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方向,房遗爱不再迷茫。

    次日清晨,当许多人都还赖在床上没起来时,他便拿着那本《口才训练方法大全》,来到了县衙附近的湖边。

    只见他在湖边捡了一把拇指大小的鹅卵石,全部塞进嘴里,然后掏出一本《诗经》,开始念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可是,只能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房遗爱不气馁,继续念着。

    一个挑粪的老丈路过,摇摇头,“又疯一个!”

    一个妇人带着孩子路过,指着房遗爱教训孩子道:“做人要做鄠邑郡公,千万不能做这样的疯子!”

    一个屠夫扛着砍刀经过,大笑道:“疯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群半大孩子,跟在他身后,大笑道:“哈哈哈,大傻子!”

    ……

    听到人们的议论,房遗爱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可是,杜荷的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你就是未来的销售天才!

    我是未来的销售天才!

    我是天才!

    天才是无所畏惧的。

    “呜呜呜……”

    房遗爱口中咕哝着,举起袖子抹去眼泪,便又开始大声朗诵起来:“瓜挂距菊,在呵呵走走,要套速速,举子好酒……”

    半天下来,房遗爱嘴里都磨出了水泡。

    可他没有放弃。

    日复一日。

    渐渐的,他含着石头已经能将每个字念清楚了,可这还不够,还需要速度够快,站着念不行,还要有灵敏的反应能力。

    这一日起,房遗爱举着一本《诗经》,口中含着石子,走上鄠县的大街小巷,在人群中一边穿梭,一边念诗。

    他身后跟着十几个半大的汉子,无情地嘲笑着他:“瓜挂距菊,在呵呵走走,啊哈哈哈哈……”

    房遗爱如一个木头一般,对外界的嘲笑,毫不在意。

    相反,他念诗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口气念几十首诗,也毫不迟疑,更不会有一个错字。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过了多久。

    这一日,房遗爱终于洗了个澡,将头发打理干净,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

    半日后。

    他出现在禅觉寺门口。

    背上背着一个箱子。

    箱子里却不是梳子,而是一坨猪肉。

    “今日,我便要将这猪肉,卖给法茫大师!”

    咚咚咚。

    庙门打开。

    “是你这个*?”

    那看门的和尚,却是一眼就认出了房遗爱。

    哗啦啦。

    几十个和尚,一起冲出来,将房遗爱团团围住。

    换做之前,他一定会惊慌失措,大喊求饶。

    可此刻,房遗爱淡定地将背上的箱子取下来,啪的一下将箱子打开,大声说道:“烦劳通禀法茫大师一声,今日,我要将这猪肉卖给他!”

    周围的僧人们全都唰的一下变了脸色。

    ……

    县衙。

    后院。

    杜荷处理完政事,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道:“老马,这几日,房公子是否还在练习口才?”

    马周说道:“没错,少爷,房公子……只怕是脑子出了问题,否则为何会到街上去做这件事,如今,整个鄠县都知道他疯了。”

    杜荷淡淡地笑道:“要成功,先发疯,这没什么!”

    马周又说道:“可是,听闻今日房公子突然没有上街了,而是带着一块猪肉去了禅觉寺,说是要将猪肉卖给法茫大师!”

    啪嗒。

    杜荷手中的毛笔一下掉落在地上。

    “我曹,这家伙,是真的猛士也!老马,收拾一下,本少爷要进山躲躲!”杜荷面色大变。

    马周不解,问道:“县公,为何要进山躲躲?”

    杜荷急道:“这勾日的,竟然去佛门净地卖猪肉,这不是找死吗?以法茫的脾气,肯定要将他当场打死,到时候,房玄龄大人必然到鄠县来闹,我若是不赶紧走,只怕就完了……”

    一旁的蜀王李恪赶紧说道:“老师,我与你一同进山,我发现一个躲避的绝佳场所,上次我躲了父皇整整五日,便是在那个地方!”

    马周面色一变,急忙喊道:“郡公,请带上我。”

    他想起来,怂恿房遗爱去做伟大的销售员,他也有份。

    杜荷还没转身,就见张俭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俭面色古井不波地说道:“少爷,房公子回来了!”

    杜荷一愣,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走回来的?”

    张俭摇头。

    不是走回来的?

    那就是被抬回来了的!

    他心中咯噔一下。

    完了!

    老房肯定不会放过本少爷的!

    这作死的孩子,咋就要和禅觉寺过不去呢。

    唉!

    张俭补充道:“是骑马回来的!”

    我……

    杜荷差点忍不住要把张俭踹翻在地上。

    他急忙问道:“毫发无损?”

    “是!”

    话音未落,就听门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房遗爱兴高采烈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马周等人,都跟见了鬼一般。

    这勾日的,去禅觉寺卖猪肉,没被打死?

    而且,身上无伤,好像没被打。

    杜荷惊讶地问道:“房公子,你可是从禅觉寺而来?”

    房遗爱点点头:“正是!”

    “你是去卖猪肉的?”

    “没错!”

    “他们没打你?”

    “没有啊!我与禅觉寺住持法茫大师,谈笑风生,一笑泯恩仇。”

    杜荷嘴角一阵抽抽:“猪肉呢?”

    “卖了啊,一共二十斤,按照鄠县集市的价格,十文钱一斤,二百文钱,虽说不多,可这是我做成的第一笔生意,我成功了……”

    房遗爱大笑着,说道。

    噗通。

    突然,他一下双膝跪地,跪倒在杜荷面前。

    杜荷大惊:“房公子,你这是为何?”

    莫非是腿被打断了?

    只听房遗爱郑重地说道:“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老师,请你收下我这个弟子。以前,我只是个纨绔公子,不知天高地厚,可自打到鄠县,在你的指点下,我学到了这销售之法,果然神奇……我能有今日,全靠老师指点,若非老师帮助,只怕我还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呢,老师,请受我一拜!”

    杜荷一把将房遗爱拉起来,说道:“房公子,收回你方才的话,我是不会做你的老师的。”

    收弟子可不是养狗,弟子多了,也操心劳力啊。

    杜荷掰起指头数了数。

    完蛋,我有几个弟子来着?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二十章 又疯一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