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纷纷问道:“张大人,味道如何?”

    有人说道:“一定是太好吃了!你没看见张大人都感动得流泪了!”

    “哎呀,张大人,你不仗义!”

    “土豆能这么好吃?”

    大家纷纷惊讶。

    然后,就见张玄素缓缓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说道:“烫啊!”

    众人:“……”

    从张玄素的眼泪中,大家总结出了一个经验:吃土豆,不能趁热吃。

    众人围坐在火堆旁,听老傅将土豆种植的故事,听李承乾讲制作肥料的过往,听李二将当年纵横疆场的风采……

    烧熟的土豆虽然好吃,奈何人的肚子是有限的。

    大臣们本就吃了不少的生土豆,因此每个人吃上三五个,就吃不下去了。

    眼看着火堆里还有大半的土豆,杜荷突然说道:“陛下,这土豆,可是百姓的救命之物,又是祥瑞,是不是不能糟蹋?”

    李二点点头:“大唐律令,凡属于粮食,都不可浪费!”

    杜荷用手中的烧火棍,指着火堆里的土豆,大声说道:“各位大人,加油啊!还有许多的土豆呢,吃不完浪费,可是要被处罚的!”

    长孙无忌等人全等目瞪口到。

    杜荷这勾日的!

    自己扔进去的土豆,含着泪也要吃完啊!

    最后,一个个吃的眼珠都往上翻才将土豆吃完。

    本打算连夜回长安的大臣们,却是再也走不动了。

    次日一早。

    李二将文武百官和杜荷召集起来,说道:“土豆的确是上天赐给大唐的祥瑞,朕决定,来年就让百姓开始种植土豆,是以,这仅有的几亩土豆,便是种子,不可擅动,这农场的土豆,就由禁军保护吧,任何人敢擅动土豆,定斩不饶……”

    李恪顿时变了脸色。

    他昨夜从杜荷口中得知,这土豆,不止可以烧来吃,还可以煮着吃,炒来吃,做成土豆干……吃法不下于百种。

    可现在不能动了?

    真后悔昨夜没有多吃一点啊!

    又听李二说道:“傅大柱种植土豆有功,此封司农县子!”

    傅大柱,正是老傅的本名,一个连老傅自己都快遗忘了的名字。

    大臣们都是一愣。

    司农?

    天底下,没有这个县啊!

    老傅也傻眼了。

    种地也能获得爵位?

    这司农县子的爵位,一听就是个名誉称号,可那也是子爵啊!

    他回想着,是否是祖坟冒青烟了。

    砰。

    杜荷在后面踹了他一脚。

    噗通。

    老傅一下跪倒在地上,高声喊道:“草民谢陛下隆恩!”

    李二说道:*┫刈樱尴M阋院蠛煤梦衽筇浦种哺嗟牧甘常旄L煜氯耍 

    “是!草民……啊不,臣一定好好种地!”老傅激动得双手颤抖着。

    杜荷暗骂,没出息的玩意儿。

    等李二等人离开之后,杜荷招招手,将老傅叫过来:“老傅啊,本少爷平时待你如何?”

    噗通。

    老傅又跪下了,一把抓住杜荷的裤腿,哭着说道:“少爷,你可别赶我走啊,我不想走,少爷,我要一辈子伺候你……没有少爷,就没有我傅大柱的今日,少爷,要不,我去求陛下,将这封赏推了,我就是个奴才,以后一心一意伺候少爷就好了,要这司农县子有何用!”

    啪。

    杜荷踹了老傅一脚:“滚,没出息的玩意儿,陛下的封赏,岂能说不要就不要,你难道想被满门抄斩吗?本少爷问你,方才陛下说的话,你可记得?”

    “我句句记得,”老傅嘿嘿地笑着,说道,“陛下说自今日起,调禁军来此看守土豆,任何人不得擅动土豆,还让我好生看管着!”

    杜荷点点头:“是任何人吗?”

    老傅义正言辞地说道:“当然是任何人!”

    说完,他凑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少爷放心,以后我每日都会想办法将土豆送到县衙的。”

    杜荷这才满意地拍拍老傅的肩膀,说道:“算本少爷没看错人!”

    老傅能做到莱国公府的大管家,这点机灵劲还是有的。

    ……

    长安。

    刚回到长安,三省六部的主要官员们,便按照李二的吩咐,开始讨论对杜荷的封赏。

    此事,所有人都很重视。

    于是,在房玄龄的召集下,朝中的大佬们齐聚在一起,开始议论起来。

    魏徵极力说道:“自古以来,就有祥瑞,前年,山东也发现过祥瑞,可是,那些祥瑞,与土豆比起来,都不值一提……土豆,可是能救活万民,提高粮食产量的,陛下说的没错,杜荷有无上功劳,应该重重封赏才是,其一,能让杜荷接受,封赏小了,岂不是寒了有功之臣的心,其二,也是昭告天下,我大唐人,*欣赏,说不定就会有人去发现其他的祥瑞!”

    王珪却是不同意:“老夫不同意重赏,杜荷才十七岁,还未到及冠之年,就已经是开国郡公,正二品,若是再封赏,多有不妥!”

    长孙无忌也说道:“杜荷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若是再给他加官进爵,对他成长不好!”

    王珪和长孙无忌的说法,竟然得到许多人的认同。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杜如晦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长孙无忌等人,冷冷地说道:“长孙大人,老夫只有一句话,你们以为,这土豆如何?”

    长孙无忌讪讪地道:“自然是祥瑞,可救万民!”

    杜如晦说道:“既是如此,若各位大人真的觉得如此功劳,可以不奖赏,那老夫无话可说……你们慢慢商议吧,老夫有事先走一步,不过,若是我儿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就算是撕下这张脸,我也会请陛下做主的,哼!”

    说罢,杜如晦拂袖而去。

    屋子里,一下安静起来。

    杜如晦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很少与人争辩。

    今日,所有人都看出来,老杜是真的生气了。

    王珪与长孙无忌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这时,魏徵说道:“诸位大人,前几日,我与杜相闲谈,他已经打算隐退了。”

    众人闻言,突然就明白为何方才杜如晦会那般生气了。

    这是打算为杜荷再努力一把啊!

    杜如晦只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杜构,远在登州,虽说能继承莱国公的爵位,但资质平平,将来在朝中只怕不会有多少建树。

    二儿子杜荷,虽然身为郡公,却只是个县令之职。

    老杜也有自己的难处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四十三章 老杜之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