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遗爱再一次离开院子,在县衙中摸索着。

    最后,真让他找到一个地方,此处乃是一座假山,假山旁边便有一颗歪脖子柳树,柳树的根在围墙内,树枝却已经到了围墙外,树身斜斜地靠在围墙上。

    “真乃天赐良机啊!”

    “哈哈哈,杜荷,等我回到长安,再回来收拾你!”

    房遗爱大笑三声,便卷起袍子,奋力地爬上了歪脖子柳树。

    好不容易爬到围墙处,眼看着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咻。

    一道破空声响起。

    黑暗中,一支利箭飞来,一下没入了房遗爱的两腿间的柳树树干上。

    距离他的大腿,只有不到三寸。

    “啊……”

    房遗爱吓得手一抖,直接从树上掉下来,摔在了围墙内。

    远处,一个青年坐在围墙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手持弓箭,正是白衣神箭许正道。

    许正道不屑地笑道:“房公子,若是你再敢翻墙,下一次,我的箭可就要射中你的小鸟了。”

    房遗爱从地上爬起来,屁滚尿流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三次逃亡,都以失败告终。

    他彻底绝望了。

    等他调整好心情时,已经天光大亮。

    门口,杜荷和马周缓缓走了进来。

    却见房遗爱失魂落魄地坐在冰冷的石台阶上。

    杜荷捏了捏鼻子,问道:“老马,你有没有发现,这院子里有一股马尿味?”

    马周吸了吸鼻子,说道:“郡公,我也闻到了,想来是有哪个*将马牵到房公子居住的院子,留下了马尿。”

    房遗爱:“……”

    他刚站起身来,杜荷和马周便已经到了跟前。

    杜荷笑眯眯地问道:“房公子,昨夜睡得可好?”

    房遗爱麻木地点头:“好,好得很!”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啥办法!

    杜荷笑道:“昨夜,我与老马打赌,我说房公子你深明大义,聪慧过人,断然不会因为区区一百多万贯逃跑,老马还不信,如今看来,是我赢了……实话说,房公子,我以前是瞧不起你的,但自今日起,我却是对你敬佩不已,你不但聪慧,而且守信,真是年轻一辈的楷模啊……房公子,还钱吧!”

    嘎。

    房遗爱愣住。

    他听见杜荷夸赞自己时,心情还是很愉快的,可杜荷话锋一转,竟是要还钱,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我没钱!”房遗爱低着头,说道。

    杜荷眉毛一拧:“老马,没钱的话,你说怎么办?”

    马周说道:“郡公,此事,关联甚广,其中就有蜀王殿下,不如将房公子交给蜀王殿下处置如何?”

    “嗯,这个提议好,”杜荷点点头,“我对我这个学生最为了解,虽然他不学无术,但他心狠手辣啊,像房公子这样的,若是到了管城大队,首先会被吊起来殴打七七四十九日,然后在身上割开六六三十六个口子,往每个刀口中洒上盐……最后就是打断双腿,送到蓝田煤矿去挖煤,不过,我相信他绝不会让房公子有性命之忧的!此事,就这么……”

    “决定”二字还没出口,房遗爱突然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大喊道:“杜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爹是左相,咱们曾经是朋友,就算我欠了你的钱,你也不能这样害我,若是我爹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再说,陛下,陛下要是知道你如此残暴,绝对会重罚你的……”

    他哭了。

    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滑过脸颊,啪嗒啪嗒地掉落在地上。

    就在房遗爱六神无主之际,却听杜荷淡淡地说道:“不过,倒还是有个办法!”

    “什么?什么办法,杜荷,你快说什么办法?”房遗爱激动地问道,赶紧用袖子将脸上的泪水擦干。

    杜荷说道:“这办法,便是你留下来,好好在鄠县做事,若是能做出一番事业,这笔钱,自然不必偿还,你看如何?”

    “好好,我答应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别让我落入蜀王手中!”房遗爱忙不迭地点头。

    蜀王李恪的威名,在长安他就早有耳闻。

    而且他还当街被李恪打过。

    若是落到这个勾日的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

    杜荷问道:“若是让你去卖猪肉呢?”

    “我愿意!”

    昨日还说什么都不答应的房遗爱,此刻却是答应得无比干脆。

    “你确定?”

    “十分确定!”

    杜荷笑了:“房公子,我可有逼你?”

    “没有没有,都是我自愿的,你若是不信,我可以立下字据。”房遗爱有些焦急,此刻,只要别被送去管城大队,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杜荷早有准备纸笔。

    房遗爱很快就写好了字据。

    他愿意在鄠县担任一年的销售员。

    杜荷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打量着房遗爱。

    小伙倒是长得挺标致……当然,是和别人比,和本少爷比起来,还差了十万个潘安或者十万个宋玉。

    不过,这就是大唐的第一个职业的销售员啊。

    “哈哈哈,好,房公子,从今日起,你便是我鄠县的人了,你要好好做,不要让房大人失望……我很看好你!”杜荷满意地说道。

    房遗爱不说话。

    杜荷说道:“这销售,可不好做,所以,本少爷已经给你安排了第一个任务,你要好好去做,做不好,就打断你的腿。”

    “任务?”

    “没错!”

    片刻之后。

    房遗爱就后悔了。

    他看着面前的一个箱子,里面竟然是五十把梳子,看上去做工粗糙,属于在集市上一文钱就可以买两把的那种。

    而杜荷给他的任务,便是用两日的时间,将这梳子卖出去十把。

    按说这任务不难。

    可杜荷限定的条件是,售卖的对象,必须是鄠县县城王南的禅觉寺的主持。

    也即是说,房遗爱要在两日时间内至少将十把梳子卖给禅觉寺的和尚们。

    房遗爱瞪大了眼睛,问道:“杜荷,你确定你不是在戏耍我?”

    杜荷不悦道:“房公子,慎言,本少爷一向说一不二,怎会戏耍你?”

    “这个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你当我是傻子吗?和尚连头发都没有,他们怎会用得上梳子?”房遗爱大叫道。

    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哪是销售员,这是找死员还差不多!

    ……

    (剩蛋节,还有一章!)(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四章 不可能的任务,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