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

    杜荷一脚把李恪踹开。

    然后说道:“殿下,我正要去寻你。”

    “老师寻我何事?”

    杜荷沉吟道:“如今鄠县反对猪肉,算是平息,有长孙大人和王大人出来打广告,反对猪肉的人自然会少很多,但在长安,鄠县之外,想必有不少不怕死的依然会出来反对猪肉,所以,殿下要做的事,便是和他们讲讲道理,让他们也吃一点猪肉,不要再反对猪肉便是!”

    李恪学着杜荷的样子,摸了摸下巴:“老师,这道理,如何**?”

    杜荷笑道:“殿下想怎么讲,就怎么讲。”

    “学生明白!”

    说完,师徒二人相视,嘿嘿地笑了起来。

    ……

    梁凯起了个大早,便乘坐马车来到陈家。

    走进陈家大门,梁凯心中好奇,为何整个陈家上下皆是喜气洋洋的,脸看门的狗脸上都绽放着笑容,尾巴摇的格外的亲切。

    大喜啊!

    等到正堂,只见神采奕奕的鄠县大儒陈田,端坐在椅子上,特意换了一身新衣裳,乃是江南来的上等绸缎。

    “陈公,恭喜啊!”梁凯连忙上前见礼,说道。

    陈田问道:“梁家主客气了,请坐,来人,看茶!”

    “当今陛下钦赐牌匾,不慕名利,这是对陈公最大的赞赏啊,如今,鄠县人都已知晓此事,纷纷称颂陈公淡泊名利,不愧为当世大儒啊!”梁凯称赞道。

    陈田捋了捋胡须,微微一笑:“梁家主谬赞了,此次反对猪肉,虽说失败了,但也让陛下看到了老夫的风骨,是以陛下钦赐牌匾一块,实在愧不敢当,不过要说起来,这其中也有梁家主你的功劳啊……”

    哪怕是失败了,但他一点也不难过。

    二人聊了半晌,梁凯突然说道:“陈公,只是这反对猪肉之事,却是不能放弃啊,不瞒陈公你说,这几日来,养猪场每日都有大量的猪肉售卖,百姓全都去吃猪肉了,羊肉却是无人问津,长此以往,咱们两家的生意,只怕是要做不下去了。”

    陈田淡定地笑道:“你放心,老夫已经修书几十封,送往各地,蓝田周斌,与我乃是至交,是蓝田有名望之人,兴平刘子琦,乃是犬子之舅父,在兴平素有名望,泾阳,云阳……这些人,平素都与老夫有书信往来,今老夫在鄠县发布《反猪肉书》,响应者众,要不了几日,长安周边,便会有无数人起来反对猪肉……届时,哪怕当今陛下偏爱杜荷,也不得不考虑人心可畏,且让杜荷嚣张几日,过后,他自然会倒大霉。”

    啪。

    梁凯一拍桌子。

    “高啊,陈公不愧是隐士高人,这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令梁某好生佩服!”梁凯惊叹道。

    陈田十分得意:“哈哈,梁家主,你也不错!”

    “哪里哪里,与陈公比起来,还差得远!”

    “梁家主谦虚了!”

    “陈公你才是大才,梁某实在惭愧!”

    二人互相吹捧,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门口急匆匆跑进来一个老者,正是陈家的管家。

    管家上前,刚要开口,瞥见梁凯,便又将话咽了回去。

    陈田正是得意之时,摆摆手:“有话便说,梁家主不是外人!”

    管家这才说道:“老爷,不好了,咱们家在城内售卖羊肉和鸡肉的铺子,被县衙查封了!”

    唰。

    陈田面色一变,一下站直了身体:“县衙是疯了么?为何要查封铺子?”

    “此事发生突然,县衙的人,也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将铺子查封,把人赶了出来……老爷,这可怎么办啊?一共八个铺子,每日赚的钱可不少啊!老爷,会不会是杜荷冲着你来的?”

    陈田面色阴沉,怒道:“胡说,那些售肉的铺子,与老夫有何干系,赶紧派人去打探消息。”

    “是!”

    这人前脚刚走,又见一个小厮匆匆跑来,口中高喊道:“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方才传来消息,咱们在城西十里地的庄子,被县衙查封了。”

    轰。

    陈田感觉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脑袋眩晕不已。

    城西十里地的庄子,名字叫陈家庄,看上去是个普通得不能普通的庄子,其实都是陈田安排的陈家人在此居住,这些人主要在此养羊,养鸡,养鸭,大部分都供应县城,而鄠县城内的肉生意,八成由陈家把持,别人不敢插足,是以,这些人的日子,一向逍遥快活。

    陈田砰的一拳砸在桌上:“杜荷,一定是杜荷,哼,这家伙简直无法无天,还有没有王法了,无缘无故查封庄子和铺子,真是岂有此理……来人,备马车,老夫要去县衙,问个清楚!”

    话音未落,门口便响起一道声音:“陈公,不必到县衙,本县已经来了。”

    陈田和梁凯急忙扭头,便看见杜荷大摇大摆地从门口走进来。

    陈田大怒:“杜荷……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杜荷笑了笑:“当然是走进来的……哦,你是说你门口的护卫,还有藏在暗中的八个暗哨吗?不好意思,都被我的人拿下了!”

    陈田指着杜荷,露出恶毒的目光:“杜荷,你这是私闯民宅,你别以为你是县令,就可以为所欲为。”

    杜荷眼睛都不眨一下,冷笑道:“陈田,这句话,你还是留着掉脑袋的时候说吧。你犯了欺君之罪,还敢在此胡言乱语,真是不知死活!”

    “什么?杜荷,你胡说!”陈田大怒。

    杜荷转身,指着不远处被供奉起来的牌匾,牌匾上刻着几个大字:不慕名利!

    正是李二陛下赏赐陈田的!

    杜荷说道:“陈田,陛下知你隐居鄠县,淡泊名利,是以赐你这块牌匾,可如今本县发现,你却是一个两面三刀之人,你表面上看去人模狗样,私底下,却指使家中子侄经商,而且利用自己的名望,把持鄠县羊肉市场,你这样的伪君子,不是欺君是什么?”

    陈田闻言,倒是十分淡定,突然镇定下来,哈哈大笑:“县公,此话可不能乱说,陈某虽然是一介草民,但也爱惜自己的名声,县公若是这样说,那就是诽谤陈某了!”

    经商之事,除了家中几个亲信和区区几个外人,根本无人知晓,陈田心中自然有底气与杜荷叫板。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九十章 好一个不慕名利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