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的鄠县,热闹异常。

    许多人外地来的人,都聚集在鄠县街头,打听猪肉辩论之事。

    许多人虽然没有亲自见到,但听当地百姓说起,却也大呼过瘾,直呼精彩!

    先是鄠县大儒陈田率领士族们发布《讨猪肉书》,大张旗鼓地反对猪肉,而后陈田与名不见经传的杜荷弟子戴金云辩论,输得一塌糊涂,就在人们以为这猪肉就要推广开来,天下都要开始吃猪肉时,当朝司徒王珪却扯起了反对吃猪肉的大旗,当街与杜荷辩论,许多人又升起了希望,以为王珪能将杜荷嚣张的气焰压下去,哪知道,王珪不但输了,而且还被杜荷辩得当场拉屎,据说当日有至少二百人尝到了味道,回去之后发誓要将王珪打死……而堂堂司徒王珪,躲在县衙之中,不敢露面。

    人们寻不到王珪,火气找不到地方撒,最后有人提议,这反对猪肉之事,乃是陈田提出来的,若没有陈田反对吃猪肉,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系列事件……于是,冲动的百姓们便冲进陈田家里,将陈田揪出来打了个半死。

    陈田的儿子在县衙门口跪了整整一天,要杜荷捉拿打人的凶手,却被县衙的衙役们暴打了一顿,差点被送去养猪场养猪。

    ……

    至于王珪,却不是因为不敢出门才不露面,而是自打那日之后,每日隔一炷香不到,就要往茅厕里跑,拉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却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了,只能勉强喝点水,拉到最后,整个人都意识模糊了。

    院子门口。

    御医说道:“陛下,王大人患的,乃是下痢,此病,古已有之,历代医家,都有医治方法,却是很难医治,十个人也未必就救过来一个,而且,王大人年事已高,似乎患病已经有不少时日,现在已经病入膏肓,臣等实在无能为力了。”

    这御医,乃是李二紧急让人从宫中叫来的,水平乃是最高的。

    他说没救,那希望便不大了。

    众人听了,都心情郁闷,沉默不语。

    虽然,王司徒这厮向来自恃清高,可他也有许多优点啊,比如喜欢与人聊天……此刻得知王司徒命不久矣,谁能高兴得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香味扑鼻而来。

    李二皱眉,问道:“这是什么味道?”

    赵阳上前,说道:“陛下,这是鄠邑县公在他的院子里做烧烤,听闻是将瘦猪肉串起来,放在炭火上烧烤……”

    众人:“……”

    杜荷这个狗东西!

    王大人都要死了!

    他竟然还在烧烤!

    真是气死人!

    李二咬咬牙,说道:“药王最近也在鄠县,请他来看看!”

    “是!”

    不多时间,药王孙思邈便来到县衙,亲自为王珪诊断了一番。

    最后,孙思邈说道:“陛下,恕草民无能为力,王大人怕是活不过来了……寻常的下痢,尚有医治之法,可王大人的病已经无药可救了。”

    李二唏嘘道:“是朕害了王卿家啊,若非朕要秋猎,何至于让王卿家患上下痢,也不至于到了如此地步,朕应该反思记过!”

    “王大人一身为了大唐社稷,辛劳一生,却还未享福,便要去了!”

    “王大人走好……”

    “王大人一路走好!”

    “愿阴间没有下痢,不再折磨于你!”

    屋子内的王珪,听得清清楚楚。

    他口中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

    仔细听来,却是:“老夫还没……还没死……还可以……还可以救一下啊!”

    可是,没人听得见。

    他又开始落泪了。

    一片沉痛的气氛之中,孙思邈突然说道:“陛下,王大人,或许有救!”

    众人眼睛一亮。

    “药王,你快说,如何救?”

    “对,你倒是快说啊!”

    大家忍不住催促道。

    李二也说道:“哦?你尽管将治病之法说出,不管有多难,朕都会让人去准备。”

    孙思邈笑道:“陛下,各位大人,这疑难杂症,或许请鄠邑县公杜荷出马,尚能有救治的可能!”

    “我呸,王大人这般凄惨,和杜荷也有关系,再说,他懂个屁的治病啊!”

    “是啊,杜荷尚未学过一天的医术,他怎么可能治病救人!”

    “药王你是在开玩笑吗?”

    “你是想让杜荷来将王大人活活气死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骂道。

    孙思邈倒也不急,等大家说完之后,才慢慢地说道:“陛下,鄠邑县公虽说很少为人治病,但皇后的头痛之疾,就是他医治好的啊,草民在长安梦幻集团时,也偶尔听闻县公出手,治好了许多的疑难杂症,不妨请他一试!”

    李二想了想,说道:“去让杜荷过来!”

    赵阳赶紧派人去将杜荷找来。

    半晌之后,院子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传来杜荷的声音:“是哪个狗东西,竟敢打搅本少爷搞烧烤,王大人不行了,不行了就死了嘛,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王大人已经活了快六十岁,儿孙满堂,身居高位,想来也没啥遗憾了,一定会死而无憾的……”

    众人面面相觑,恨不得冲出去将杜荷打死。

    然后,便看见杜荷晃晃悠悠地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竹签,上面串了不少的瘦肉,他一边走一边吃,吃完之后,随后将竹签往后一扔,砸在一个官员的脑袋上。

    李二不悦道:“杜荷,是朕找你来的!”

    啊?

    杜荷一愣,赶紧上前,怒道:“陛下,都是刚才那个该死的小太监,他没说是陛下找我,说是王大人不行了,让我赶紧来看看……陛下,这小太监有欺君之嫌,他眼中竟然没有陛下,真是太可恶了,臣建议陛下将他拉出去杀了祭天,说不定王大人的病就好了!”

    那小太监吓得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大呼冤枉。

    李二摆摆手:“好了,杜荷,王卿家如今病重,你且去看看,是什么病,能否医治,若是你有办法,千万不能藏私,且放下你和王卿家的仇恨!”

    “是,陛下,臣虽然瞧不起王大人的为人,但一定尽心尽力为他医治。”杜荷郑重地说道。

    说罢,杜荷转身看向孙思邈,“老孙,王大人患的是什么病?”

    众人差点*。

    杜荷这厮,绝对是个啥都不懂的土包子!

    哪有不自己去诊断,而是问别人的!

    ……

    (兄弟们,还有一更,马上奉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九章 还可以抢救一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