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的法茫没好气地问道:“是何人拜访?”

    那僧人答道:“是昨日来卖梳子,被我们打出去的那人,他说他是昨日卖给你十把梳子的那少年的好友,找你有要事相商,他还说,让小僧禀报住持,问住持想不想让禅觉寺香火鼎盛,他说他有办法!”

    啪。

    法茫一巴掌拍在桌上,勃然大怒道:“好,他有胆子来,那贫僧就去会会他!”

    片刻之后,法茫在正堂之中见到了房遗爱。

    房遗爱满身散发出自信。

    抬头挺胸,与众不同!

    法茫冷冷地看了房遗爱一眼,说道:“你与昨日的少年认识?”

    房遗爱点点头:“自然,住持你好,昨日卖给你十把梳子的,乃是我的至交好友……”

    他心道,昨日见这住持与杜荷相谈甚欢,而且言语间对杜荷十分敬佩,如今我说我是杜荷的至交好友,肯定能与对方拉近关系,看来今日售卖梳子,是肯定要成功了,哈哈……

    他却没看到,法茫拳头捏紧,咔咔直响。

    “你今日登门所为何事?”法茫又问道。

    房遗爱侃侃而谈:“住持,昨日你买了十把梳子,这是好事一桩,可以让前来烧香拜佛的香客们整理好头发,以免亵渎佛祖,可是,我看禅觉寺香火鼎盛,前来的香客络绎不绝,若只有十把梳子,有怎么够,是以,今日我特意给住持带来一百把梳子,住持全部买下,可以两个月换一批,也足够用个一年半载了,住持,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知,你售卖这梳子,多少钱一把?”

    “自然和我朋友的价格一般,一百文一把,梳子全部在这里,十贯钱,便全部是住持的了。”房遗爱眼看大功将要告成,心里都乐开了花。

    法茫突然抬头,盯着房遗爱,问道:“你当贫僧是傻子吗?”

    “住持,你……”

    房遗爱话没说完,便感觉一只拳头朝自己飞来。

    砰。

    他就被打翻在了地上。

    “来啊,打死这个骗子!”

    哗啦啦。

    门口冲进来十几个僧人,对着房遗爱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半晌之后,房遗爱被扔出了禅觉寺。

    ……

    正是晌午时分。

    杜荷和马周正在院子里讨论县衙最近的政事。

    突然,杜荷好奇地问道:“为何今早不见房公子的身影?”

    马周说道:“听闻房公子今日一早便带着箱子出门了,恐怕是昨日得到郡公的教诲,茅塞顿开,今早便去做这推销员了吧。”

    “房公子还听勤奋,若他真能静下心来做些事情,也不枉房大人的一番苦心啊!”杜荷感慨道。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二人对面。

    只见他穿的破破烂烂的,衣服上全是泥巴,头发蓬乱,还沾着血迹。

    杜荷和马周都背心吓了一跳。

    杜荷问道:“你是何人?”

    马周大喊道:“保护郡公!”

    护卫们已经冲了过来。

    却见那人一下撩开自己的头发,哭着大喊道:“杜荷,我……我是房遗爱啊!”

    杜荷定睛一看。

    果然是房遗爱。

    鼻青脸肿的,和猪头没有什么区别了。

    “哎呀,房公子,你为何会这般模样,是哪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把你打成这样?你是不是被管城打了?”杜荷惊讶道。

    这下手太重了啊。

    除了蜀王那个狗东西,这鄠县似乎没有这样的狠人了吧?

    房遗爱泪如雨下:“不是管城……是禅觉寺,禅觉寺的那些人,把我打的,打我的,还是昨日的那些人……我一早……”

    他断断续续的,将今日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杜荷听完,都惊呆了:“怎么可能,昨日我与法茫大师谈笑风生,法茫大师,乃是得道高僧,慈悲为好,怎会出手打人,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房遗爱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杜荷,你都被他骗了,那个法茫,就是个土匪,你看,我这头上的口子,便是被他用香案砸的,他下手比谁都狠啊……”

    杜荷挠挠头:“此事,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房公子,你莫不是完不成卖梳子的任务,随便编了这样的谎言吧。”

    房遗爱百口莫辩。

    马周将杜荷拉到一旁,小声说道:“郡公,我看房公子这人,脑子有些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不如让他还钱,然后送回长安吧,这样的人……只怕活不长啊!”

    这话,却被房遗爱听到。

    他愤怒地冲到杜荷身前,大喊道:“杜荷,你若是不信我的话,你去禅觉寺一看便知,那法茫跟疯了一样,听到梳子两个字就要打人,你去看看便知我说的真假。”

    杜荷想了想,点点头:“此话有理,好,房公子,你继续乔装打扮一番,我便再去禅觉寺走一趟,我倒要看看,这法茫大师,到底是真正的得道高僧,还是鸡鸣狗盗之徒。”

    “你去看了,你一定会后悔的。”房遗爱不服气地说道。

    一行人简单准备一下,离开县衙,再次赶往禅觉寺。

    房遗爱为了避免再次被打,还竭力劝说杜荷多带一些护卫。

    ……

    法茫的心情很难受。

    几把梳子,一贯钱,倒不是什么大事。

    可竟是被人骗了。

    自己好歹也是研究佛法多年的高僧啊。

    怎会被一个少年骗了。

    咽不下心中的这口气。

    他已经派人,到鄠县附近去寻找那少年,若是找到,便要将对方抓到禅觉寺来,好好说个清楚,若是道理讲不通,他也不介意再带人将其暴打一顿,反正寺院里许多的武僧,便是用来打架的。

    门口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僧人跑进来,惊讶地说道:“住持,咱们赚钱了!”

    法茫不悦地抬起头:“此乃佛门重地,怎能张口闭口提赚钱?”

    那僧人急忙上前,凑到法茫耳边,小声说道:“住持,大喜事啊,方才,有几个香客来烧香,他们用过那梳子之后,觉得此乃敬重佛祖之举,他们一宣扬,前来拜佛之人,全都认为这是好事,大家欣然而来,如今,已经有许多附近的人听闻此事,纷纷来拜佛烧香呢,已经无人再反对此事了,就方才一会儿的功夫,前来寺里的人,已经超过前几日了……这香火钱,功德钱,也比前几日加起来还要多,这是大喜事啊!咱们赚钱了!”

    法茫一下愣住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七章 你当我是傻子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