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众人激动的样子,王珪感觉有些好笑。

    当他躺在床上时,内心,也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

    杜荷小儿,当众骂我,让我丢尽了颜面,而后又各种羞辱,这是何等大的仇恨啊!

    可是,一场大病,却让王珪想明白了许多东西。

    他捋了捋胡须,笑着问道:“诸位可是说,在我卧床期间,杜荷威胁我要将我两个儿子一个个掐死之事?”

    “正是!”

    “王大人,杜荷此人,其心可诛!”

    “如此虎狼之徒,王大人竟然要去感激他,实为不妥!”

    众人一个比一个激动。

    王珪哈哈一笑:“你们……都错了!”

    啊?

    错了?

    只听王珪说道:“杜*眨耸枪室舛韵氲笔保戏蚓笄浚闹幸丫蚨ㄖ饕猓褪撬酪膊怀灾砣猓抵钗淮笕耍褪潜菹乱怖慈肮复危戏蛞参丛」嵌藕捎昧苏馄さ姆ㄗ樱碌轿易罘判牟幌碌谋闶橇礁霾怀善鞯亩樱且匝镅砸愿段业亩樱戏虻笔北闳倘韪褐兀鹩α怂灾砣獍。舴侨绱耍矣秩绾文苋《藕桑淙挥锌啥裰Γ饧拢娜酚行牧耍戏虿皇呛芙鸨ㄖ耍碛θジ屑に 

    大家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如此。

    杜荷这狗东西,想法还挺多。

    只听王珪说道:“好了,诸位大人稍等片刻,待我亲自登门感激杜荷,回来再与大家闲谈。”

    王珪正要往外走,却见院子外,走进来一个吏部的官员。

    官员手中抱着两个做工精良的长条形的盒子。

    “下官见过王大人,王大人,方才杜荷派人送来两件东西,说是要交给王大人和长孙大人。”那官员急忙说道。

    众人身后的长孙无忌闻言,赶紧走上前来。

    两个盒子。

    一个属于长孙无忌,一个属于王珪。

    长孙无忌纳闷地问道:“我与杜荷,素无往来,他送这个盒子,是何意思?为何只有我与王大人有?”

    大家都面面相觑。

    旁边的人也是好奇,纷纷催促王珪和长孙无忌将盒子打开。

    啪嗒。

    盒子打开。

    最上面是一张纸。

    纸上写着几个大字:广告代言费。

    二人的盒子里,都是一样。

    这几个字,却是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广告?

    代言?

    啥意思、

    随便一个词,都把大家难住了。

    “长孙大人,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王大人,我不知啊,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懵逼。

    然后,长孙无忌揭开纸张,却发现盒子下面,竟然有摆得整整齐齐的五贯钱。

    怪不得这么沉呢。

    王珪的盒子里,则是十万贯钱。

    杜荷这是送钱?

    这下,更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长孙无忌笑道:“难得杜荷有心,竟然想到给老夫送钱,那老夫就却之不恭了。”

    王珪也笑道:“既是如此,那我也收下吧!”

    别管杜荷打什么主意,反正把钱收下就行。

    别看钱少,可这是杜荷送出来的啊。

    朝中文武谁人不知,想从杜荷手里拿钱,难比登天啊。

    王珪心里本就对杜荷心存感激,如此一来,对杜荷的好感,蹭蹭上升,心想杜荷这小子虽然爱胡闹,做事过分,但为人还是不错的。

    正想着,门口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官员冲了进来,气踹嘘嘘地说道:“各位大人,今日县城内发生了一件大事,你们不去看看吗?”

    大家纷纷摇头,询问何事。

    那官员说道:“我也是方才听闻的,据说整个鄠县县城内的人都去看了,说是杜荷建造了两块巨大的石碑,非常骇人,名字叫猪肉纪念碑。”

    猪肉纪念碑?

    如今,鄠县范围内,推广猪肉跟疯了一般,听闻许多刚咿呀学语的孩童,学会的第一个词不是爹,而是猪。

    许多大臣都认为杜荷做的过火了。

    哪知道,现在杜荷竟然要给猪肉建造石碑?

    这可是有史以来从未听闻过的奇事啊。

    杜荷是疯了吧!

    长孙无忌收起五贯钱,叹息道:“杜荷多半是疯了,否则何至于为猪肉建造石碑啊,难道这石碑上还要镌刻猪肉的碑文不成?”

    “不如去看看!”

    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就连王珪,也迫不及待地跟着大家往外走。

    那建造的石碑,便在以前县城南门附近的地方。

    当王珪、长孙无忌等人赶到的时候,却发现,此地人山人海,拥挤如潮,连落脚的地方的都没有。

    隔得远远的,便看见那中间的地方,竖着两块高大的石碑,足有两丈多高,非常醒目。

    众人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来到石碑前。

    便看见那石碑前有几个管城守护着,所有人不得靠近三米。

    两块石碑中间的空地上,还有一块小石碑,刻着:猪肉纪念碑。

    人群中,一个老者摇头晃脑地说道:“我就说过,这猪肉可是好东西啊,连长孙司空都说好,那能有错吗?”

    “这位老丈,这你就不懂了,长孙司空说好,未必就好,关键,这猪肉还能治病呢。”

    “对,猪肉好!”

    “从今日起,我便只吃猪肉了!”

    人们激动地说道。

    长孙无忌和王珪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迷茫之色。

    二人急忙冲到石碑前,抬起头往上一看。

    只见左边的石碑上刻着:鄠县养猪场的猪肉,当朝长孙司空大人吃了都说,这猪肉的确有独到之处!

    长孙无忌气血上涌,差点晕倒。

    这句话,他记得,是那日在养猪场食堂时,杜荷问了自己,自己随口一说的。

    杜荷这狗东西,竟然刻在了石碑上。

    这下,天下都知道老夫夸赞猪肉了。

    这*……

    他一瞥眼睛,却看见旁边的王珪浑身颤抖,脸颊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滑落。

    长孙无忌急忙抬头一看,只见右边的石碑上:九月十九,当朝王司徒大人身患下痢,病入膏肓,气息奄奄,痛不欲生,幸得鄠县养猪场白猪肉吃下,次日便生龙活虎,神采奕奕。

    完了!

    王珪感觉自己全身发冷,比患了下痢还要严重。

    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我不但患了下痢,还是吃猪肉治好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八十六章 广告代言费,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