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无语地摆摆手,“非也非也,老夫只是好奇而已!”

    “这有啥好奇的,”汉子鄙夷地看了李二一眼,“以前,我们这些百姓,吃不起羊肉,更吃不起鸡鸭鱼肉,一年都难得吃一顿肉,现在县公办了养猪场,黑猪肉只要五文钱一斤,大伙都能吃上肉,这有什么不好的,可那个叫陈田的竟然反对猪肉,简直天理不容……现在好了,连朝廷的大官都说猪肉好吃,猪肉还能治病,看谁还敢反对吃猪肉。”

    李二一下就愣住了。

    自打他到鄠县以来,眼看着这猪肉闹得沸沸扬扬,他自己也吃了不少的猪肉。

    可身边的人,却大多在反对吃猪肉。

    每日接到的消息,也多是某某地方又有人扯起大旗反对猪肉了。

    李二便一直以为,当今天下,反对吃猪肉的人甚多,杜荷想要推广猪肉,属实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那汉子挥挥手走了。

    李二招手,将杜荷叫过来:“杜荷,此事,你怎么看?”

    杜荷笑道:“陛下怎么看,臣就怎么看,若陛下是天上的光芒万丈的太阳,臣就是你身边的一小只萤火虫而已,陛下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李二嘴角一阵抽抽:“……”

    杜荷嘿嘿一笑:“陛下似乎是在疑惑,为何之前听到的都是猪肉的反对之声,而今日,却有这么多百姓来支持猪肉吧?”

    “正是!”

    “陛下,原因很简单,反对猪肉者,乃是达官贵人,是贵族,是士族,是官员,这些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他们中的一部分,乃是因为道听途书,认定猪肉不好吃,或者于人体有害,所以反对猪肉,这倒是可以理解,可还有很多人,过惯了高高在上的日子,他们不希望百姓吃猪肉,若是一旦天下人都吃猪肉,那羊肉和其他肉的价格肯定会下降,届时,这些人手里的羊,自然就要被贱卖,而猪肉,又是他们无法掌控的,所以,他们必须反对猪肉……”

    顿了顿,杜荷继续说道:“陛下,臣前几日特意去查了一下陈田,陈田这狗东西,口口声声说是替圣人反对猪肉,可别人不知道的是,他陈家做的是整个鄠县的肉类生意,羊肉,鸡鸭鱼肉,鄠县县城中供应的肉类,有八成出自陈家,而猪肉一旦放开,陈家的生意便会首当其冲,陈田反对猪肉的目的,不言自明。”

    嗯?

    李二一愣。

    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关系?

    他招手将赵阳叫过来:“去查一查!”

    “是!”

    王珪急忙跑过来,说道:“陛下,千万不能轻信杜荷之言,臣与陈田接触过,此人不愧为鄠县大儒,学识颇高,而且淡泊名利,断然不可能经商,更不可能为了自家生意反对猪肉。”

    反对猪肉的这段时间,王珪和陈田接触颇深,二人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关系亲密。

    在王珪看来,陈田便是一个隐士一样的存在,品德高尚,为人正直。

    而今,杜荷竟然在此诋毁,他受不了。

    杜荷笑了:“王大人,你口口声说陈田淡泊名利,若非如此,你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若是王大人输了,这两块猪肉纪念碑你看……”杜荷笑眯眯地看着王珪。

    王珪拍拍胸脯:“若是老夫输了,这两块石碑,便永远矗立在此,谁也不能将其拆掉。”

    “好,王大人,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杜荷大声说道。

    旁边,长孙无忌正在神游,突然反应过来,勾日的王珪,两块石碑,另一块刻的是我的名字啊,你凭什么替我做主了?

    他张张嘴,正要反对,却见赵阳急匆匆而来。

    赵阳来到李二身边,小声说道:“陛下,查清楚了,陈田虽然隐居,却一直指使家中子侄经商,陈家做得最多的也是羊肉,自打鄠县成立了捕猪大队后,蜀王殿下带着捕猪大队将周围一带的野兽全部抓来,大部分都卖给了县城中人,陈家的生意也受到影响,陈田对此早有微词……此次跟随陈田反对猪肉者,家中也大多和生意有关!”

    一切,都清楚了。

    “哼,好一个鄠县大儒啊!那《讨猪肉书》朕也看了,大义凛然,句句代表圣人之言,谁能想到,陈田竟是怀着这样的目的……来人,传朕旨意,鄠县陈田,颇有学识,淡泊名利,为人高洁,赐‘不慕名利’牌匾一块。”李二的声音逐渐变得寒冷。

    噗通。

    一旁,王珪两腿一下跪倒在地上。

    他大喊道:“陛下,臣,死罪,死罪啊!”

    李二看了王珪一眼:“王卿家,你也算是朝中元老了,这看人的本领,还是不行啊!”

    “陛下教训的极是!”

    “好了,起来吧,这猪肉纪念碑,就留着吧,也算是给王卿家做一个警钟。”李二淡淡地说道。

    “臣谢陛下不责之恩。”王珪急忙站起来,说道,“陛下所言极是,臣虽然是朝中原来,忝为司徒,却是被陈田这样的小人蒙骗,遇人不淑,值得警惕,日后,臣只要想起鄠县的猪肉纪念碑,便不会犯这样的错误,臣斗胆做主,拿出一千贯,请杜荷派人手将这两块石碑看护起来,千万不要让人将其拆了……”

    长孙无忌满脸激动,刚要张口,却听李二说道:“既是如此,以后,谁也不得再提拆石碑之事,否则,朕绝不轻饶。”

    杜荷赶紧说道:“陛下英明!”

    文武大臣们反应过来,也纷纷说道:“陛下圣明!”

    长孙无忌:“……”

    拆石碑的话到嘴边,他只能暗自咽回去。

    王珪转身,看见长孙无忌,突然惊讶道:“哎呀,长孙大人,你气色不好啊,是不是生病了,不如请杜荷为你诊治一番,说不定吃一顿白猪肉就好了。”

    “哼!”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表示不想和王珪说话。

    王珪一脸懵逼,心道,我与辅机一向交好,为何今日辅机如此待我,真是怪哉!

    这时,却见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家伙,大声呼喊道:“陛下,我有话说,这石碑,其实算不得什么,石碑之中还有大玄机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八十八章 淡泊名利,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