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闻言,缓缓转过身来。

    当看见李二等人时,突然身体一怔。

    砰。

    扁担从肩膀滑落,两个木桶掉落在地上,顺着台阶呼啦啦往下滚。

    随之而来的,还有那猪食。

    “啊……”

    长孙无忌等人面色大变,纷纷逃窜。

    逃得快的还好,跑得慢的,不但被木桶砸中,还沾了一身的猪食。

    一时间,众人嚎叫不已,全都愤怒地看着那老者。

    “王卿家……”

    李二不可思议地喊道。

    没错,那挑猪食的老者,正是当朝司徒王珪,王司徒。

    猎园深山中一战,李二的五十个禁军被捕猪大队打败,随后在秦琼、李君羡的保护下,李二带着大家仓皇逃走,却有十多人落入了捕猪大队手中,年岁大跑不快的王珪正是其中之一。

    几日不见,王珪竟然从堂堂的司徒,变成了养猪的养猪人。

    大家都傻眼了。

    “陛下……”

    这时,王珪突然大声呼唤道,声音中带着哭腔。

    然后,便见王珪还激动地顺着台阶往下跑,朝李二奔来。

    刚跑到一半,他踩中方才洒落的猪屎,脚下一滑。

    噗通。

    王珪一*坐在地上,便顺着石阶梯滑落下来。

    那*顿在一级一级的台阶上,发出咚咚咚的闷响声。

    听着都疼啊。

    滑落了十几级阶梯,王珪才出现在李二身前,只见他一下爬起来,抓住李二的手,大喊道:“陛下,臣总算看见你了,养猪场的这帮狗东西,他们不是人啊,他们……竟让臣每日喂三十头猪,士可杀不可辱,若非臣要见陛下,只怕早就羞愤自杀了,陛下,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李二看了看王珪浑身脏兮兮的,手上沾满了猪食,却也传到了自己的手上,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赶紧将手抽回,说道:“王卿家,你辛苦了,朕既是到来,理当为你做主……蜀王……”

    以往,李二称呼蜀王李恪都是恪儿。

    此刻,他却是直接喊蜀王。

    无人应答!

    李二回头,却没看见李恪的身影。

    方才还在,怎么一下就不见了?

    杜荷急忙上前:“启禀陛下,蜀王殿下方才说自己肚子疼,只怕现在已经回管城大队了。”

    众人:“……”

    李二怒道:“逆子,这个逆子……杜荷,朕来问你,王卿家在此养猪,你可知情?”

    “啥?”杜荷一愣,扭头看向王珪,“王大人是何时来到此处的,为何不与我先打声招呼,王大人才高八斗,更是当朝司徒,若你要到养猪场打工,我一定给你优厚的条件,每月五贯钱如何?而且你干体力活实在屈才,不如来做这养猪场的副场长如何?”

    王珪气的双眼瞪大,张牙舞爪地要跑来与杜荷拼命。

    杜荷见状,赶紧躲到李二身后,解释道:“陛下,臣对此,实在毫不知情,王司徒位高权重,竟跑到养猪场来养猪,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请陛下彻查。”

    “那管城大队做的事,你也不知情?”李二沉声问道。

    杜荷连忙说道:“陛下,管城大队,乃是蜀王殿下一手创建,创建之时,鄠县穷困,无钱无粮,臣便与殿下商量,这管城大队的开销,由他自行处置,臣对管城大队,绝不会过问,是以,管城大队做事,臣一向是不知情的。”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来人,去把那个逆子带来,朕要好好问问他。”李二冷声说道。

    不多时间,去管城大队大营的人去而复返,禀报道:“启禀陛下,管城大队倾巢出动,此刻已经进山了,听闻是秦岭山下,有野兽伤人,伤了五个百姓,管城大队便是为百姓追杀野兽而去,此刻,来往百姓纷纷称赞管城大队,还说蜀王殿下为民造福,从古未见。”

    杜荷赶紧说道:“对,殿下爱民如子,是一个好皇子。”

    李二转身,瞪了杜荷一眼:“除了王卿家,还有许多大臣,定然被送来养猪,杜荷,你速速去查清楚,将人全部带过来。”

    “陛下,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王司徒等,到养猪场来做卧底?”杜荷大惊,问道。

    李二不想说话。

    魏徵却是将事情简单一说。

    杜荷听完,瞪大眼睛说道:“五十个禁军假扮的猎户,竟然打不过二十个管城?陛下,臣觉得这些禁军尸位素餐,堪称饭桶,实在丢了皇家的脸面,不如将他们杀了祭天,如此才能以儆效尤,杀一儆百。”

    李君羡一愣,心中暗骂杜荷。

    李二佯装怒道:“你速速去办,禁军之事,朕自有定论。”

    “噢!”

    杜荷纳闷地转身就走。

    他十分好奇,为何提到此事,陛下遮遮掩掩的,大臣们都缄默其口?

    难道其中有什么阴谋?

    李君羡急忙上前:“陛下,禁军之事,臣的确失职,平素对禁军训练不够,请陛下责罚。”

    李二摆摆手,无语地说道:“李卿家,你当真以为朕会听信杜荷的话吗?禁军并没有失职,而是那捕猪大队,实在太强,真不知道朕的这个逆子,是如何训练出这么一支恐怖的队伍的。”

    秦琼捋了捋胡须,却是说道:“陛下,臣或许略知一二。”

    “哦?”

    “陛下,如今天下太平,大唐与吐蕃的战事也快完结了,禁军们的训练虽然没有落下,但却少了真刀真枪的检验……而臣观察过捕猪大队,这些人整日与山中的野兽打交道,野兽凶猛,不亚于人,稍有不慎,便会丢失性命,是以捕猪大队才能如此凶悍,个个悍不畏死,而且身手灵活,战力远超禁军。”秦琼认真地分析道。

    李二点点头:“叔宝说的有道理,禁军如此,那各卫的军队,又何尝不是如此,唉!”

    马放南山,刀剑入鞘!

    军队羁縻啊。

    李二心中感慨,一转身,却见杜荷亡这边走来,身后跟着十几个失踪的大臣。

    这些大臣狼狈的模样,与王珪差不多。

    李二急忙吩咐道:“来人,带王卿家等人回县城。”

    “是!”

    李二指着后山说道:“朕方才听人说起,这整座山都是养猪场的,那便从后山下去吧。”

    说着,不等杜荷反应过来,李二便带着长孙无忌等人往后山走。

    等来到后山,却不见了猪舍,而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夕阳马上就要落下地平线,一阵微风吹拂,臭味扑鼻而来,大家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湖泊,这满眼的都是猪屎。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五章 以儆效尤,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