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纷纷用手捂住鼻子。

    只听杜荷喊道:“陛下快走,要涨潮了。”

    啥?

    众人一愣。

    却见杜荷一把拉着李二就往外跑。

    秦琼等少数几个人见状,也纷纷拔腿便跑。

    而王珪等人却还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事。

    王珪冷声道:“装神弄鬼,杜荷这厮,心肠歹毒,大家却不要听信他的话。”

    “王司徒说得对,杜荷又不知在弄什么把戏呢。”

    于是,有好几个在跑的人,全都停下来。

    “就算有危险又如何?”王珪捋了捋胡须,淡定地说道。

    “王司徒临危不惧,我等佩服!”

    “佩服!”

    “王司徒真乃我辈楷模啊!”

    大家纷纷夸赞。

    王珪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就在这时,只听一条从山下通往山顶的沟壑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大地都跟着震动起来。

    然后,大家便眼睁睁看见,眼前的猪屎形成的湖泊,猛地晃动起来,一道道大浪出现,越过众人头顶。

    “啊……”

    轰。

    漫天的猪屎,从众人头顶落下,将大家浇了个透心凉。

    方才被吓得张开嘴巴的王珪,正好一坨圆滚滚的猪屎,准确无误地掉进了他的嘴巴里。

    咕嘟。

    王珪一口吞了下去。

    李二和杜荷则是已经到了远处的一个高地上,逃过一劫。

    李二吃惊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杜荷指着那通往山上的大沟,说道:“陛下,这便是猪舍的排泄沟,每日黄昏太阳下山之际,山上的阀门打开,积攒一天的猪粪便往山下排,因为落差较大,所以动静也不小。”

    李二:“……你既是知道,方才为何不说?”

    “陛下,臣冤枉,臣说了啊,还带着陛下一起跑了,只是王司徒他们不信臣,你也听见了,王司徒竟然还骂臣装神弄鬼,真是岂有此理,若非见他头上已经沾满了猪屎,臣一定一脚把他踹进猪屎里去……”杜荷气愤地挥舞了几下拳头。

    李二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道:“好了,天快黑了,还是尽快回县城吧!”

    这养猪场,实在太危险了。

    先是装有猪食的木桶滚落,而后又是猪屎满天飞。

    李二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

    说罢,李二便转身,脸色黑黑地离开养猪场。

    那猪粪便堆积成的湖面上,却有一条船在行驶。

    船上之人,正是猪屎大总管张玄素。

    张玄素照例来巡视猪屎堆积场,突然,他抬头看见远处的岸边,有一些熟悉的身影。

    半晌,他终于确定,那些就是自己昔日的同僚啊。

    陛下,终于来看我了啊!

    我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天可怜见啊!

    张玄素跪在船头,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日盼夜盼,总算把陛下盼来了。

    张玄素激动地大喊道:“陛下,我来了……”

    他站起身来,兴奋地往前跑。

    人在激动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之事。

    比如此刻的张玄素大人,他便忘记了自己是在船上。

    于是,他一脚踩空,噗通一下掉进了猪屎中,很快便被淹没了。

    远处,李二回头,疑惑道:“方才,朕听到有人喊朕,声音竟是如此熟悉?”

    可是往周围看了看,却是没有看见人,反倒是那湖面上有一艘船在飘荡。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

    鄠县,县衙后院。

    戴胄很郁闷。

    他今日甚至不敢出门,他能想象到,侄子戴金云与陈田辩论,肯定会输得很惨,届时,不知会有多少人来嘲讽自己。

    戴胄是一个爱面子的人!

    辩论迟迟没有传来消息,他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只见戴胄转身回到屋子,很快将自己的东西打包装好,提着包裹就往外走。

    他决定先行回长安。

    与其就在此处被人嘲笑,不如早点回去罢了。

    刚走到院子门口,却迎面撞见一个朝中的官员。

    那官员问道:“戴大人,你这是作甚?”

    戴胄尴尬地说道:“噢,我……身体不适,想先回长安。”

    “戴大人可要保重身体,身体要紧,你还是早些回去吧,想来陛下也会体谅你的……对了,恭喜戴大人。”那官员平素与戴胄并无交情,今日却是十分熟络。

    戴胄问道:“喜从何来?”

    “当然是你的侄子戴金云啊,戴大人,我可怎么羡慕你啊,竟然能让戴金云拜杜荷为师……现如今,戴公子已经是夏阳县子了,真是年轻有为,了不起啊!”官员抱拳说道。

    嗯?

    戴胄一愣。

    “你与我说说,怎么回事?”戴胄抓着官员的袖子,问道。

    那官员便将今日发生的事,简单一说。

    啪。

    戴胄将包裹扔给官员,转身就往外跑。

    官员好奇地问道:“戴大人,你去何处?”

    “我去找陛下,顺便看看我那不成器的侄子……”语气中,却是戴着兴奋和激动。

    官员挠挠头:“哎呀,方才不是说身体不适吗?这么快就好了?”

    戴胄一口气冲到养猪场,却被告知李二陛下等人早已离开,他急忙来到美食研究院,见到了戴金云。

    戴金云依然站在台上,为今日前来的百姓教授猪肉的做法。

    昨日,也是这样的场景,戴胄勃然大怒,甚至要与戴金云决裂。

    而此刻,戴胄却觉得,戴金云说的挺好。

    好侄子!

    他没有打扰戴金云,而是悄悄退出院子。

    随后,戴胄带着喜悦的心情,回到县衙,却是第一时间找到杜荷。

    “戴大人,听闻你身体不适,真是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吧?”杜荷笑眯眯地问道。

    戴胄有些脸红,说道:“贤侄,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此来,是特意向你赔罪的。”

    “啥?”

    戴胄缓缓说道:“贤侄,我对你以前多有误会,尤其是金云做捕猪大队副队长,还有拜你为师,研究猪肉之事,我也在朝堂上,*过你,说了你的不是,如今,我方知你做这一切,都是为金云好,我实在惭愧得无地自容……别的就不说了,以后但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若我能办到,绝对义不容辞!”

    远处,响起脚步声。

    戴胄转身,却看见魏徵鬼鬼祟祟地朝这边走来。

    “魏大人深夜来此做什么?”他好奇地问道。

    杜荷倒是很淡定,笑道:“想来,和戴大人有同样的目的吧!”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六章 充满危险的养猪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