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孤灯下。

    三人对饮。

    此三人,正是鄠县县衙农商部副部长何岩,内政部案件主办刘玉达,财务部赋税主办卢锡安。

    三人皆是朝中官员。

    何岩来自吏部。

    刘玉达来自刑部。

    卢锡安来自礼部。

    三人已经喝了不少,晕晕乎乎的,推杯换盏间,却是能听到阵阵叹息声。

    何岩猛地喝了一口,郑重地说道:“二位大人,我意已决,我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我性情淡薄,不慕名利,也不愿结交同僚,这些年来,在吏部便像是一个透明人一般,与我同时进吏部的,如今已经全部高升,而我,依然原地踏步……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绝不后悔!”

    卢锡安啪的一巴掌拍在桌上:“何大人说的,何尝不是我所遭遇的,你我这些人,若非无权无势,无人撑腰,当初为何会被打发到鄠县来,但凡有一点机会,都不会有人愿意到此地来啊!”

    刘玉达拍着胸口,大声说道:“卢大人,此言差矣,在鄠县这段时日,是我最开心的……以前,我是高高在上的官员,到了鄠县,我才真正和百姓在一起,才发现,审案也是一件令人愉悦之事,哈哈……”

    ……

    高士廉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便乘坐马车进了皇城,来到了吏部。

    就快年底了,这考核官员们的工作,就要开始了。

    考核官员,乃是吏部的一件大事。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项权力,所以吏部一直是各部官员都要讨好和巴结的,比如当高士廉进了自己的屋子时,就已经看到桌上摆放了许多官员送来的东西。

    对此,高士廉从来不拒绝,倒不是因为他贪财,而是他根本瞧不上这些东西,他乃是真正的世家,财富绝非一般世家可以比拟。只是高士廉知道,为官之道,乃是相互帮助,相互扶持,而这些道理……杜荷那个勾日的这辈子都不会懂,瞧瞧他做的都是什么事,一下*了朝中几十个重臣,这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想及此,高士廉便招手叫来一个官员,问道:“今年的考核,准备得如何?”

    “大人,一切准备妥当,就等陛下下令了。”

    “嗯,”高士廉淡淡地说道,“今岁,就让黄広去鄠县吧。”

    啊?

    那官员一愣。

    黄広,乃是吏部考核官员中最为严厉的一个。

    这么多年以来,黄広不但到哪,就没有一个地方官员能让他满意的。

    若是黄広去了鄠县,只怕今岁鄠县县令的结果就是不称职了。

    不过,此乃高士廉的决定,这官员不敢多问,急忙答应下来。

    这时,高士廉问道:“这几日,可有什么重要之事?”

    那官员一拍脑袋,突然想起来:“大人,正有一件要事,要向大人禀报,今日从鄠县送来十五封辞呈,何岩等,纷纷称身体不适,要请辞去官职!大人,当初鄠邑郡公向咱们吏部借了二十个官员,如今,竟然有十五人要请辞,此事,不同寻常啊!这会不会是个阴谋?”

    高士廉惊讶得一下站起身来:“辞呈何在?”

    那官员急忙将十五封辞呈拿过来。

    高士廉仔细翻阅,笔迹,官印,都没错。

    这是真的!

    十五个官员要请辞?

    这可是大事啊!

    高士廉还记得去岁鸿胪寺有三个官员同时请辞,陛下在朝堂上就狠狠地斥责了鸿胪寺卿。

    如今吏部有十五个官员请辞,陛下若是知道,定然勃然大怒。

    他来不及细想,急忙拿起辞呈,匆匆往皇宫赶。

    来到御书房,高士廉才发现陈叔达早就到了。

    他发现,陈叔达手上拿着的,似乎也是辞呈。

    礼部尚书陈叔达问道:“莫非,高大人也是因为官员请辞之事而来?”

    高士廉神色凝重地点点头:“今日突然收到吏部去鄠县的十五个官员的辞呈,不敢怠慢,便直接来向陛下请罪了,陈大人是否也遇到了此事?”

    陈叔达笑道:“正是,不过我比高大人要好一些,我礼部,只有八人请辞,差不多是吏部的一半。”

    高士廉:“……”

    李二神色严肃,问道:“二位卿家,吏部和礼部,加起来有二十多人请辞,你们怎么看?”

    高士廉诚惶诚恐地说道:“陛下,此事,乃是臣的过错,对吏部疏于管教,对这些官员缺乏关心,致使这么多人请辞,臣请陛下降罪。”

    陈叔达说道:“臣也是!”

    二人刚说完,却见工部尚书段纶、刑部尚书李道宗、兵部尚书侯君集一同急匆匆走了进来。

    李二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道:“你们……不会也是因为手下官员请辞而来吧?”

    李道宗等对视一眼。

    李道宗说道:“陛下圣明,杜荷当初向刑部借了十五个官员,如今,竟有十人请辞,臣惶恐,特来请陛下裁决。”

    段纶说道:“陛下,当初臣借了杜荷三十个工部的工匠,今日有人来报,说是这三十个工匠,自愿脱去官籍,离开朝廷。”

    侯君集说道:“陛下,臣是来谢罪的,杜荷上任鄠县县令时,向臣的兵部借了一百个上过战场的老兵,这些人大多出自武卫,年岁大了之后,一直靠兵部养活……一个月前,蜀王殿下来找臣,说是鄠县以后愿意收留这些人,而这些自愿脱去军籍,臣想着此乃好事,而且是小事一桩,便擅自做主答应了,没有禀报陛下,请陛下责罚!”

    李二愣住了。

    他算是明白了。

    杜荷当初上任时,从朝中借走的人,几乎都是肉坨坨打狗,一去不回了。

    全乱套了。

    工匠,老兵,这也就算了,反正大唐有的是人。

    可朝中官员,加起来竟然有三十多人要请辞加入鄠县。

    此乃惊世骇俗之举,自古以来,未曾听闻啊。

    李二懵逼地问道:“尔等可曾知道这些人请辞的真正缘由?”

    侯君集说道:“陛下,臣派人去打探了一下,真正的原因是……在鄠县干活,拿到的薪钱,比朝中的俸禄要多,而且听闻昨日鄠县发奖赏了,有人一下就拿到了二百贯的奖赏……”

    高士廉怒道:“陛下,此风不可长啊,堂堂朝廷官员,岂能因钱财而请辞,说出去,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臣恳请陛下将这些请辞的官员全部抓回来,定罪处罚,以儆效尤!”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章 全部乱套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