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扭头,只见前来上香的人络绎不绝,明显比昨日多了许多。

    几把梳子,便能让禅觉寺发生这般大的变化,许多人都想不明白。

    听法茫说完,杜荷却是摇摇头:“法茫大师,这还不够!”

    “不够?”法茫一愣,“请菩萨明示!”

    “本少爷今日,再给你指条明路吧,昨日那梳子,只是抛砖引玉,今日的梳子,才是真正的好货。”杜荷笑着说道。

    说完,他一伸手,老马便拿出一把梳子递给法茫。

    法茫仔细看,这梳子和昨日买的梳子,咋一看,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做工一样粗糙,不过,梳子的两面,都刻了字,内容是:禅觉寺香客专属纪念品。

    专属?

    纪念品?

    这都是什么东西?

    法茫和身边的人都愣住。

    杜荷解释道:“法茫大师,自今日起,你便将这梳子放在门后,并且告诉大家,只要是用过这梳子的,都可以花费一百一十文钱将这梳子带走,作为纪念品,是佛祖普度众生的一点心意,如此以来,本少爷保证你这禅觉寺的香火,还会更加鼎盛……这梳子,依然卖给你一百文一把,今日本少爷带来了一百把,便全都给你吧。”

    本来,法茫听到这主意时,眼睛一亮,可一听一百文一把,还有一百把,他就愣住了。

    一百把,那就是十贯钱啊。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打了个哈哈:“多谢菩萨指点,请菩萨稍坐,我这便让人去将钱取来。”

    说着,法茫大方地让人将箱子搬走。

    他急忙追出去,拉着那小和尚的手,吩咐道:“赶紧将这梳子换了,告诉他们,但凡使用过的,可以花一百一十文钱将梳子拿走,且看看效果如何!”

    “是,住持!”

    法茫转身回到屋子里,与杜荷相谈甚欢。

    他发现,这少年谈吐时,不经意间便会冒出一些饱含佛理的语句,心中更是欢喜不得了。

    不多时间,有人来到他身边,凑到耳边,小声说道:“住持,就刚才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五个人买走梳子了,咱们赚了五十文钱。”

    法茫双眼发光。

    这是大生意啊!

    他当即跑到杜荷身前,说道:“菩萨,你就是我禅觉寺的大恩人啊,不过,贫僧觉得,这一百把梳子却是不够,希望菩萨能再卖给寒寺一些梳子,你看如何?”

    站在杜荷身后的房遗爱,都惊呆了。

    这人怕是个傻子吧。

    买了一百把还不满足,还要买更多的?

    杜荷说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普度众生也是一件累人之事,不如,以后本少爷每月给禅觉寺供应梳子如何?”

    “好好好……再好不过!”法茫太开心了。

    “住持,空口无凭,咱们立个字据如何?”

    “好!菩萨说的极是。”

    说着,杜荷便草拟了一份字据,由他和法茫写下名字,并按了手印。

    法茫拿起自己的那份一看,只见那字迹龙飞凤舞,自有一股洒脱飘逸之美,可惜,就是看不出来是什么字,他也没敢问,小心翼翼地让人收起来。

    字据规定,以后禅觉寺所需要的梳子,全都由杜荷提供,每把一百文,每年按照一成的价格上涨。

    皆大欢喜。

    随后,杜荷带着人告辞离开。

    等杜荷离开,法茫才反应过来,忘记问名字了。

    可回头一听这梳子方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卖出了十几把,他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

    下山的路上,房遗爱与杜荷并马而行。

    房遗爱忍不住问道:“杜荷,你真是菩萨转世?”

    “你以为呢?”杜荷反问道。

    房遗爱认真地想了想,摇摇头:“不像,可是那法茫为何如此信任你?还声称你是菩萨,对你如此恭敬?”

    “这世上,哪有菩萨,只怕法茫自己都不信。”

    “可是……”

    杜荷笑了笑,解释道:“都是生意啊,这禅觉寺看上去倒是很大,可已经多年未修缮,前来上香拜佛之人,越来越少,一把梳子十文钱,对禅觉寺来说,就是大生意啊……所以,别管我是不是菩萨,能让禅觉寺赚钱,我就是!”

    房遗爱恍然大悟。

    半晌,他突然说道:“我知道了,这售卖东西,便是要让对方主动来买,而不是要我主动去卖,杜荷,受教了。”

    之前,房遗爱对杜荷嗤之以鼻。

    他觉得这勾日的让自己把梳子卖给和尚,简直是找死,可杜荷用行动告诉他,这不是找死,这就是推销的魅力。

    此刻,他心服口服。

    杜荷惊讶地看了房遗爱一眼:“房公子,我说过,你乃是真正的销售天才,你身上具有销售的基因,只要努力,未来的销售天才便是你,告诉我,你可以吗?”

    房遗爱点点头,踌躇满志地说道:“我可以!”

    “好,我看好你,正好,我有一本秘籍要送给你!”

    杜荷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递给房遗爱。

    房遗爱接过,只见那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口才训练方法大全。

    他激动得浑身颤抖,郑重地说道:“杜荷,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罢,他拍马便独自向前而去。

    马周咂咂嘴说道:“郡公,房公子真的是天才?”

    “不知道啊……”

    马周一愣,“那你方才说他是天才?”

    “找点事给他做,总比在县衙白吃白喝要强吧。不过,若是这厮能成为一个销售天才,也算不错!”杜荷笑眯眯地说道。

    马周:“……”

    ……

    房遗爱是个脑筋死板的人。

    比如,他之前自诩是太子门下,太子与杜荷有过节,他便一股脑地要给太子出气,要给杜荷好看,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后来,太子突然消失在鄠县。

    他一下失去了主心骨,便去投靠了长孙冲,跟着长孙冲开了长安养猪场,投了不少钱进去,哪知道,就在要赚钱的时候,突然被长孙冲带歪了,用假猪肉差点将河间郡王李孝恭毒死了,他在朝中的官职一下就没了。

    之后,便是被房玄龄暴打一顿,赶到了鄠县。

    经历了种种,他突然没有了人生的目标,也没人告诉他该做什么。

    他一下就傻了。

    直到,杜荷告诉他,他就是未来的销售天才。

    他回到县衙,琢磨了一晚上,觉得杜荷说得对,本公子这样的人,不是天才是什么?

    ……

    (感谢【智慧小白虎】兄弟的十五万钻石,西周拜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一十九章 销售天才,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