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却也没有不好意思。

    他急忙按住张玄素的肩膀,将其强行摁坐下,说道:“张大人,别生气,气大伤肝,你看,你本来就损失了某个东西,若是连肝也没了,那岂不是更加不完整,要修身,养性,净心。”

    “你……杜荷,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你要让我买猪饲料也可以,不过,我想去你那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看看,需要大概十日左右的时间,你看如何?”张玄素一刻也不想呆在县衙了,在养猪场,在长安,他竭力想忘记的兄弟被切了的事实,他身边的人,也没人敢提此事,可杜荷倒好,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提了数次。

    张玄素差点*。

    杜荷想都没想便说道:“好啊,张大人既是对猪饲料加工厂感兴趣,你便去看看,别说十日,就是十年都不成问题,就算你不买猪饲料也没关系,买卖不成仁义在,张大人,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不会害我的对吧?”

    说着,他朝张玄素眨了眨眼睛。

    张玄素有些心虚,和颜悦色地笑道:“当然,当然!”

    得到杜荷的允许,张玄素便带着自己的仆人,急匆匆离开县衙,出了鄠县县城,来到了城南的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

    走进大门,便听见各种轰隆隆的声音。

    原来是河边两架巨大的水车带动机器的轰鸣声。

    魏叔琬以为张玄素也是来买猪饲料的,热情地招待了张玄素,毕竟张玄素是太子詹事,家中若是养猪,一定数量不少,这可是个大买卖。

    张玄素开门见山地提出,要现在加工厂生产的五种饲料,各十斤。

    魏叔琬笑眯眯地说道:“张大人需要,自然没问题,一共五十斤猪大亨私聊,一共二百贯钱。”

    嗯?

    张玄素顿时紧皱眉头,露出不高兴的神色:“你欺骗老夫不懂行情是不是,你那猪饲料,一文钱十斤,五十斤,为何要收二百贯?”

    魏叔琬解释道:“张大人有所不知,这五种猪饲料,价格都不同,你说的那是最普通的猪饲料,就那,我可以送你一百斤,而后面还有两种饲料,却还未正式生产,只是在研究,价格自然也贵了些,要不,我就送你五十斤普通猪饲料算了!”

    “别,老夫不差钱,五种猪饲料,各十斤,赶紧送来!”张玄素财大气粗地说道。

    不多时间,五种猪饲料便送到了张玄素居住的房间。

    张玄素走到门口,小心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后才急忙关上门,插上门闩,回到桌前,盯着那五袋猪饲料,乐的跟个二傻子一般。

    管家奇怪地问道:“老爷,这些猪饲料,难道有问题?”

    张玄素点点头:“不错,这猪饲料,能让猪长得更快,老夫是绝对不信的,肯定是杜荷搞鬼,而且,其中说不定有毒,咱们要做的,便是找到证据,然后回去*杜荷。”

    “那要怎么找证据呢?”管家问道。

    “吃!”

    “吃?吃什么?”

    “自然是吃猪饲料!”

    “啊!”

    管家一愣。

    却见张玄素已经抓起一把最普通的猪饲料,塞进嘴里,咔嚓咔嚓地咀嚼起来。

    一边吃,一边说道:“这味道,是有些奇怪,肯定有古怪……阿呆,愣着干嘛,赶紧吃啊!”

    阿呆都傻了:“老爷,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怕什么,你家老爷我在养猪场的时候,连猪屎都吃过……”张玄素骄傲地说道。

    阿呆差点将隔夜饭吐出来,强忍着逃跑的冲动,赶紧低头吃起猪饲料来。

    从这日起,张玄素和阿呆便极少出门,一直在试吃各种猪饲料。

    张玄素是个很认真的人,每次吃完猪饲料后,他都会详细地记录,便是要找到猪饲料中加了毒的证据。

    ……

    随着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的生意越来越好,魏叔琬对杜荷也越来越敬佩。

    如今,整个加工厂一切进入了正轨,魏叔琬什么都不用做,便可以赚钱。

    可他是个闲不住的人,闲暇几日后,他就急不可耐地寻找杜荷。

    没等他开口,杜荷便先问道:“这几日,张玄素有什么动静?”

    提到张玄素,魏叔琬倒是满脸困惑:“这老小子,感觉有些奇怪,那日问我买了五十斤猪饲料后,便躲在屋子里极少出门,就算出门,也是鬼鬼祟祟的,最奇怪的是,我让人去盯过,好几天过去了,张玄素和他的仆人,竟然没去食堂吃过饭,而他二人当时两手空空到的加工厂,并未带干粮!”

    魏叔琬都纳闷了。

    杜荷笑了:“张大人是个坚强的人,或许,他*了一种很厉害的功夫,可以好几日不吃饭吧,这就不是我等凡人所能知道的了。”

    “还有这等功夫?”魏叔琬瞪大眼睛,“张大人果然令人钦佩,不愧是太子詹事,能身居高位,多少还是有过人之处的……对了,我今日来找你,乃是有件事我想了好几日,也没想明白,特来请教!”

    “何事?”

    魏叔琬娓娓道来:“如今,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已经有好几种猪饲料,暂时要想制作新的猪饲料,困难重重,而且价格也控制不了,百姓们未必会买,这便是我遇到的难题。我想要研究更多的猪饲料,却感觉越来越难,有种无力之感。”

    杜荷闻言,才开始认真打量起魏叔琬来。

    魏叔琬初到鄠县时,还只是个矛头孩子,不知天高地厚。

    然后被杜荷忽悠去了养猪场,杜荷的本意是教训教训他,哪知道,这小子一下对猪吃什么长肉*兴趣,独自开始研究猪的营养学,竟然做出了不小的成绩,被李二封为了县子。

    现如今,魏叔琬虽然看上去稚气未脱,可一举一动,都有成熟的风范。

    尤其是提到猪饲料,营养搭配时,便能长篇大论,俨然成了专家。

    这是好事啊!

    杜荷心中感慨,嘴上却是说道:“任何事物,其实都难有尽头一说,只是研究得越深,难度越大,就好比攀登高峰,第一步最容易,前面也不难,最难的是达到顶峰的那一段距离……不过,我可不想你成为一个研究的呆子,因为,你做的乃是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你自己不断前进探索……”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三十四章 奇特的张大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