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大事,在祀与民。

    民,乃是国本。

    而民本,正是粮食。

    历代统治者,重农抑商,鼓励农耕,究其原因,根本就在于要提高粮食的产量,增加粮食的存量。

    但凡天下大乱,死人无数,其中,除了战死的人之外,很多人死亡,都是因为缺粮饿死,或者是因为缺粮引发祸患而死亡。

    可生产力没有提高,粮食的量增加有限。

    如今的大唐,除了土地富庶的江南一带,其他地方,百姓们生产的粮食,也只能勉强自给自足。

    张玄素的*奏章直指问题要害,那就是,如今人都尚且吃不饱,若是将大量的粮食用于生产饲料喂猪、喂马、喂牛,按照如今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的消耗速度,用不了半年时间,便可以将京畿一带的粮食全部消耗干净,来年开春后青黄不接之际,将会有无数人吃不上粮食,继而引发大量的祸乱。

    李二竟然快速地看完了。

    他放下奏章,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诸卿,张卿家所言,朕觉得并非危言耸听,此事,事关民本,更关乎国本,宣杜荷进宫,朕要当他的面下旨,即日起将这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关闭!”李二沉声说道。

    “陛下圣明!”

    群臣称颂。

    张玄素满脸得意。

    杜荷,这回你死定了!

    动摇国本,这可不是儿戏,哪怕你有满身的功劳,可此事,你一定不会有翻身的余地。

    宫中的人,迅速离开长安,赶往鄠县,将口谕带到。

    杜荷便马不停蹄地赶往长安,很快进了宫中,来到太极殿。

    杜荷进了太极殿,便大声说道:“陛下,臣死罪!”

    李二哼了一声:“杜荷,你还知道自己有罪啊?”

    杜荷急忙道:“陛下,人贵有自知之明,臣素来愚笨,但却有自知之明,臣遇人不淑,竟然收了房遗爱这种混账弟子,而且管教不严,没有教育好他,是臣的失职,不过,臣向来恩怨分明,房遗爱犯的错,就让他一人承担吧,臣提议,将他杀了祭天便是!”

    众人:“……”

    房玄龄卷起袖子想打人。

    杜荷其实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计算好了,如果非要杀人以平民愤的话,那就死房遗爱就好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李二一头黑线。

    “杜荷,你以为朕找你,所为何事?”李二无语地问道。

    杜荷反问道:“难道不是顽徒房遗爱危害长安之事吗?”

    众人差点晕倒。

    原来是搞错了对象?

    怪不得,听起来这么怪异呢。

    房遗爱摊上这样的老师,也是够倒霉的!

    啪。

    李二将案几上的*奏章一下扔下来,落到杜荷身前,威严的声音响起:“你好好看看吧!”

    杜荷捡起来,才翻看了几眼,顿时就急了:“陛下,这是哪个狗东西写的奏章,竟敢如此黄口白牙信口雌黄地污蔑臣的人品,简直毫无人性,猪狗不如……”

    张玄素一下跳出来:“杜荷,你骂谁猪狗不如呢?”

    杜荷转身,打量着张玄素,突然笑了:“张大人,你好啊,你在我的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住了半个多月,吃了一百多斤猪饲料,你钱还没给呢,给钱!”

    张玄素吃猪饲料?

    众人全都愣住。

    李二也十分好奇,说道:“张卿家,朕虽然未见过猪饲料,但听此名,乃是喂猪的,你为何要吃猪饲料?”

    张玄素脸红筋涨地说道:“陛下,你有所不知,臣舍身吃猪饲料,都是为了打探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虚实啊,若非有臣不顾个人安危亲自试吃了猪饲料,又如何能发现猪饲料的生产如此耗费粮食,若没有臣及时发现,待到来年,这祸患就无法阻止了。”

    张玄素心里叫苦不迭。

    陛下啊,重点是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耗费粮食过多啊,不是我吃猪饲料。

    李二点点头:“张卿家言之有理,杜荷,张卿家的奏章,所言可有错漏?”

    杜荷摇头,“启禀陛下,张大人自打吃了猪饲料,这文章功底是突飞猛进,脑子也好了许多,这奏章,的确没什么错误,如果硬要说有错误的话,那就是张大人的消息不是很准确,实际上,如今的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不止生产猪饲料,还有马饲料,驴饲料,鸡饲料等,品种繁多,种类齐全,只要是畜类吃的,应有尽有,这耗费的粮食,自然也越发多了!”

    啪。

    李二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你还知道这饲料耗费粮食啊?”

    杜荷一愣,盯着李二,问道:“啊,陛下,这有何不妥?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的粮食,都是梦幻集团出高价从各地买来的,绝没有强买强卖,也没有坑蒙拐骗,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各地打听打听,我梦幻集团自打做了这粮食生意,从来都童叟无欺,诚信收粮。”

    “够了,”李二粗暴地打断杜荷,“你知不知道,我大唐,最缺的便是粮食?”

    “啥?”

    杜荷一愣:“陛下,大唐缺粮,这是不是张大人这个狗东西说的?简直是危言耸听,胡言乱语,陛下乃千古一帝,堪比尧舜,大唐百姓,人人安居乐业,勤于耕种,大唐富得流油,每到收获的时节,必定满仓满谷,又如何能缺粮呢?”

    众人全都对杜荷怒目而视。

    这勾日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民部尚书戴胄站出来,说道:“鄠邑郡公,此言差矣,大唐很缺粮,虽说近十几年来,没有战乱,人口增加,粮食产量有所增加,可是,按照去岁的收成,别的不说,就关中一带,百姓们上缴了粮食后,也只是勉强够吃,而今,你那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每日就要消耗好几千斤粮食,而京畿一些小县,粮仓中的存粮也不过万斤,整个县城的存粮,也不过十几万斤,照此下去,你便会将京畿一带的存粮掏空了,来年开春后,百姓又吃什么呢?总不能,让猪吃粮食,而人去吃野菜吧?”

    “是啊,用粮食喂猪,简直是糟蹋粮食!”

    “鄠邑郡公,收手吧!”

    “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请陛下下旨,李恪关闭猪大亨什么厂来着?一定要关停!”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三十七章 恩怨分明,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