做了这养猪场的场长,大家也都愿意帮助我,才让养猪场发展得好,都是大家的功劳,我却是什么都没做。”

    李二本以为魏叔瑜生性愚钝,不能成事。

    哪知道一番话下来,却让他刮目相看。

    这偌大一个养猪场,别说管理好,就是不出乱子也很难。

    而魏叔瑜能做得这么好,必然有过人之处。

    如今这家伙却不贪功,实在难得。

    李二看了看躲在人群后的魏徵一眼,突然说道:“这养猪场,朕今日看了,确实非同一般,来人,传朕旨意,魏叔瑜经营养猪场有功,赐为白水县子,魏叔琬研究猪的营养学有功,赐为奉先县子,戴金云做猪肉推广猪肉有功,赐为夏阳县子,御史刘修研究猪的疑难杂症有功,赏钱两千贯,可立即回朝。大小事宜,回长安之后,由门下省办理。”

    安静。

    现场一下就安静下来。

    众人全都目瞪口呆。

    最懵逼的当属魏徵。

    他方才还在心中臭骂杜荷,哪知道,一转眼,自己就多了两个县子?

    虽说县子是最小的侯爵,可如今天下太平,除了皇亲国戚,没有军功之类的大功劳,根本不可能得到爵位。

    而魏叔瑜,魏叔琬,乃非魏家的嫡长子,不可能继承老魏的爵位,这辈子只怕与爵位无望。

    谁曾想,养猪也能获得爵位了?

    这是天底下最奇怪之事了吧?

    有许多人甚至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时,长孙红从蹭蹭从长孙无忌身后跑出来,大喊道:“陛下,陛下,还有我,还有我呢?”

    众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长孙红从。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三章 *行赏,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