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农场最深处。

    大家这才发现,守卫越来越多。

    往前走几步,便要经过一次严格的检查。

    不但不能携带匕首之类的东西,连口袋也不能带。

    而且,这些守卫,一个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

    在与杜荷商量无果之后,众人不得已,让那些护卫将自己袖子里的袋子全部剪了。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眼前便是一片开阔的空地。

    只见土地上,出现一道道的凸起和沟壑,远远看去,好像是屋顶的瓦片一般。

    而凸起的地方,却是有一些低矮的植物,看上去已经开始发黄,甚至有一些已经枯萎。

    张玄素问道:“杜荷,你说的亩产千斤的神奇之物,在哪?”

    在大家看来,既然能亩产千斤,一定是非常高大才对。

    可眼前,却没有任何高大之物。

    杜荷指了指地下,说道:“张大人,这亩产千斤的神奇之物,便在脚下!”

    “你说这……”

    张玄素差点认不出爆粗口。

    就这些低矮丑陋的东西?

    “你确定这东西可以当粮食吃?这不是草吗?还有,就算是这些,一亩地,也不可能有千金啊,杜荷,你还是认输吧!”

    “对,你认输,也好过欺瞒大伙啊!”

    众人以为,杜荷已经是穷途末路。

    就在这时。

    有人惊讶地发现,那泥地里,蹲着一个人,背对着大家,在摆弄什么,专心致志的样子。

    李二惊讶道:“此人,有些面熟,可朕竟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是农场的农夫吗?”

    杜荷摆摆手:“陛下,臣也不认识此人,应该是农夫无疑。”

    杜如晦说道:“我瞧此人,也有些熟悉!”

    有人突然惊讶道:“呀,这人的背影,好像是太子殿下啊!”

    旁边的人立即反驳:“胡说,太子殿下乃是储君,岂会在这天地中?”

    这时,那农夫站起身来,缓缓转身。

    大家看见他头发蓬乱,脸色黝黑,穿着破烂,满身泥土。

    然后,农夫竟然朝大家挥手打招呼,满脸激动的样子。

    就在众人*之际!

    杜荷对张玄素说道:“张大人,你看,他在和你打招呼呢,兴许是你家亲戚!”

    张玄素怒道:“杜荷,你休要胡言乱语,老夫可没有这种贱民亲戚!”

    二人争论不休。

    却见那农夫飞也似的朝这边跑来,直奔李二的方向。

    大臣们纷纷喊着护驾,然后有人冲上去,将其按倒在地上。

    那农夫喊道:“放手,快放开本宫,本宫是太子啊!”

    太子?

    有人仔细一看。

    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这晒得黑魆魆的家伙,竟然真的是太子殿下!

    天杀的!

    太子殿下以前多么温文尔雅,白白净净的一个人啊,现在怎么看起来跟个土里刨食的农夫一样?

    张玄素蹭蹭蹭冲了过来,一下跪倒在李承乾面前,泣不成声地说道:“殿下,你为何会在此种地?你不是来农场搜集杜荷的罪证吗?是不是事情败露,杜荷威胁你在此种地的?天可怜见,今日你得救了,陛下就在此处,你有什么冤屈,一定要告知陛下,陛下自会为你主持公道的,杜荷这狗东西,实在是惨无人道啊!”

    随即,他转身,激动地说道:“陛下,请为太子殿下做主啊,太子乃是储君,是未来的君王,可杜荷倒好,竟然使出威胁手段,让太子在此种地!臣请陛下严惩杜荷不敬之罪!”

    “请陛下为太子殿下做主!”

    不少平素里与东宫眉来眼去的大臣,全都站出来,说道。

    杜荷一脸懵逼,说道:“陛下,冤枉,臣可不知道,太子殿下就在农场。”

    李承乾转身,笑着看向杜荷:“杜荷,咱们见过,你不记得了吗?”

    “殿下别乱说,我与你,今日才见,此前从未见过!”杜荷急忙否认。

    李承乾笑道:“农业研究所的书生,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不记得,殿下,这鄠县有五百多书生,我只能记住十个,其他的,都没印象,再说什么农业研究所,肯定是老傅那个勾日的搞出来的,我不知情!殿下,你说你受了什么委屈,就将老傅杀了祭天吧。”杜荷摆摆手,说道。

    你当我傻啊!

    李承乾一阵无语。

    张玄素激动地盯着杜荷:“陛下,杜荷就是在狡辩,他此前虐待殿下,而今又装作不认识,简直岂有此理!陛下,杜荷无视君威,欺负太子殿下,等同谋逆,请陛下下旨,将杜荷的爵位收回,家产充公,贬为庶人。”

    “臣附议!”

    “臣等附议!”

    张玄素的话,又惹得不少人附和。

    李二脸色阴沉,问道:“承乾,到底怎么回事?”

    李承乾急忙躬身,说道:“父皇,方才,儿臣是与鄠邑郡公开玩笑的,儿臣的确是一直呆在鄠县农场,而且与杜荷见过几次,却都隐瞒了身份,而且乔装打扮,根本无人知道儿臣的身份,而今,儿臣已经是鄠县农业研究所的最厉害的研究员,儿臣研究的肥料,已经在农场得到验证,乃是最好的肥料。最近,儿臣升任了农场的首席研究员,才有机会来到秘密基地,得以观察农场的最高机密。”

    张玄素急了。

    他一个劲地朝李承乾眨眼睛。

    小声说道:“殿下,这可是*杜荷的最好机会啊,你怎么改口了呢,只要你一口咬定是杜荷欺辱你,杜荷一定吃不了兜着走啊!”

    李承乾小声回应道:“老师,此事,杜荷的确不知情,而且是我乔装打扮到农场,确实不对在先,如此栽赃陷害,实非君子所为!我要*杜荷,自然要使用正大光明的手段!”

    “你说,这里是农场的最高机密?”李二好奇地问道。

    李承乾点头:“没错,父皇,此处,乃是最高机密所在地,整个农场中,只有不超过五个人可以自由出入,在此种植的农户,却都吃住在此,自打进来,便不能出去!”

    “既是最高机密,朕怎么没有看出来?”

    李承乾挠挠头:“父皇,其实,儿臣也是刚到,还没瞧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儿臣听老傅说起过,此物能亩产千斤以上。”

    李二饶有兴趣地问道:“你觉得,此事真假如何?”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四十章 大功一件,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