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凯也急忙说道:“县公,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据我所知,陈公一向视金钱如粪土,又怎会涉足商贾之事,一定是县公误会了!”

    “误会?”杜荷看了看二人。

    陈田和梁凯都点头。

    啪啪。

    杜荷拍拍手:“把人带上来!”

    随即,便听见外面响起脚步声,有两个衙役,押着一个青年上前来。

    陈田看见,此人,气得差点晕过去。

    此人并非别人,正是他的亲侄子,陈明坤,乃是经营城中肉铺和城西庄子的主要人员之一。

    陈明坤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叔父,我对不起你,我……我都说了……我要是不说,他们就打我,把我的腿打断,送我去蓝田挖煤,叔父,我不想去挖煤啊,叔父,你就认了吧,这经商,不是什么丢人之事,再说,咱们家除了卖羊肉,还有其他生意呢。”

    “你……你……”陈田气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大儒经商,却不是什么怪事,也没有违法大唐律令。

    可如今不一样,这是犯了欺君大罪啊!

    半晌,他才抬起头来,冷冷地说道:“县公,我之子经商,我并不知情,他方才说的,恐怕是胡言乱语不可信!”

    杜荷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册子,扔到陈田脚下:“陈公,那这账本如何解释,这上面可是清清楚楚记录着每日需要上交到你手中的钱数,而且,陈公你何时去陈家庄,何时到售肉的铺子,说了什么话,可都清清楚楚记录着呢。”

    陈田捡起来一翻开,顿时脸色煞白。

    他认识这字迹,是陈明坤的,上面记载的,全部属实。

    陈田一咬牙,突然将册子撕碎,就往嘴里塞。

    一本厚厚的册子,一转眼,就被他全部吞了下去,噎得他眼睛瞪大,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哈哈哈哈……”

    陈田大笑,满脸得意。

    杜荷又从袖子里掏出来一本,扔到陈田脚下:“陈公这张嘴还真是厉害,什么都能吃……哦,忘了告诉你,方才那本,只是十二本之一,我这还有十一本,你要是能全部吃掉,我佩服你是条汉子!”

    陈田傻眼了。

    他指着陈明坤,大吼道:“逆子,你为何要这样做?”

    陈明坤跪在地上,委屈巴巴地说道:“舒服你常说我笨,记不住东西,所以我把你每次对我说的话,都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时常温习,这样就不会忘记了!”

    真是个好学的好孩子啊!

    可陈田恨不得将其杀了。

    片刻之后,陈田明白,此事,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杜荷能亲自打到陈家,就证明他已经掌握了全部的证据。

    “县公,此事,你想怎么解决?”陈田有气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问道。

    杜荷笑道:“本县自会将你捉拿,送往长安,听凭陛下发落,听闻最近陛下心情不好,你这欺君之罪,想来应该杀全家吧。”

    陈田正好看见那“不慕名利”的牌匾,却是觉得莫名的讽刺!

    陈明坤爬到陈田脚边,大声哭喊着,却被陈田厌恶地一脚踹开。

    半晌,陈田站起身来,朝杜荷一揖到底:“草民,厚颜请县公开恩,万般过错,都是我一人之错,可我的族人是无辜的,若是他们因此受牵连,草民到了九泉之下,也心难安啊!”

    杜荷问道:“你真想救你的族人?”

    “自然!”陈田点头。

    杜荷笑了:“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陈公是否愿意!”

    “请县公明示!”

    “今日天黑之前,将陈家家产,全部送到县衙充公,本县对此事,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记住了,我说的是全部!”杜荷说着,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陈田眼睛一亮,急忙道:“多谢县公,县公之恩,草民铭记于心!”

    杜荷刚转身要走,却瞥见梁凯,突然笑眯眯地朝梁凯走过去:“梁家主,多日未见,你气色甚好,听闻反对猪肉,你是大功臣啊,对了,陈田欺君,你是否有参与?”

    梁凯被杜荷逼的步步倒退,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他急忙说道:“县公,我家中也经营有一些羊肉生意,不如送给县公如何,县公近来推广猪肉,这羊肉交给县公处置,是最好不过!”

    “好,梁家主果然爽快,再见!”

    说罢,杜荷扬长而去。

    梁凯长松一口气,对陈田说道:“陈公不必难过,你即刻将家中大部分家产隐去,送一部分到县衙即可!”

    陈田却是摇摇头:“梁家主莫害我,杜荷既然能将此事查的如此清楚,只怕他对我陈家家产,早已了如指掌,以我对杜荷的了解,只怕少了一贯钱,这厮都不会放过我,罢了罢了……只要能保住族人性命,失去家产也算得了什么!”

    “唉……”

    “只盼各地反对猪肉的声势能尽早起来,早早让杜荷受到朝中惩处才好,杜荷一日不离开鄠县,你我的日子,便一日不会好过!”陈田悠悠地说道。

    梁凯点点头:“依陈公所说,这好消息,应该快传到鄠县了!”

    ……

    皇宫。

    深夜,御书房中,灯火通明。

    李二放下奏章,问道:“近来,可有什么新鲜事?”

    无人应答。

    他扭头,却见赵阳靠在柱子上假寐。

    啪。

    李二怒拍桌子。

    “啊,奴婢该死,陛下饶命,饶命啊!”赵阳吓得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赵阳,你最近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李二不满地说道。

    赵阳赶紧道:“陛下,奴婢万死,陛下,奴婢听说,最近这京畿一带,到处都在反对猪肉,声势浩大,甚至有许多人要到长安来为民请命,请求陛下下旨禁止猪肉呢。”

    赵阳虽然走神,但李二的话,他还是听进了心里。

    李二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些人,可曾吃过猪肉?”

    “不曾!据奴婢所知,其中有许多人,只怕连猪都没见过!”赵阳心里也恨这些反对猪肉之人,他此前在鄠县,吃过不少的猪肉,那蒸肉简直是天下一绝,特别适合自己这种牙齿掉了许多的人,而羊肉则不同,少了几颗牙齿,根本无法吃下去。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九十一章 欺君之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