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正堂上。

    大理寺卿韦挺,正在审问李恪,马周,张俭。

    只是,这审问的形式,却是有些古怪。

    作为审案官的韦挺,没有高高在上,而是搬了一个椅子,坐在下方。

    而作为被审者的李恪三人,各自有一个椅子坐着,身边的案几上还摆放着从南边送来的新鲜水果,三人一边吃着水果,对自己打人之事,供认不讳。

    韦挺有些头疼。

    这三人,不好惹啊。

    李恪这家伙就不说了,本来就是皇子,现在还在鄠县训练了一支战斗力比禁军还强的管城大队,马周和张俭,则是杜荷的人,若是处置不当,谁知道杜荷那个勾日的过后会怎么报复老子……

    韦挺每年出城祭拜先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之事,竟让杜荷抓住,这便是韦挺的最大软肋,若杜荷将此事捅出来,那韦挺的仕途就完蛋了,说不定还要牵连子嗣。

    他本想与李恪等人好好商量一番,找个理由,将事情搪塞一下,然后交给陛下处置。

    哪知,这三个家伙十分配合。

    李恪说道:“韦大人,别说了,带头打人的就是本王,本王的狼牙大棒,虽说师出无门,却也是跟着那山中的各种野兽生死相搏慢慢拼杀出来的,没把长孙冲打死,那是本王当日饿了一晌午,没啥力气的缘故……对了,韦大人,本王的棒法,老师亲自取名叫做乱棒!”

    韦挺好奇,问道:“不知殿下这乱棒之名,有何讲究?”

    李恪得意道:“老师说了,取名于,乱棒打死老师傅,不是本王吹牛,在本王的棒下,别管是成名已久的武术大家,还是征战沙场的老将,十个回合就能将其打死……”

    韦挺:“……”

    殿下以前是多么宅心仁厚的一个人啊,自打跟了杜荷,学坏了啊。

    “殿下,”韦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艰难道,“打人,总要有原因吧,殿下放心,我与是鄠邑郡公杜荷,乃是忘年交,若是你们三人将事情始末和原本说清楚,我一定在陛下面前将此事说清楚……不敢不尽力为殿下求情!”

    李恪摆摆手:“韦大人,心领了,不过,此事,实在没有啥原因,本王就是看不惯长孙冲得意的样子,想打他一顿出出气,难道这不可以吗?”

    马周点点头:“韦大人,我也是如此。”

    张俭跟着点头:“草民看见长孙冲头上有一根绿色簪子,十分碍眼,所以便出手踹了他两脚。”

    韦挺一阵无语。

    他瞪了马周和张俭一眼,骂道:“殿下出身高贵,自然不会有事,你二人却是白身,打了长孙公子,难道不知道后果吗?”

    可马周和张俭的态度一如始终。

    那就是人是我们打的,但听发落。

    ……

    司空府。

    长孙无忌吩咐道:“立即通知咱们的人,盯着鄠县,杜荷有什么举动,随时来报……哼,蜀王打人就算了,连马周和张俭这两个白丁也敢打冲儿,真是岂有此理……此事,若杜荷不掺和也就罢了,他要是敢插一脚,老夫跟他不死不休……速速去大理寺打探消息,虽说人已经抓回来了,但老夫心里有些不踏实,只怕蜀王和那两个贼子拒不认罪,必要的时候,给韦挺一些压力,让他适当给那两个贼子用点酷刑,一定要让他们开口。”

    话音未落,管家还未答应。

    却见打探消息的人匆匆进来,连忙说道:“老爷,有消息了,据说蜀王殿下,马周,张俭,进了大理寺之后,已经全部交代了,对打人之事供认不讳,韦大人铁面无私,已将将完整的案宗,全部呈送到宫中,此事因为有蜀王殿下参与,陛下打算亲自审问定罪。”

    “好!”

    “好!”

    “哈哈哈!”

    长孙无忌大喜:“老夫本以为,此事会有波折,没想到,竟是这般顺利,不过,此事倒是老夫欠韦挺一个人情了。备一份厚礼,送去韦挺府上,此间事了,老夫倒是要和韦挺结交结交……还有,此事虽说到了陛下那里,但难免不会出岔子,速派人手,去搜集人证物证,在还未定罪之前,决不能松懈!”

    “是!”

    整个司空府,顿时忙碌起来。

    ……

    梁国公府。

    房夫人看见房遗爱身上的伤,哭得死去活来,抓着房玄龄,寻死觅活,要房玄龄赶紧进宫,请陛下为房遗爱做主。

    蜀王又如何,蜀王就可以无故打人吗?

    “哼,妇人之仁……慈母多败儿,遗爱变成今日这幅样子,都是你惯的……此事,大理寺已经查清楚,结果如何,自有圣裁,我身为朝廷左相,却横插一脚,成何体统,你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我……”房玄龄头脑清晰,并未被愤怒冲昏头脑。

    这时,门口有人来报:“老爷,杜相登门拜见!”

    房夫人大怒:“让他赶紧滚,我儿被打成这样,虽说不是杜荷打的,可蜀王是杜荷的学生,马周和张俭,都是杜荷的人,此事,说不定是杜荷那个小王八蛋指使的,杜如晦假惺惺来拜会,他安的什么心啊?”

    房玄龄沉声说道:“让他走吧,老夫此刻无心会客!”

    梁国公府大门口。

    杜如晦得知消息,哭笑不得:“玄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此来,是为了帮助房公子啊,罢了罢了,既是玄龄不愿见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说罢,杜如晦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房玄龄听到下人将杜如晦的话转述,却是不以为意。

    ……

    夜幕降临。

    两匹青骢马风驰电掣般地进了鄠县,两个身穿黑衣的骑士,在城中兜兜转转,最后避开了所有人的注意,住进了一家客栈,吃饱喝足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客栈,进了县衙。

    唰唰。

    二人翻墙过屋,如两只狸猫一般,静悄悄地落到安静的院子里。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朝二人袭来。

    嘭嘭。

    两人急忙抵挡,却也被弹出去七八步远的距离。

    院子四周的灯笼突然亮起,一道人影走出来,正是杜荷。

    杜荷朝着那两道黑影笑道:“你们这两个家伙,最近退步了不少?竟然连吕布一击都抵挡不住?”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零三章 供认不讳,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