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李二说道:“速速派出禁军守住城门,不可让百姓们出城,民部速做准备,派人前往百姓家中安抚百姓,只要是因吃白猪肉中毒者,所需花费……”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此事,还是让司空府来吧,臣一定派出所有人手,哪怕是散尽万贯家财,也要护住百姓们的平安,所有医治的费用,全部由司空府出便是!臣知道,就是万死,也不能饶恕教子无方之罪,但臣却不忍看到百姓们受到折磨。”

    “好,”李二答应得倒也干脆,“此事,便按长孙司空的意见办,所有花费,司空府出。”

    “不过,诸位爱卿,你们倒是说说,长孙冲、房遗爱等卖假肉残害百姓之事,如何处置?”李二问道。

    没人说话。

    开什么玩笑。

    长孙冲乃是大理寺少卿,还是长孙无忌的儿子。

    房遗爱虽然暂时没有官身,却也是房相的儿子,谁敢出来找死?

    好半天,安静的大殿上,才响起一道声音:“陛下,臣以为,长孙公子,房公子,犯下如此大罪,应该杀头以谢天下。”

    这话,正是杜荷说出的。

    唰唰唰。

    一道道恶毒的目光,顿时盯着他。

    长孙无忌气得拳头捏紧,恨不得当场将杜荷打死。

    可杜荷见了,却也无所谓地耸耸肩。

    王珪一下站出来,说道:“陛下,此事,的确有些过了,可方才李将军已经说了,吃了白猪肉的,虽说出现上吐下泻的症状,去未曾有人死亡,如今,司空府愿意承担责任,百姓想来也会感念陛下的恩德,至于长孙冲和房遗爱,他们还只是孩子,断然不会有危害百姓之心,想来也只是受人蛊惑,请陛下开恩,对他们稍作惩戒,以示教训便是!”

    高士廉也跟着说道:“陛下,王司徒所言极是,长孙冲、房遗爱等,素来乖巧,并未做过什么出格之事,此事,只怕另有隐情,还请陛下三思!”

    “臣附议!”

    又是一堆人站出来求情。

    杜荷冷笑道:“几位大人,还真是心地善良啊,残害百姓都不是什么大事,那天底下还有什么大事?”

    王珪瞪了杜荷一眼:“杜荷,你休要在此危言耸听,此事,并未造成伤亡,更何况,百姓命贱,修养几日就好了,你又何须死咬着此事不放?”

    杜荷:“呵呵……”

    王珪:“你……你什么意思?”

    杜荷:“呵呵……”

    王珪大怒:“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杜荷翻了个白眼:“呵呵……”

    王珪贵为司徒,熟读圣贤书,曾经以造福天下为己任,可是,在他眼里,底层的百姓,便是贱民。

    在这个时代,只有贵族,才能叫做人。这便是王珪这样的人的理念。

    杜荷对此,深恶痛绝!

    这时,门口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只见内务府大总管西门青疾步跑进来,跪倒在地,赶紧说道:“启禀陛下,方才有人来报,说是河间郡王出事了,昨日吃了郡王府的下人从长安养猪场买的白猪肉,随后便呕吐不止,晕厥过去,今日一早醒来,说是有句话要带给陛下,请陛下为他做主,杀光那卖毒猪肉之人!”

    啥?

    大家愣住。

    王珪傻了。

    他方才还信誓旦旦地说吃了猪肉的都是贱民,不必小题大做。

    一转眼,河间郡王竟然还吃了?

    河间郡王李孝恭的大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人乃是李二的本家,早年跟着李渊起兵造反,是李唐王朝基业的绝对奠基者。

    后来李二陛下建凌烟阁,封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河间郡王李孝恭便位列第二。

    长孙无忌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房玄龄目瞪口呆。

    方才还为长孙冲等求情的人,此刻,却都不说话了,心中反而暗自破口大骂。

    长孙冲,房遗爱这些王八蛋!

    你娘的,你卖假猪肉残害百姓也就算了,可你竟然把河间郡王给毒了?

    那可是陛下的堂兄啊,若河间郡王真有个好歹,杀了你这些王八蛋都不冤枉。

    王珪站在原地,尴尬无比。

    杜荷扭头,朝他翻了个白眼:“呵呵……”

    王珪差点*。

    李二心急如焚:“速派宫中最好的御医,去郡王府,一定将河间郡王诊治好。”

    然后,李二扫视长孙无忌等人一圈,冷声说道:“方才被杜荷*的大臣,全部罚俸禄一年……长孙冲、房遗爱等全部剥夺官身,回家反省,若河间郡王无事,再行发落,若河间郡王出事,朕决不轻饶……派人去将长安养猪场捣毁,昭告天下……另,蜀王,马周,张俭,三人仗义出手,虽说鲁莽,却心系百姓,打人之事,不再追究,有谁再敢提及此事,朕决不饶恕!”

    “退朝!”赵阳扯着尖细的嗓子,喊道。

    李二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却已经带着人往宫外赶,径直奔河间郡王府赶去。

    朝臣们得知消息,也急忙赶往。

    杜荷慢悠悠地走在出皇城的大道上,身后,韦挺急匆匆追了上来,好奇地说道:“我明白了!”

    “不知,韦大人明白了什么?”杜荷笑道。

    韦挺思索道:“自打陛下派我到鄠县抓人,你就从未阻拦,蜀王等到了大理寺,却也对打人之事,供认不讳,蜀王也就罢了,马周和张俭,乃是一介白丁,并未露出任何惧怕之色,想来,这一切,都是你提前计划好的是不是?”

    杜荷惊讶道:“韦大人,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就算再厉害,我也不能指使长孙冲这些勾日的去卖假肉,还往肉里放砒霜吧?”

    韦挺想了想,倒是有道理。

    “莫非,你对此事,早就猜到了?”韦挺好奇地问道。

    “没有!”

    “那你为何表现得如此淡定?”

    “因为,蜀王乃是我的学生。”

    “这有什么说法?”韦挺不解。

    杜荷淡淡地笑道:“我相信我的学生,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就这么简单!”

    韦挺:“……”

    半晌,他才继续问道:“此事,对你有什么好处?”

    “韦大人,难道没有发现,经过此事,我鄠县猪肉,已经是天下皆知了,哈哈哈……说起来,我应该好好感谢长孙冲和房遗爱这些二货才是。”

    说完,杜荷大步离开。

    韦挺盯着杜荷离开的背影,却是心情复杂。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零七章 出大事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