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君集一愣,懵逼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杜荷笑道:“我说的就是你说的啊!”

    侯君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杜荷:“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

    侯君集:“那你刚才说你说的就是我说的。”

    杜荷:“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不是你我当然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大概猜到你要说什么,不过你这样说来,我倒是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侯君集晕了。

    我是谁?

    我在哪?

    侯君集晕晕乎乎的,半晌之后才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杜荷瞄了侯君集一眼,说道:“侯大人不愧是兵部尚书,掌管天下兵马,这身体真是老当益壮啊,说吧,你要几个?”

    “什么意思?”侯君集瞪大眼睛,问道。

    杜荷笑了:“侯大人不要不好意思,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你不就是离开长安几日,没有女子伺候,孤独难耐吗?鄠县虽然只是一个小县城,但也有不少姿色上等的女子,说吧,你要几个,我让老马去安排一下!”

    侯君集面色大变,指着杜荷,怒道:“臭小子,你竟把我当成那样的人,真是岂有此理……胡闹,简直胡闹!”

    “啊?”杜荷一愣,“难道你找我,不是为了这件事?”

    “自然不是,老夫一世清名,怎能做这等事!”侯君集气呼呼地甩了甩袖子。

    “那你遮遮掩掩的,看上去就不像是在做什么正经事!”

    “唉,”侯君集叹息道,“好了,言归正传,老夫找你,是商量我儿侯毅之事。”

    “难道是给侯公子找的?”杜荷急忙问道。

    侯君集一头黑线:“……我儿十九岁了,明年就及冠了。”

    杜荷点点头:“我知道,他还没成婚,侯大人担心,所以想给他找几个女子开心开心,对吧?”

    侯君集一跺脚,怒了:“能别提这事吗?”

    “嘿嘿,侯大人息怒,开个玩笑,你说,我听着呢!”

    侯君集这才说道:“老夫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二儿子,如今已经入朝为官,唯独毅儿,毅儿马上就到及冠之年了,却是一事无成,此前只能在吏部混日子……而今,魏大人的两个儿子,戴大人的侄子,皆因养猪封了县子,所以,我想请你将毅儿也送去养猪,毅儿虽然顽劣,但也聪明,绝对不比魏叔瑜差。”

    啥?

    这回轮到杜荷懵逼了。

    老侯竟然要把自己的儿子送去养猪?

    咳咳,这是典型的坑儿子啊!

    杜荷苦笑道:“侯大人,你的想法很好,可是,你认为,养猪场还能出几个县子?小小的养猪场,一下出了三个县子,乃是因为陛下认定养猪有功,而且,魏叔瑜、魏叔琬乃是魏大人的儿子,戴金云是戴大人的侄子,当时封爵,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如今,再让侯公子去养猪,希望渺茫,侯大人,不瞒你说,今日,这几日,已经有许多朝中大臣,找我帮忙,将他们的子嗣送往养猪场养猪了,而且不乏身居高位者,这么多人都来养猪,陛下怎么可能还会封爵。”

    “你答应他们了?”侯君集瞪大眼睛。

    杜荷笑道:“那是自然,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嘛,已经有五十多人来养猪了,嘿嘿!”

    侯君集心里暗骂,杜荷这厮,实在太狡猾了。

    不过,他也感谢杜荷将消息透露给自己。

    看来在杜荷心中,老夫也算自己人了。

    想了想,侯君集说道:“难道我儿,就与这爵位无缘了吗?”

    杜荷拍拍侯君集的肩膀,宽慰道:“侯大人不必难过,俗话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我观侯公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一定是个干大事之人,绝非池中之物!”

    侯君集惊讶道:“你还会面相?”

    “不会!”

    侯君集:“……那你说个什么?”

    杜荷微微一笑:“我是说,侯公子很有前途!”

    侯君集彻底无话可说。

    ……

    侯毅面前,摆放着一堆巨大的石头。

    他的任务,便是要将这些石头堆砌起来,达到两丈多的高度。

    而且,按照县公的吩咐,高度必须要高,但不能搞得跟一座山似的,长宽都要绝对的薄才行。

    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直接弄一块两丈多高的大石头立在此处。

    可时间紧急,而且无法运送。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用几块石头堆砌。

    可因为长宽的限制,直接堆砌起来,达到一定的高度后,便会倾斜倒塌。

    侯毅带着人,做了十几种方案,最后都不行。

    “最大的难题,便在于这些石头之间无法牢固地连接在一起,而且,石头和石头之间有缝隙,达不到县公说的美观的要求,太难了!”侯毅抓耳挠腮地说道。

    一个个方案做出来!

    又被推翻!

    半日的时间过去,工程却是没有半点进展!

    侯毅着急得嘴唇都起了水泡!

    眼看天就快黑了。

    一个助手说道:“侯公子,不如去请教县公如何?”

    侯毅诧异地问道:“县公能有办法?要知道,我之前还与陆先生商量过,他都没有什么好主意!”

    那助手笑道:“侯公子,你只怕还不知道,长安的购物中心,新国子监,人民大道,半山书院,虽然是陆先生主导修建的,可许多难题,都是县公解决的。”

    侯毅眼睛一亮:“原来如此!我这就去寻县公。”

    说完,他便急匆匆往县衙赶。

    来到县衙门口,侯毅看见一人迎面走来,十分面熟,一抬头,他便愣住了,吃惊地喊道:“爹……”

    没错,迎面走来的人,正是侯毅的父亲,当朝兵部尚书侯君集!

    侯君集扭头,看见侯毅,好奇地问道:“你是谁?”

    此人穿的破破烂烂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全是尘土,瘦不拉几的,竟然叫自己爹,岂不是有病?

    侯毅激动地说道:“爹,我是毅儿啊!”

    “毅儿……”

    侯君集上前,仔细打量,才发现这正是自己的小儿子侯毅。

    几个月不见,侯毅瘦了,黑了,跟个叫花子一样,侯君集竟然没认出来。

    “我儿……你受苦了啊!”侯君集眼眶一红,声音颤抖地说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为难的侯毅,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