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来拜佛的人增加?

    香火钱也增加了?

    法茫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早上打了那个来售卖梳子的神经病,法茫一肚子的火气,是以未来得及让人将拜访在庙门后的梳子收起。

    就这一两个时辰的功夫,竟然发生了变化?

    不可能!

    法茫不信。

    “带我去看看!”

    法茫急匆匆来到前院。

    却见那庙门后,已经有十多人在排队。

    这些人却都是等待着用梳子梳头,梳完头之后去拜佛的。

    一边等待,一边还有人在窃窃私语。

    “听闻这主意,乃是禅觉寺的住持法茫大师想出来的,真是绝了,此前,我便觉得这些蓬头垢面之人前来拜佛,乃是对佛祖的不敬,没曾想,竟和法茫大师想到一块去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法茫大师,不愧是得道高僧啊。”

    “是啊,以前我从未来过禅觉寺,不过就凭这一点,我以后只来禅觉寺了!”

    “对,只有禅觉寺才是真正的佛门净地,其他地方,都是骗人的!”

    “……”

    大家小声议论。

    法茫听在耳朵里,再看前来烧香拜佛的人不断增加。

    他终于相信了。

    “那少年……简直是神人啊,从此后,我禅觉寺定会香火鼎盛啊!莫非他是菩萨下凡吗?否则为何会有这样的本事……阿弥陀佛,贫僧方才还在心中错怪他,真是罪过,罪过啊……”法茫后悔不已。

    旁边的一个武僧问道:“住持,那还派人去寻找那少年的下落吗?”

    “找,”法茫下了命令,“一定要将那少年找到,他可是咱们禅觉寺的大恩人啊,记住,找到他之后,切不可怠慢。”

    “是!”

    禅觉寺以前也兴盛过。

    可这几年,不断没落了。

    作为住持,心里焦急无比。

    哪曾想,这小小的一把梳子,竟然能改变禅觉寺的衰落。

    别说是一百文一把,就是一贯钱一把,又何妨?

    法茫心里美滋滋的。

    就在这时,一个小僧从大门处飞奔而来。

    他跑到法茫身边,面色大变地喊道:“住持,不好了,昨日那卖梳子的少年,带着人出现在山门口了,住持,我马上带人便去将他抓来,任凭住持发落。”

    说着,那小僧就要叫人。

    啪。

    法茫直接扬起巴掌,狠狠地扇了小僧一巴掌。

    法茫骂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怎可这般毛毛躁躁,成何体统,你可知,那少年乃是菩萨转世,乃是我禅觉寺的大恩人啊……你竟然要亵渎菩萨,来人,将他禁闭三日。”

    小僧懵了。

    不是骗子吗?

    怎么成菩萨和恩人了?

    法茫却是激动不已,双手颤抖,说道:“来啊,召集全寺僧人,全部到山门处迎接菩萨光临寒寺。”

    整个寺庙,便全部动起来。

    前来上香拜佛的人们,全都惊呆了。

    ……

    禅觉寺的山门处。

    已经乔装打扮得他爹都认不出的房遗爱,凑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杜荷,千万不可大意,这寺庙中,至少有三四十人,可是,你只……只带了三个护卫,待会若是那法茫发疯,真要打起来,咱们都要完蛋!”

    这货已经被打出了心理阴影了。

    他一看见禅觉寺的大门,便感觉浑身都疼。

    他从县衙出发时便劝杜荷多带点人手。

    哪知道杜荷只带了三个人。

    这三人便是吕布,许正道,鬼神。

    吕布捏了捏拳头。

    鬼神低头看着自己的刀。

    许正道正在检查自己的箭袋。

    三人都淡定得不行。

    马周笑道:“房公子不必担心,这小小的禅觉寺,就算有再多的僧人,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轰隆隆。

    就在这时,禅觉寺的庙门打开。

    随后,便看见一堆光秃秃的脑袋冲了出来,径直往山门处冲下来。

    房遗爱目瞪口呆:“杜荷,快跑,禅觉寺这是倾巢出动啊,只怕今日不能善了。”

    吕布,许正道,鬼神,三人唰的一下上前,全部挡在了杜荷身前。

    房遗爱蹭蹭上马,调转马头就准备逃走。

    然而,那些僧人的速度很快。

    十几个僧人冲上来,却是将众人团团围住。

    “完了,又要被打一顿,爹啊,我想回家!”房遗爱坐在马背上,欲哭无泪。

    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菩萨转世,乃是我禅觉寺的大恩人,贫僧率众特来恭迎菩萨。”

    “恭迎菩萨!”

    僧人们整齐地喊道。

    菩萨转世?

    杜荷愣住。

    马周等人懵逼。

    房遗爱目瞪口呆。

    不是来打人的?

    这是闹哪一出?

    等到法茫走上前来,杜荷好奇地问道:“法茫大师,不知你这是何意?”

    法茫恭敬地说道:“禅觉寺近年来衰败,香客越来越少,寺内光今年就走了十多名僧人,作为住持,贫僧焦虑得寝食难安,昨日,菩萨亲至寒寺,指点迷津,如今,禅觉寺的香火,已经隐隐有转盛的势头,贫僧有眼无珠,竟是不认识菩萨转世,罪该万死。”

    杜荷乐了。

    他回头看了房遗爱一眼。

    不是说好法茫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要打人吗?

    房遗爱懵逼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这老和尚,和早上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他甚至怀疑自己早上是不是走错路了,去的是另外一个地方。

    “我可不是什么菩萨,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若非菩萨,怎能说出那高深的佛法,菩萨请到寒寺就坐。”法茫十分恭敬。

    说着,便将杜荷等人迎进了禅觉寺。

    然后,法茫亲自上阵,为杜荷等准备斋饭。

    房遗爱一直神游九天,眼前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来错地方了?

    吃完斋饭,杜荷才把法茫叫过来,问道:“法茫大师,不知昨日那梳子布置得如何?可是有何不妥?”

    法茫急忙说道:“菩萨切不可称呼小僧为大师,在菩萨面前,担不得,直接叫小僧法茫便是,回禀菩萨,昨日菩萨指点之后,小僧不敢怠慢,立即让寺中人员在大门后拜访了案几,放上梳子,但凡来寺内上香拜佛之人,都要先将头发整理好,梳洗一番,才能拜佛……如今,周边许多人都认为此举是对佛的敬重,纷纷前来拜佛,寒寺的香火,也有转盛的迹象,这一切,都是菩萨所赐,小僧感激不尽!”

    杜荷嘴角微微一笑。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八章 来错地方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