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这才注意到,侯毅的后劲处,脑袋上,全是一道道血痕。

    “你受伤了?”杜荷问道。

    侯毅摇头:“县公,非也,我做事一向小心,不会受伤,这些,都是我思考时,情不自禁抓的。”

    唉!

    可怜的孩子!

    杜荷看了看对方,问道:“你便是因为此事想不通?”

    侯毅:“是!”

    杜荷笑了:“那你应该知道,研究水泥,能做官?”杜荷淡淡地问道。

    侯毅:“自是不能,研究水泥,也不过是一个工匠而已。”

    杜荷继续问道:“能参加科考?”

    侯毅没有犹豫:“不能,水泥和科考的学问,风马牛不相及!”

    杜荷又问:“能带来莫大的名声?”

    “只怕很难,当今的名士,多是大儒,有少部分道家和佛家的高人,未曾见做工匠而获得名誉的,厉害如陆先生这样的人,在京城也很少有人知道!”侯毅认真分析道。

    “如此,那便是了,既是不能做官,不能获得名声,不能参加科考……为何有人要感兴趣!”杜荷语气淡然。

    轰。

    侯毅却是浑身一怔。

    杜荷短短的几句话,犹如当头棒喝,一下解开了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

    是啊,便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无人对水泥这样的神物感兴趣。

    半晌,他不甘心地说道:“可是,县公,这是水泥啊,这是神物!他们怎能如此短视?”

    杜荷哈哈一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自古以来,皆是如此,自古以来,圣人的学问一以贯之,未曾失传,可是古代多少技艺,多少能工巧匠的心血,都已经失传了,千年前的古人造房子用木头,今人亦如此,这便是一种悲哀啊……这其中,原因繁杂,可有一点要明确,那就是,自古以来的人们,都不重视科学!”

    “科学?难道是陆先生说的,县公你在半山学院教授袁清风他们的学问吗?”侯毅莫名地起了兴趣。

    杜荷点头。

    “那水泥,也是科学?”

    “是!”

    “那科学是何物?”

    “科学,便是世间的一切学问,水泥,也是其中之一,你只看到我发明了水泥,你可知为何要用烧石灰的石头,而其他石头不行?你可知要用石膏来做生料?”杜荷笑眯眯地问道。

    侯毅摇头。

    “等你搞清楚了这些,你就算入科学之门了!”

    噗通。

    侯毅突然双膝跪地,砰砰砰地磕了几个想头,然后诚恳地说道;“县公,我想拜你为师,我要跟你学习科学!我要做你门下的一条走狗!”

    杜荷嘴角抽搐!

    门下走狗!

    这不是骂人吗?

    “谁跟你说要做我门下走狗的?”杜荷愤怒道。

    侯毅挠挠头:“外面都这么说啊,他们说,陆先生,马先生,甚至蜀王殿下,都是县公的门下走狗,跟在县公身后,狐假虎威,为虎作伥,不得好死……”

    杜荷:“……”

    本少爷的名声,竟然这样差?

    真是岂有此理!

    这一定是诬陷!

    回头让蜀王那狗东西去好好查查,定是有人打着本少爷的名号做坏事,砸了本少爷的招牌!

    杜荷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很看重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心情当然很沉重。

    他不说话。

    侯毅便这样跪在地上。

    一直跪到腿麻,他也不敢站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

    不知什么时候,杜荷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正是当朝兵部尚书,侯毅的父亲,侯君集。

    侯君集推开门的第一眼,便看见杜荷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而自己的儿子侯毅,则是跪在地上,好像是在给杜荷捏腿?

    侯君集气得差点*。

    为父整日整夜为你担心,可你倒好,竟然在此给杜荷捶腿,而且还是跪着的。

    这个逆子在家里也没有跪过父母啊!

    蹭蹭蹭。

    侯君集冲了上去,举起手,便给了侯毅一耳光。

    “逆子,你给我起来!”侯君集大怒,吼道。

    侯毅捂着脸,看见侯君集,也懵逼了:“爹,你怎么来了?”

    杜荷赶紧爬起来,将椅子让给侯君集:“老侯,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明日才来接侯公子吗?”

    哼!

    侯君集瞪了杜荷一眼,怒道:“我若是不早来,你还想怎么欺负我儿子,我总算知道我儿为何会变得痴痴傻傻的了,都是你……杜荷,你竟然如此羞辱我儿,我跟你没完!”

    杜荷连忙安慰道:“老侯,息怒息怒,你听我说!”

    “我没工夫听!”侯君集转身,踹了侯毅一脚,“逆子,你还跪着作甚,还不起来跟我回家?”

    侯毅想了想,却说道:“爹,我不走!”

    “反了你了?”

    侯君集暴脾气上来,揪着侯毅便打了一段。

    打得那叫一个惨烈!

    侯毅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最后,侯君集也累了。

    可侯毅依然跪在地上:“爹,我已经拜县公为师了,我不走,我要跟着他研究科学,我要研究水泥!”

    “侯毅,你若是今日不跟我回去,我便与你断绝父子关系!”侯君集使出了最后的大招。

    可侯毅依然没有改变主意,“爹,我知道,你让我回去,肯定又是回国子监去念书,而后便是去朝中做官,可是,儿子不喜做官啊,我在鄠县这段时日,我已经想明白了,我要做一个对天下有用的人,而非做一个朝廷官员,庸碌一生!”

    “你……”

    砰砰砰。

    侯毅对着侯君集,接连磕头,最后抬起头来,神色坚毅地说道:“爹,孩儿不孝!”

    “好……好……好得很……”侯君集气得双手发抖,指着侯毅,“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个儿子!”

    说完,他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侯君集突然转过身来,指着杜荷说道:“杜荷,此前,我们亲如亲叔侄,我一直待你不薄,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仇人,哼!”

    “哎,老侯,你听我说啊,哎……”

    杜荷赶紧追出去,可侯君集已经在走远了。

    老侯是带着怒气离开的。

    杜荷心道,完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他回头,无语地看着侯毅。

    都是这狗东西害的!

    侯毅却爬过来,揪住杜荷的衣服,欢喜地说道:“老师,你是答应收我为徒了吗?”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九十五章 门下走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