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贯,三百多人分,最少也能分到三十贯啊。

    以目前县衙各部的薪水,一般的人员,每个月的薪钱也就七八贯而已,这一百贯,这可是好几个月的薪钱,自然充满*力。

    杜荷坐在台上,淡淡地说道:“本县说过,绝不会亏待每一个为鄠县做出贡献的人,说到做到……下面,便由老马替本县为大家发放奖励。”

    哗啦啦。

    会议室的大门再次打开。

    门口突然涌入不少的护卫,每四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足足二十多个大箱子,拜访在台上。

    有人眼尖,发现那箱子堆上去之后,木质的台子,竟然弯了,足以想见这箱子十分沉重。

    杜荷一抬手。

    箱子哗啦啦地打开。

    顿时,一箱箱满当当的开元通宝,便呈现在大家面前。

    都是钱啊!

    不少人眼睛放光。

    马周拿出名册,开始念道:“范振思,秘书处主办,任劳任怨,奖赏三十贯,上台领赏。”

    一个青年书生闻言,急不可耐地冲上台,拿到了二十贯。

    他加入县衙秘书处才不久,竟能得到奖赏,心中别提多开心了。

    马周又念道:“周达,农商部人员,养猪有功,奖赏三十贯!”

    一个个名字出现,这些家伙全都拿到了奖赏的钱。

    得到奖赏最多的,乃是一个叫王芒的青年,此人跟着养猪场刘修学习兽医之术,颇有成就,获得两百贯的奖赏。

    台下,却有人坐不住了。

    这些人,也是县衙各部之人,有不少是安鄠大道的工匠,还有一些来自管城大队。

    可是,直到最后,名单念完了,他们发现,自己并不在名单上。

    唰。

    人群中,一个人愤怒地站起身来。

    “郡公,这不公平!”此人起身,大喊道。

    杜荷转头,只见一个穿着长衫,四十多岁的男人反不解地看向这边。

    “你是何人?”杜荷问道。

    “在下何岩,承蒙郡公不弃,现任县衙农商部副部长,下官虽无什么显眼的功劳,可是管理农商部井井有条,大小事务,必定亲力亲为,农商部自建立以来,未曾出过半点差错,下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农商部不少人都得到了奖赏,为何下官没有……下官绝非贪财之人,只是恳请郡公一视同仁,以免寒了人心啊……”何岩言辞激烈地说道。

    杜荷打量着对方。

    虽然他对何岩不熟,但鄠县农场,养猪场能有今日的成就,农商部功不可没。

    马周在一旁小声说道:“郡公,何岩此人,虽说没有大才,但对执行郡公之命,却是从来不打折扣,县衙各部之中,他算是首屈一指的。”

    杜荷点点头,突然笑了:“何大人,你误会了,我对你们,可没有偏见,不信,何大人回头看看,今日没有领到奖赏的,都是什么人?”

    何岩等回头四顾,恍然发现,没有领到奖赏的,都不是杜荷招聘来的。

    这些人,全部是杜荷从朝中各部借来的。

    比如何岩,他便是来自吏部,此前是吏部的一个主事。

    而他身边的人,有的来自吏部,有的来自兵部,有的来自工部,有的来自刑部。

    杜荷到鄠县上任之前,找吏部借了二十个官员,找工部要了三十个工匠,找礼部要了十个熟悉礼法的官员,又找刑部要了十五个熟悉正查案审理的官员,还找兵部借了一百个上过战场的老兵。

    这件事,李二陛下知道,也是默许的。

    杜荷这勾日的排外?

    众人全都露出愤怒之色。

    何岩问道:“郡公,我等来自朝中,官衔大多在六七品左右,放到鄠县,担任县令,也是绰绰有余,我等到了鄠县之后,却是未曾有半句怨言,任凭郡公差遣,每一件事,敢不尽心尽力,可换来的却是这般待遇,真叫人心寒啊……郡公若是因为我等是外人就这般,实在叫人难以理解!”

    杜荷哈哈一笑:“何大人此言差矣,本县向来一视同仁,绝不分彼此内外,至于此事,何大人不妨想想,诸位平日里的俸禄,可是由鄠县发放?”

    “自然是朝中发放!”

    何岩说到此处,心里愤愤不平,朝中的俸禄,每三个月发一次,却不是都发开元通宝,而是发放粮油,布匹丝绸等。

    何岩曾暗自算过,他发现,自己每个月的俸禄,折算下来,不到五贯钱,刚好能买一斤白猪肉。

    其实,大唐像何岩这样没有存在感的官员,靠俸禄根本不可能养活一大家人,是以,官员们多有自己的产业,没有产业的,也大多能找到发财的门路,何岩却不擅长置办产业,也不愿做那贪官污吏,这些年来,家中就靠一些土地生活,日子过得很拮据。

    每当夜深人静时,他发现自己的俸禄,还比不上农商部一个跑腿的小厮时,就有些怀疑人生。

    杜荷闻言,点点头:“何大人,这便是原因,诸位,都是朝廷命官,并非本县的下属,若是本县给你们发俸禄,还给你们奖赏,要是被陛下知道,岂不是做实了本县谋逆的大罪?别说陛下不怪罪,就是朝中的那些言官,就能用言语将本县杀死……是以,本县并非不感念大家的功劳,只是……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请大家理解。”

    何岩等人听了,一个个不再说话。

    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杜荷说的后果。

    突然,有一个官员好奇地问道:“郡公,我记得,那得到奖赏最多的王芒,便是工部的人,为何他能获得奖赏?”

    杜荷一拍大腿,“这倒是忘记告诉诸位了,王芒一个月前已经向工部递交了辞呈,朝中已经答应了他辞官的请求,现如今,王芒已经加入养猪场,乃是养猪场的人了!”

    哗!

    在场的几十人,全都哗然。

    竟然还有这等事?

    这时,李恪冷笑着说道:“吵什么吵,辞官有什么奇怪的吗?本王还告诉你们,当初从兵部借来的一百人,如今,已经全部和兵部脱离干系,成为鄠县管城大队的人了,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杜荷和李恪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众人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浪。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零九章 寒了人心,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