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说的话,虽然简单,但法茫却是知道其中蕴藏着高深的佛理,而且是他此前从未听过的。

    法茫当即大惊,问道:“敢问施主可是修行的居士?”

    修行却不出家,是为居士。

    杜荷摇头:“我乃一个俗人,算不得居士。”

    法茫感慨道:“施主有慧根啊,若是能参悟佛法,将来必定有很深的造诣……施主一席话,令贫僧茅塞顿开,感触良多,施主说的没错,佛殿威严,佛像庄严,善男信女参拜,虽不至于焚香沐浴,却也应该注意仪表,披头散发,灰头土脸,确实不成体统,是贫僧管教不严,惭愧惭愧!”

    法茫对杜荷,佩服之极。

    杜荷笑道:“法茫大师,你这认错的态度,倒是极好,只是,你打算怎么处置呢?”

    法茫认真想了想,为难道:“贫僧打算,派寺庙中的僧人到山门前守着,若是穿戴整齐,不会对佛祖造成亵渎的,便让他们进来参拜,若真有人披头散发,打发离去便是。”

    “法茫大师,你又错了!”杜荷音量提高。

    法茫又被吓一跳。

    又错了?

    换别人,他早就怒了,可杜荷言谈举止间,有一种高人之感,令他不敢怀疑。

    “请施主赐教!”

    “这禅觉寺距离偏远,能到此处拜佛的,都是诚心之人,若是大师将他们赶走,非但会寒了人心,只怕也会引起佛祖的不悦啊,若佛祖知道你在慢待他的信徒,还会认可你吗?本少爷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替你解决这个难题,便是在进门后的两侧,摆放几把梳子,但凡到寺庙上香拜佛者,都要首先将头发梳理整齐,然后参拜……你看如何?”杜荷淡淡地说道。

    法茫眼睛一亮:“施主果然是有慧根的,竟能想到这么一个奇妙的法子,受教了,贫僧这就差人去县城购买梳子。”

    “别,”杜荷抬起手,大声说道,“何必劳烦大师安排,本少爷手上,正好有一些梳子,不如就卖一些给法茫大师,这梳子,乃是从长安而来,用千年的紫檀木打造,价值一贯钱一把,不过今日我与大师有缘,便收你一百文,卖你十把,你看如何?”

    说着,杜荷一挥手。

    乔装打扮过的房遗爱,急忙端着箱子上前。

    法茫拿起一把梳子仔细端详,实际上,他懂个屁。

    法茫十三岁就出家为僧,都有四十年未曾留过头发,梳子更是碰都没碰过。

    再看看杜荷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穿戴也不俗。

    自然是可以信的。

    他点点头,高兴道:“如此,那贫僧就多谢公子了。”

    法茫很快让人送来一贯钱,买下了十把梳子。

    任务完成,杜荷与法茫寒暄一番,便告辞离开。

    法茫很是热情,亲自将杜荷一行人送到山门处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回鄠县县城这一路,房遗爱却是沉默了。

    原本在他想来,卖梳子给和尚,这无异于是茅坑里点灯笼——找屎(死)的行为,事实证明,他也被打了一顿。

    可杜荷竟然做到了。

    直到赶到县衙,房遗爱脑子都是懵的。

    眼看就要踏进县衙的大门,房遗爱忍不住问道:“杜荷,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杜荷转身,打量房遗爱一眼,问道:“房公子,这便是推销的魔力,你想不想做一个伟大的推销员?”

    “想!”

    房遗爱的回答,毫不犹豫。

    这推销的魔力,太可怕了。

    竟然能将东西卖给完全不需要的人。

    而且,那梳子,做工粗糙,并无特别之处,在县城里,一文钱能买到两把,可卖给禅觉寺,竟然一百文一把。

    这是暴利中的暴利啊!

    杜荷拍拍房遗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想要成为伟大的推销员,需要两个技能!”

    “哪两个?”

    “第一,脸皮厚,这一点,房公子已经差不多了,第二,用心做,这一点,房公子还做得不够好,加油,我相信你!”杜荷笑眯眯地说道。

    “嗯,加油,我也相信我自己!”

    房遗爱仿佛在黑暗中,寻到了一丝光亮。

    他回到屋子,将今日到达禅觉寺后的每一个细节,都回想了无数遍。

    然后又仔细琢磨杜荷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房遗爱彻夜未眠。

    次日一早,天还未亮。

    他便抱着那装有梳子的箱子,从县衙出发,赶往禅觉寺。

    “昨日,禅觉寺的法茫大师只买了十把梳子,可这么大的寺庙,十把梳子怎么够,我今日便要上门,再卖他十把梳子,只要能卖出,我答应杜荷的事,便算是做到了,这也是我成为伟大的推销员的第一步……我一定可以的!”

    房遗爱不断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

    禅觉寺。

    住持法茫做完了早课,正在屋子里吃东西。

    一个僧人急匆匆赶来,面色大变地说道:“住持,不好了!”

    “何事?”

    僧人禀报道:“住持,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在大门后摆放了十把梳子,要求所有来拜佛的香客都必须将头发打理整齐之后才能进来……今早,便有几个香客出现,当咱们将这规矩告诉他们时,那几人勃然大怒,说他们拜了无数的佛,却从未见过这样的规矩,咱们禅觉寺古怪,甚至还要打人,最后,都走了……今早来了几波人,一听到此事,全都气愤地走了,还扬言说以后再也不来禅觉寺了,住持,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偌大的寺庙,有足足三十多个僧人。

    这些人,整日拜佛念经,不事生产,便是靠着香客们的供养。

    如今若是无人来拜佛烧香,收入也就断了。

    所有人都得完蛋。

    啪。

    法茫重重地一拳砸在桌上,“岂有此理,昨日那少年,是个骗子,你去查查,那梳子能值多少钱?”

    那僧人急匆匆而去,不多时间返回,小声说道:“住持,小僧去山下查问清楚了,那样的梳子,在山下,一文钱可以买到三把。”

    法茫差点*。

    一文钱三把的梳子,那*,竟然卖一百文一把,简直猪狗不如啊!

    素来稳重,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范的法茫大师,此刻暴躁得想找人单挑。

    恰此时,一个僧人急匆匆跑来,口中喊道:“住持,有人拜访!”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六章 伟大的推销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