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一个老汉隐约听见魏叔琬的话,当即厉声喝道:“你是何人,竟敢诋毁郡公?”

    其他人一听,全都对魏叔琬怒目而视:“小子,郡公岂是你能诋毁的?”

    “乳臭未干的小儿,若非有郡公,你只怕还在街上讨饭呢,如今竟敢在此胡言乱语,真是不知廉耻!”

    “对,从未见过这么厚颜*之徒!”

    周围的人,轮番上阵,将魏叔琬骂了个狗血淋头。

    混乱之中,竟然没人记得此次来参观陈田养猪场,是魏叔琬带队来的。

    魏叔琬躲之不及,更不敢再说这猪饲料,乃是自己发明的。

    若真说出口,只怕会被当场打死。

    这帮疯子!

    魏叔琬落荒而逃。

    等他回到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却是愤愤不平地说道:“哼,杜荷那厮有什么好的,他除了长得好看一些,除了会写诗,他懂猪饲料吗?这猪饲料,可是我半年多的心血,我耗费了这么多心血好不容做出了猪饲料,却被这些愚蠢的百姓认为是杜荷的发明,真是岂有此理,气死我了!若非打不过杜荷,我早就去县衙跟他拼命了!”

    他越想越愤怒。

    随后又说道:“杜荷说好十日之内解决猪饲料卖不出去的问题,如今正好是第十日,除了那些士族买了一些,其他的百姓,竟是连猪饲料是什么都不知道……别人都将杜荷视作神明,我看呀,这家伙真是空有其表,这卖猪饲料,算是落空了!”

    一想到自己辛苦发明的猪饲料,竟然无人问津,魏叔琬心情更加失落。

    啪啪啪。

    安静的屋子里,传出魏叔琬疯狂打砸桌子的声响。

    砰。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

    一个中年汉子急忙冲了进来,惊讶地说道:“厂长,大喜,大喜啊!”

    魏叔琬怒道:“喜什么喜,你娘子要生了?”

    “不是,”汉子摇头,“厂长,是猪饲料,突然来了许多百姓,在排队购买猪饲料呢。”

    “怎么可能?”

    魏叔琬目瞪口呆。

    然后他一把推开那汉子,疯狂地冲出院子。

    隔老远,便看见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的大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魏叔琬冲上去一问,这些人都是来买猪饲料的。

    他仔细询问,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听今日去陈田养猪场参观后的养猪能手说起,猪大亨猪饲料围住,能让猪长得更快,长得更好,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许多人都来买猪饲料,后面,还有更多的人慌忙地赶来。

    对百姓来说,他们不管猪饲料是什么神奇之物,只知道如果猪饲料能让猪长得快,就能提前将猪卖掉赚钱。

    魏叔琬惊讶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晌之后,他突然一拍脑袋,说道:“我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杜荷的阴谋!”

    “让士族们买饲料,并不是为了要减少饲料的库存,而是要让百姓们看见,士族们都在买猪饲料,定然是信得过的!”

    “然后又选派养猪能手去陈田的养猪场参观,亲眼看看吃了猪饲料的猪和不吃猪饲料的猪的区别!再由陈田告诉大家猪饲料的种种好处,陈田虽然落魄,却也是鄠县有名的大儒,他的话,自然能引起许多人的崇拜……自然就有许多人来买猪饲料了,而一旦有人开始买,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买猪饲料,哈哈哈……”

    “杜荷这个大骗子!竟然能想到这么完美的计划,啧啧……”

    魏叔琬心中,除了钦佩,已经无以言表了。

    ……

    长安。

    张府。

    蹭蹭蹭。

    一个胖胖的管家,冲进书房,对正在苦思冥想焦头烂额的张玄素说道:“老爷,鄠县有消息了,听闻鄠邑郡公杜荷新发明了一种猪吃的东西,名曰猪大亨猪饲料,说是猪吃下去后,能长得更快,更好,更高,更强,而且还建了一个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专门做这猪饲料,如今,已经有许多百姓购买猪饲料喂猪了。”

    啪。

    张玄素眼角带着血丝,将书本一下拍打在桌上。

    这几日,他遍览群书,便是想找到反击杜荷推广养猪和猪肉这件事,可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没找到合理的理由。

    此刻,他眼睛放光地说道:“哈哈,真是一派胡言,什么猪饲料,竟能让猪长得更快,真是胡说八道,古人有云,万物有灵,皆有其生老病死的过程,杜荷那狗东西又如何能让猪长得更快,定是骗人的招数,哈哈,总算让我知道了……阿呆,备马车,去鄠县,老夫要去实地看看杜荷是怎么害人的,拿到证据后便上朝参他一本。”

    “是!”

    张玄素火急火燎地赶到鄠县,直接进了县衙,指名道姓要见杜荷。

    好半天,杜荷才慢悠悠地走到正堂,与张玄素见面。

    杜荷笑呵呵地说道:“你好啊,张大人,一段时日不见,你越发年轻了,对了,我记得你以前是有胡子的,现在怎么都掉了?掉了好,掉了看起来精神,恭喜张大人。”

    张玄素一下瞪大眼睛,双目中要喷出怒火来。

    杜荷这是指名道姓地说自己小兄弟被切了呢。

    哼,且让你嚣张几日!

    等老夫掌握了你用猪饲料骗人的罪证,再收拾你。

    “杜荷,”张玄素摆正身体,“今日,我可不是来与你吵架的,更不想与你打斗。”

    “哦?张大人一大早便到鄠县,所为何事?难道是来找你兄弟吗?可惜,你的兄弟被野狗调走了,人海茫茫,无处寻找啊!”杜荷说道。

    “你……能不说此事吗?”张玄素的心口很疼。

    “当然可以!”

    张玄素问道:“听闻你见了一个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

    “没错!张大人是要来买猪饲料吗?你放心,咱们是老熟人了,而且你对鄠县养猪场的卫生保洁工作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绝对会给你打折,别人都是十贯钱一斤,张大人你便一贯钱一斤吧。”杜荷说道。

    啪。

    张玄素一巴掌拍在桌上,实在忍无可忍了:“杜荷,你不要太过分了,老夫早已打听清楚,你那猪饲料,明明是一文钱十斤,怎么到老夫这里,变成一贯钱一斤了?”

    你当我是傻子吗?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三十三章 杜荷害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