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便是弟子多了的坏处。

    杜荷已经记不清有几个弟子了。

    所以,这弟子,是决不能再收了。

    杜荷问道:“你要拜师,你可有拜师的六礼束脩?本少爷乃是圣人弟子,最重礼数,时时做到克己复礼,这礼不可废,你师兄戴金云拜师时,我记得是十万贯还是二十万贯来着……你能拿出多少了?”

    房遗爱尴尬地说道:“老师,我身上只有二百文。”

    啪。

    杜荷一巴掌拍在桌上:“你以为,老师是那等贪财之人吗?我不收你为学生,绝非是因为你只有二百文,而是……你我没有缘分,注定做不了师徒,房公子,你快快请起吧!”

    房遗爱却是不起来。

    “老师,今日你若是不收下我,我便长跪不起!”他很执着。

    杜荷无奈,摆摆手:“我让你去做一件事,你要是做好了,我便收下你。若是做不好,就趁早滚蛋!”

    “老师,什么事,你快说!”房遗爱急不可耐地问道。

    杜荷说道:“卖猪!”

    啥?

    ……

    房遗爱花了半天时间,才算搞明白。

    老师不是让自己卖猪肉,而是卖猪。

    他之前听戴金云说起过,当初戴金云带着一队人马,风餐露宿,踏遍整个鄠县买猪,而今,作为师弟的自己,竟然反过来了,要去卖猪。

    这卖猪,也不是卖成年猪,而是猪崽。

    这些猪崽,大概在一个月左右,而且在10到0天的时候已经被上官无忧和他的弟子们骟过。

    此前的时候,骟过的猪只有五成能活下来。

    而今,兽医大师刘修和上官无忧强强联合,不断攻克了一个个骟猪后的风险,骟过的幼猪,九成九都能活下来。

    随着猪崽的越来越多,养猪场已经放不下了。

    而另一边,不管是鄠县,还是长安,猪肉都是供不应求。

    于是,按照杜荷的使命,房遗爱要做的事,便是将这些猪崽,卖到千家万户,让鄠县百姓,全部开始养猪。

    靠他一个人,肯定办不到。

    于是,杜荷花高价,招聘了一批销售人员,组成了鄠县大唐第一支销售队伍。

    这些人每日的薪钱,便高达百文,报名的足有上千人,可最后按照杜荷的要求筛选下来,只有区区三十人合格。

    这三十人,全部交给房遗爱来带。

    在出发之前,房遗爱激动地说道:“老师,我们即将踏上征程,请你送我一句话吧,我将时刻铭记在心,激励我去做一个伟大的销售员。”

    杜荷点点头,拍拍房遗爱的肩膀:“好好干,干不好,打死你。”

    房遗爱身体一怔,急忙答道“老师,我一定记住你的话,好好干。”

    他掏出一本小册子,将杜荷说的话,小心地记录下来。

    而后,房遗爱又指着那三十个销售员,说道:“老师,也请你送他们一句话吧。”

    杜荷正色道:“你们,也好好干,干不好,全部双腿打折,送去蓝田挖煤。”

    “嗷嗷……”

    “嗷呜……”

    这三十多个销售人员,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都嚎叫起来。

    这三十人,在外人看来,都是疯子神经病,但在杜荷看来,他们都是天生的销售人才,不要脸,不怕苦,不怕死!

    “出发!”

    房遗爱带着一群疯子,嗷嗷地叫着离开了县衙。

    这帮家伙,如蝗虫一般,先从县城开始,疯狂地卖猪。

    县城内没有土地,没事,可以养在城外。

    你今天不想养猪?那我明天再来!

    多日以后,鄠县县城内人人谈猪色变。

    大街上,随处可见有猪崽在奔跑嚎叫,蔚为壮观。

    随后,卖猪的范围越来越广,县城,县城周边,房遗爱甚至开始带着人往偏远的山区跑。

    这帮家伙,获得了一个卖猪大队的称号。

    然后,有人发现,这卖猪大队的大队长,竟然不是蜀王李恪,而是房遗爱。

    房遗爱带着卖猪大队,简直跟疯了一般地扩张,短短半个月,便卖出去八百多头幼猪,这意味着,鄠县县城及周边一带,至少有五百户人家开始养猪了,不过,卖猪大队绝不满足于此,房遗爱提出口号,要让鄠县每一户人家都养猪。

    而当卖猪大队在他的带领下,越来越无往不利时,房遗爱把目光,投向了长安。

    他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是卖猪了。

    许多个日夜,他抬头,看向长安的方向,只见长安城的上空,漂着一片云彩,正可谓是东北玄天一片云。

    ……

    蹄蹄哒。

    蹄蹄哒。

    清晨。

    一片枣*的西域战马疾驰而来,在鄠县县衙大门口停下。

    从马上跳下来一个气呼呼的中年男人,正是房玄龄。

    房玄龄手握宝剑,气势汹汹。

    两旁的护卫正要上来阻拦。

    刺啦。

    房玄龄将宝剑拔出,大吼道:“都让开,老夫是来找杜荷算账的,谁敢阻拦,别怪老夫剑下无情。”

    房玄龄举着宝剑,如入无人之地,谁也不敢阻拦他。

    谁让人家是当朝宰相呢,惹不起惹不起。

    远处的围墙上,坐着两个人。

    许正道举起弓箭,骂道:“奶奶的,宰相了不起啊,我还杀过吐蕃王子呢,让我一箭射死他……”

    说罢就要张弓搭箭。

    鬼神一把拦住他,摇摇头说道:“不可,此地乃是县衙,若是你动手,别管是伤了还是死了,都会给少爷惹下大麻烦。”

    “切,鬼哥,你说怎么办?”

    “且等等!”

    鬼神冷冷地看着房玄龄提着宝剑进了杜荷居住的院子。

    “杜荷,你给我出来!”

    “你个*……你竟敢羞辱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堂堂的左相房玄龄,愤怒得跟个泼妇一样,毫无形象地大骂道。

    房玄龄是昨晚才收到的消息,他的儿子来鄠县之后,竟然先是去训练口才,像疯子一样地满大街乱窜,而后竟然开始卖猪,还做了卖猪大队大队长,将房家十八代祖宗的脸面都丢光了。

    一大早,房玄龄便骑着马来鄠县,便是要找杜荷算账。

    可当他冲进院子,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连床底下都不放过,竟是没有发现杜荷的身影。

    “杜荷,你在哪?你个胆小鬼,你出来!”

    “有种你出来与老夫单挑,你羞辱我儿,便是羞辱于我,我跟你没完!”

    找不到人,房玄龄气得将院子角落中的一棵半人高的树直接砍翻在地。

    发泄完之后,房玄龄才悻然离去。

    等他离开县衙大门,鬼神和许正道相互对视一眼,急忙摸了上去。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二十一章 卖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