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俨然一个老师,循循善诱,开启魏叔琬的思维。

    “行百里者半九十,坚持不一定能成功,但放弃,一定不会成功!”

    “而今,你需要做的,便是开拓思维,猪饲料在短期内很难有新的突破,但这天底下,就只需要猪饲料了吗?”

    魏叔琬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

    杜荷的话,就像是一个个巨大的拳头,猛烈地打砸着他。

    他吃惊地问道:“那还有什么饲料?”

    杜荷笑道:“自然是各种各样的饲料,马的饲料,驴的饲料,鸡鸭的饲料,甚至鱼的饲料!”

    啪。

    魏叔琬茅塞顿开。

    一拍大腿,激动地说道:“我懂了,哈哈哈……”

    说着,便兴奋地往外跑。

    刚跑出去,却又倒回来,跑到杜荷面前,一揖到底,郑重地说道:“受教了,若是此次我能取得更大的突破,我便拜你为师!”

    说罢,才一溜烟跑了。

    杜荷摸了摸下巴:“拜师?妈蛋,这古代人怎么一言不合就拜师啊,本少爷的学生,似乎不少了……到底多少个学生来着……”

    关于这个问题,杜荷都有些迷糊了。

    而另一边,魏叔琬回到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将猪饲料的生产交给其他人之后,便一头扎进了其他各种饲料的研究当中,甚至连古怪的张玄素都难得过问了。

    有了猪饲料生产研究的底子,研究马饲料,驴饲料,鸡鸭的饲料,自然也得心应手起来。

    魏叔琬的进步十分迅速,唯一的美中不足的就是人手严重不足,于是他又跑去县衙找杜荷借了十几个念过书的人来帮忙,直接组成了一个饲料研究团队,没日没夜地开始研究起来。

    ……

    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一个偏僻的院子中。

    管家阿呆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喝了杯水,说道:“老爷,这都半个月过去了,我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之处。每日吃得好,睡得也好,也未曾拉过肚子!”

    张玄素挠挠头:“不对啊,这猪饲料,怎么会没问题呢,杜荷这厮狼心狗肺,怎么可能做没有毒的猪饲料。”

    阿呆想了想,“老爷,我吃了这么多的猪饲料,倒是有些变化?”

    张玄素眼睛一亮:“快说,有什么变化?说不定,问题就出在这里!”

    阿呆露出憨厚的笑容:“老爷,我发现,我变胖了不少!”

    空气,一下就安静下来。

    张玄素摸了摸自己的脸,再摸摸肚子。

    他急忙冲到院子角落的水缸处,低头一看,只见清水映照下的自己,白了不少,胖了不少,白胖白胖的。

    这时,门口有人经过,传来一道声音:“老丈,你放心,吃了咱们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的猪饲料,那猪绝对长得又白又胖的,肉质鲜美,能提前杀了。”

    张玄素脖子一凉。

    再看阿呆,以前瘦削的身体,如今已经发福了。

    这猪饲料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张玄素害怕地说道:“这猪饲料,不能再吃了!”

    阿呆却对猪饲料恋恋不忘:“老爷,其实这猪饲料味道还不错,而且听说猪饲料的生产,耗费了不少粮食,如今的粮食,都是从京畿各县运……”

    他话没说完,就听张玄素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我知道了……哈哈哈,这猪饲料没问题,却不代表其他地方没问题,如今,我大唐每年都缺粮,连人都吃不饱,杜荷却大肆将粮食用来做成猪饲料,势必会将粮食挥霍一空,待开春后,粮食减少,肯定有百姓会饿肚子,甚至可能因此发生饥荒,杜荷的良心,简直坏透了,我知道怎么对付杜荷了……阿呆,备马车,咱们回县城。”

    阿呆有些舍不得地说道:“老爷,不吃猪饲料啦?”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一点出息都没有!”

    “哦!”

    当天傍晚,张玄素和阿呆来到鄠县县城,找了一家小客栈住下来,没有惊动任何人。

    次日开始,张玄素带着管家,便在鄠县城中明察暗访,尤其是到收粮卖粮的地方去转悠,有时还去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进行询问核实。

    花了一段时间,张玄素总算掌握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悄然离开了鄠县。

    回到长安后,张玄素便闭门不出,将自己掌握的证据进行加工整理,一篇*杜荷的万言书逐渐成型。

    ……

    这一日清晨。

    城门刚打开,永宁门外,就来了一队人马。

    领头的,赫然是最近在长安赫赫有名的新祸害房遗爱。

    房遗爱身后跟着十几个人,一个个精神抖擞,盯着长安就像是看见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一般,激动不已。

    “长安,我来了!”

    “长安有钱人不少,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我发誓,一定要为郡公赚三十万贯!”

    这些家伙,正是追随房遗爱的销售大队。

    房遗爱瞥了这帮没出息的玩意儿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的心情,我都理解,不过,此次老师让我等来长安,却不是为了赚钱而来,而是为了卖饲料,若是谁出了岔子,到时候无需老师出面,我就会把他打断双腿扔到蓝田去挖煤。”

    方才还如虎狼一般的十几个人,突然噤若寒蝉,像小土狗一般乖巧。

    房遗爱是销售大队大队长!

    是鄠县的销售传奇!

    是大唐的销售天才!

    还是鄠邑郡公的学生!

    更是当朝左相的之子,未来的梁国公!

    没人会招惹他。

    “弟兄们,出发!”

    “驾!”

    十几匹骏马,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进了永宁门。

    那守城官旁边的一个士兵好奇地问道:“将军,方才这些人纵马入城门,为何不将他们拦下来?”

    守城官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个屁,那带头的,乃是房相之子房遗爱,你不要命啦!”

    “啊,原来是房公子,怪不得这么嚣张,听闻他是鄠邑郡公的学生,难道就可以这般肆无忌惮吗?”士兵有些不满。

    守城官咳嗽一声:“小子,慎言,鄠邑郡公也是你敢议论的,你知不知道,他的学生,不但有房公子,戴公子,还有蜀王殿下,若是蜀王殿下进长安,可就不是纵马冲进去这么简单了,你啊,还是太年轻……房公子回长安,这是祸害又回来了啊!不知道又会引起多少鸡飞狗跳呢。”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三十五章 祸害又回来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