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俭急忙说道:“少爷,长孙冲等售卖的白猪肉,并非白猪,乃是黑猪,用特殊的手法,伪装成了白猪。”

    杜荷语重心长地说道:“既是你们掌握了证据,今日在长安,在那么多人围观的时候,便应该拆穿长孙冲的把戏,让长安人都知道他做这骗人之事,届时,那长安养猪场,将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老马……不是我说你,你也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就不长点心呢,你还跟着动手了?”

    马周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郡公,你不知道,那一刻,我隐藏多年的血型,也受到了感染,是以忍不住便出手了,想当年,我也是一个血性男儿,长孙冲等人做出如此天人愤怒之事,我也忍不住了!”

    杜荷:“……”

    没想到这货还是个愤青!

    “老师,眼下应该怎么办?我是皇子,打了长孙冲,顶多被父皇责罚一番,可老马和老张他们是平民身份,若是司空府、梁国公府追究起来,他们二人只怕在劫难逃啊!”李恪焦急地说道。

    关键时刻,李恪的脑子还是很好用的。

    杜荷问道:“你们都动手了?”

    马周点点头。

    张俭说道:“少爷,我好像打断了长孙冲一根肋骨。”

    杜荷问道:“有多少人看到?”

    李恪抢着说道:“起码有几千人!”

    杜荷耸耸肩膀:“那就……凉拌吧!”

    “老师,啥是凉拌?”

    “就是没办法咯!”杜荷无奈地说道。

    张俭急忙说道:“少爷……我打了长孙冲那个畜生,死而无憾,只是若连累了少爷,心中十分过意不去,请少爷责罚!”

    马周也说道:“郡公待我恩重如山,我却没能报答郡公的恩情,心里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

    门口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一道声音响起:“鄠邑郡公何在?大理寺奉旨抓捕蜀王、马周、张俭三人,请郡公配合。”

    李恪面色大变,拉着马周和张俭就要往墙角走:“走,咱们速速进山,山中本王熟悉,大理寺别想抓到咱们。”

    “站住!”杜荷却阻止了要逃跑的李恪。

    他凑到三人面前,小声说了什么。

    李恪嘴角一阵抽抽:“老师,你这法子真的能行?”

    “你不信我?”

    “自然不敢!”

    杜荷挥挥手。

    手下人将院子门打开。

    哗啦啦。

    大理寺的差人们便哗啦啦冲了进来,随后则是杜荷的老朋友——大理寺卿韦挺缓缓走了进来。

    韦挺一眼就看见了李恪、马周、张俭,再看看杜荷,顿时心中一跳。

    杜荷最护短,今日要当着他的面将人带走,只怕不易。

    他一本正经,大声说道:“杜荷,今日我奉陛下口谕,亲自到鄠县来将蜀王殿下等带回长安,还请你不要阻拦。”

    然后,他凑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贤侄,给个面子,让我将人带走,改日请你喝酒。再说,此事乃是陛下亲自交办的,你若是横插一脚,只怕到时候会牵连于你。”

    韦挺心知,若是杜荷真的动手,自己非但不能把人带走,到时候恐怕还会更加尴尬。

    是以,他要与杜荷商量商量。

    哪知,杜荷听了,却是大笑不已:“韦大人,你说的什么话,我不认识这三个勾日的,你尽管将他们带走便是!”

    啥?

    韦挺愣住了。

    可看杜荷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有些不确信:“杜荷,你没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杜荷反问道。

    韦挺再次小声说道:“杜荷,今日只要你让我将人带走,你放心,蜀王殿下不必说,马周和张俭,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受苦的,一定好好伺候着,这样可以吧?”

    堂堂的大理寺卿,面对杜荷,却是低声下气的,说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杜荷:“……”

    再三确认,得到肯定的答复。

    韦挺将信将疑,挥挥手,让人将蜀王三人带走。

    并未遭到阻拦。

    杜荷甚至微笑着,目送了等人离开。

    韦挺与杜荷告别,急匆匆带着李恪三人上了马车,马不停蹄地往长安赶。

    出了鄠县县城,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丝毫的停留。

    一名属下好奇地问道:“大人,兄弟们都赶了好长时间的路,却是连水都没有喝一口,这么急着回长安吗?”

    韦挺无奈道:“不回长安,老夫心里不踏实啊。”

    “大人,这是为何?”

    “你觉得,杜荷是一个怎样的人?”韦挺问道。

    那官员想了想,说道:“杜荷素有大魔王的称号,曾经以一己之力,将整个长安城搅得天翻地覆,许多人谈之色变,自打他来到鄠县做县令,长安城清净了不少,听说他到鄠县的当日,不少人大摆筵席庆贺他离开呢……不过,他在鄠县所作所为,却也耸人听闻!”

    “没错,杜荷这小子,最是难对付,今日他却心甘情愿地让我将蜀王等带走,此事,绝对有蹊跷,我猜,在前方的路旁,定然埋伏着人马,要将人劫走,届时,杜荷可以解释说,这都是山贼所谓,与他没有关系!”韦挺认真地分析道。

    啊?

    周围的官员,纷纷面色大变。

    一个个咒骂不已。

    韦挺神色严肃地吩咐道:“加强戒备,加快速度,不到长安,不得放松警惕!”

    “是!”

    众人如临大敌,护送着李恪三人,急匆匆往长安赶。

    不多时间,众人终于进了长安。

    韦挺背后的衣衫都被汗打湿了。

    众人大松一口气。

    韦挺感慨道:“这一路上,提醒吊胆,实在难受……唉!”

    所幸,一路上并未出现波折。

    可是一想到自己堂堂的大理寺卿,也算是朝廷重臣,竟然被杜荷吓成这样,也挺丢人的!

    ……

    司空府。

    长孙冲被包裹得像个粽子一样,躺在床上,宫中的御医亲自为他诊治。

    管家上前,附到长孙无忌耳边,小声说道:“老爷,韦大人已经回来了,将蜀王殿下,张俭,还有马周,押送进了大理寺的监牢。”

    “嗯?怎么会这么快,杜荷难道没有阻拦?”长孙无忌皱着眉头,问道。

    “听说韦大人到鄠县,没有停留,就将人带走了,杜荷还说,他不认识这三人,让韦大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管家说道。

    长孙无忌满脸狐疑,心中充满了疑惑。

    ……

    (五更奉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零二章 杜荷的威名,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