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遗爱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于是他撂挑子说道:“我不干了,这不可能完成!”

    杜荷也不着急,直接拿出方才房遗爱立下的字据,说道:“房公子,你不干也可以,这字据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若是你不服从安排,可要*了在长安城游走三日,其实,相比你做销售员,我还是更乐意看到你*在长安游走的……不如,咱们这就启辰出发去长安?你放心,你若是真的说到做到,我便将那一百十一万贯的零头抹掉,给你折算成一百万贯,而且半年内不给你利息加倍,你看如何?”

    房遗爱脸色当场就变了。

    方才他立下字据时,脑子是晕晕乎乎的。

    基本就是杜荷说什么,他就写什么。

    当时,他并未觉得这条件有什么大不了的。

    此刻一想……杜荷这狗东西,他不是人啊!

    大骗子!

    半晌,他艰难地抬起头来,说道:“好,我去售卖梳子还不行吗?”

    他抱着箱子,带着满腔的怨气,转身就往外走去。

    ……

    长安。

    梁国公府。

    房夫人这几日是以泪洗面。

    哪怕此刻在吃饭,她的眼泪也忍不住流,口中念叨道:“也不知遗爱此刻过得如何,他在鄠县,会不会受人欺负,我可怜的儿子啊……”

    房玄龄不悦道:“妇人之仁,夫人,你就放心吧,我与杜相,乃是至交好友,我与杜荷,也关系匪浅,而且,此次我将遗爱送到鄠县,杜荷还骗……收了我一万贯钱,当时我有些不高兴,事后想想,却觉得杜荷这是故意为之,他收了钱之后,一定会好好对待遗爱的,绝不会欺负遗爱。”

    “老爷,你说的是真的吗?”房夫人不放心地问道,“可是,我听这朝中大臣们的家眷都说起过,杜荷可不是什么好人!”

    “那也要看对什么人,我乃当朝左相,杜荷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他敢欺负遗爱吗?”房玄龄骄傲地说道。

    “也对!”房夫人想了想,点点头,“老爷说的有理。”

    于是,一家人开始其乐融融地吃饭。

    ……

    “郡公,房公子回来了。”马周急匆匆走进院子,对正在吃牛肉的杜荷禀报道。

    杜荷赶紧放下碗筷,问道:“战果如何?房公子聪慧过人,自然马到功成,我不会看错人的。”

    马周脸色古怪,“郡公,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说着,马周让开身体。

    杜荷一抬头,只见房遗爱抱着个箱子,鼻青脸肿的,跟个猪头一样。

    “我曹……”杜荷大惊,“房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房遗爱嘴巴漏风地说道:“我被打了……我去了禅觉寺,向他们售卖梳子,那些和尚非说我是去捣乱,是去羞辱他们的,于是几十个人就围过来把我打了!杜荷,你个大骗子,你根本就是在耍我!”

    房遗爱情绪激动。

    杜荷笑道:“房公子,你让我失望了,我方才还当着老马的面夸赞你呢,说你聪慧过人,没曾想,你竟是这般愚笨不堪。”

    “不,你骗人……杜荷,这任务,根本不可能做到,和尚怎么可能需要梳子,你就是在耍我,你要不给我换个任务,我一定能做好。”房遗爱不甘心地吼道。

    杜荷问道:“房公子,你以为这任务不能完成?”

    “是!”

    “那你就错了,这任务,看上去的确很难……一般人做不到,但不代表销售员做不到,你已经成为鄠县的销售员,你是大唐第一个专业的销售员,若是连这等小事都做不到,你又有什么资格担任销售员。”杜荷脸色阴沉下来,训斥道。

    房遗爱小声咕哝道:“说得好像你能似的。”

    “房公子,今日我便让你心服口服,你觉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本少爷便让你开开眼。”杜荷冷笑道。

    房遗爱抬头,激动地问道:“你要去禅觉寺售卖梳子?”

    “正是!”

    “不可能……你不可能做到,”房遗爱颤抖的声音响起,“你不许以你的名号压人,更不能让人知道你是鄠县县令,你看如何?”

    “好。”

    随后,杜荷便带着几个乔装打扮的护卫,还有马周几人,加上房遗爱,一行人离开县衙,直奔城南而去。

    黄昏时分,众人就到了禅觉寺。

    杜荷和身边人都是香客打扮,房遗爱更是换了一身衣服,戴了斗笠,否则他还真不敢进入这寺庙,不然被认出来,说不定又要被打一顿。

    禅觉寺并不大,上香的香客也不多,黄昏时分,看上去有些冷清,只有寥寥数人进出。

    杜荷大步跨过门口,到供奉佛像的大殿中转了一圈,对一个小和尚说道:“我要见你们住持!”

    那和尚答道:“施主,住持繁忙,并不会客。”

    “你就告诉他,他想不想让禅觉寺香火鼎盛,我只给他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后我便离开。”杜荷淡淡地说道。

    那小和尚看见杜荷气度不凡,以为是哪来的土财主,于是赶紧去禀报。

    不多时间,就见一个神色庄严的老和尚走出来。

    待看见杜荷只是个少年模样时,便露出不悦的神色。

    不等住持开口,杜荷便先声夺人:“你便是这禅觉寺的住持?”

    住持一愣,“正是,贫僧法茫。”

    “哼,果然是个法茫,你可知,你们在亵渎佛祖?”杜荷冷哼一声,冷声问道。

    法茫有些懵逼,连忙问道:“不知施主所言何事?贫僧作为禅觉寺住持,深知寺庙内所有人员,都是佛门弟子,一心向佛,对佛祖尊敬无比,又何来亵渎佛祖一说?”

    唰。

    杜荷转身,指着大殿门口拜佛上香的两个香客,说道:“法茫禅师,你自行看看……这些善男信女前来求佛拜佛,本是一件好事,可是,你看看他们,一个个行了原路,到了佛祖像前,却是蓬头垢面,成何体统,这不是亵渎佛祖是什么?”

    周围的人闻言,果然,只见这些风尘仆仆的香客,虽说穿戴整齐,可因为赶路的原因,头发乱了,脸也脏了。

    这时,杜荷突然说道:“正所谓,与外不染色声等,与内不起妄念心,得如是者名为证;得证之时不得作证想,名无证;得无证时,亦不得作无证想,是名无无证。法茫大师你若是觉得此事无关紧要,那你也算不得出家人,只怕也只是个半吊子吧。”

    法茫本来对杜荷看轻,在他看来,一个少年人,懂个毛的尊敬佛祖啊。

    可是,当听到杜荷这句话时,顿时愣住,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都傻眼了。

    ……

    (四更奉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五章 卖梳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