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老实回答道:“县公,此乃下痢。”

    “夏利?我还奥拓奔奔呢,哪有这样奇怪的病?”杜荷哈哈一笑,说道。

    孙思邈:“……县公,我不太明白,王大人患的下痢,无法进食,拉稀不止,已经有脱水的征兆啊!”

    杜荷恍然大悟:“原来是下痢?就是痢疾嘛!”

    痢疾,在后世算不得什么大病,吃点药或者打针输液都能好,那是因为人类发明了抗生素,但在这个时代,可是绝对的重症,死亡率极高,最大的特点便是拉稀不止,直到脱水死去!

    杜荷问道:“你可有医治之法?”

    “我实在无能为力,此病,在《黄帝内经》《伤寒论》《难经》《金匮要略》等古代医术之中,都有记载,而且素来被成为疑难杂症,虽有许多的医治之法,可效果并不理想,实难医治……”孙思邈说道。

    众人听了,心中都吊起了一块大石头。

    连古代这么多医家,还有药王都无能为力。

    杜荷真的行吗?

    杜荷摸了摸下巴,说道:“既是如此,那不如让王大人去死好了,死于疑难杂症,倒也说得过去……”

    一回头,看见李二愤怒的眼神,还有其他大臣恶毒的样子,杜荷哈哈一笑:“开个玩笑,我仰慕王司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卧病在床,我岂能坐视不理……其实,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抢救一下王大人。”

    嗯?

    众人一愣。

    “杜荷,你快说什么法子?”

    “对对,赶紧说啊!”

    大家焦急地催促道。

    李二皱眉道:“杜荷,你没在说笑?”

    杜荷说道:“陛下,各位大人,你们可以怀疑王大人的人品,但绝不能怀疑我的品德,我杜荷在长安一带,素有赤胆忠心的称号,从来不说谎,我说有法子,那就是有法子,只是,此法还需要王大人同意才行,若他不答应,那我也没办法。”

    李二点点头:“如此最好,不管什么法子,朕想王卿家都会答应的。”

    “陛下,臣去问问王大人的意见?”

    “也好!”

    杜荷便转身,迈步走进屋子。

    进屋子前,他赶紧捏紧了自己的鼻子。

    整个屋子内臭烘烘的,跟茅房一样,让人难受。

    王珪虚弱地躺在床上,身边有两个丫鬟服侍着,旁边放着一个木桶,为的就是王珪忍不住的时候方便。

    王珪脸色苍白,跟涂了一层面粉一般,看见杜荷,整个人挣扎着想爬起来,倔强的小眼神仿佛在说,老夫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救治的。

    杜荷捏着鼻子,说道:“王大人,你患的乃是下痢,也就是痢疾,我倒是有一味药可以治你,这药便是吃猪肉,你看如何?”

    吃猪肉?

    王珪现在最听不得的便是猪肉两个字。

    若非因为猪肉,他何至于如此丢人。

    “啊……”

    本来虚弱得不能动弹的他,突然一下暴怒挣扎着坐起来,指着杜荷,大喊道:“……滚……滚,你给我滚……你是来羞辱……羞辱老夫的……滚……”

    “噢!”

    杜荷转身就走,不做停留。

    来到外面,杜荷无能为力地说道:“陛下,我方才与王大人说,这救治他的办法,就是吃猪肉,可是王大人似乎一心寻死,不愿救治,你也听到了,他让我滚!唉,真是太可恶了,若不是看他卧病在床,我非要与他辩论一番才行。”

    还要辩论?

    众人脸色古怪。

    就因为辩论,王大人不但拉稀不止,还声名远扬,丢尽脸面,再来一场辩论,想来王大人一定不愿意吧。

    长孙无忌等人纷纷进去劝诫王珪,可王珪倔强得跟一头小母牛一般,谁也劝不动。

    李二也有些无奈。

    就在这时,杜荷突然耸了耸鼻子,面色大变,“我曹,是哪个狗东西将本少爷的肉串烤糊了……”

    说着,便扔下众人,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高士廉说道:“陛下,臣以为,杜荷此举完全是在胡说,猪肉能治下痢,臣从未听闻过,若是如此,那古人岂不是早就发现了,何至于到现在也没有好的办法治愈下痢,杜荷只怕是想侮辱王司徒才是真的!”

    “臣附议!”

    “杜荷如此行为,实在让人不齿!”

    大家纷纷谴责杜荷。

    李二无奈地说道:“好了,若是杜荷真的做出此等事来,朕决饶不了他,不过,眼下猪肉是否能治病还没有定论,关键是要让王卿家配合才好,你等再去劝劝吧!”

    “是!”

    众人又去轮番劝诫王珪。

    可王珪的脾气,跟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死活只有一句话:老夫就是死,也不会吃猪肉。

    ……

    院子里。

    烟雾缭绕,香味扑鼻。

    杜荷和马周蹲在炭火盆边,忙碌着。

    架子上的肉,烤成了金*,加上香料,让人看起来就垂涎欲滴。

    马周感慨道:“县公做的这烤肉,让我想起来烤羊肉,可做法和烤羊肉完全不同,吃起来比烤羊肉好吃多了……”

    杜荷笑道:“烤羊肉不比烤猪肉差,只是那些愚笨的厨子不会做罢了。”

    马周很快吃完了一串肉,问道:“县公,猪肉真的能治下痢?”

    “你觉得呢?”杜荷反问道。

    马周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可能性不大,猪肉自古就有,若是能治下痢,想来古人早已发现,何至于等到今日。”

    “老马,你说的没错……猪肉就是猪肉,吃猪肉能长胖,却不能治下痢。”杜荷说道。

    马周目瞪口呆,吃惊道:“那县公……你说猪肉能治好王大人的下痢?莫非真像其他人想的那样,是为了羞辱王大人?”

    “非也,这其中的玄机,暂时就不对你说了,日后你自会明白,吃不吃猪肉,在于王大人自己选择,他要是一心求死,我也没有办法,况且就算他答应配合,也不一定能将他救活……算了,吃肉的时候,不应该说这些悲伤的话题,来来,把那串给我,我最爱吃这肥瘦均匀的……”

    说着,便埋头吃肉。

    至于王珪的死活,杜荷却是暂时抛到了脑后。

    马周见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尽心尽力地用扇子扇火。

    ……

    (新章奉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八十章 猪肉治病,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