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

    粮食?

    李君羡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将在场的人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李二问道:“朗季,你在说什么?”

    李君羡激动地说道:“启禀陛下,梦幻集团,从江南收购来的粮食,已经运到长安,全都是粮食啊!”

    张玄素忍不住问道:“有多少粮食?”

    李君羡摇摇头:“目前尚不清楚,不过,马车的数量,一眼望不到头,只怕不少!”

    李二唰的一下从特制的龙椅上站起来,说道:“诸位爱卿,都随朕去看看!”

    随即,李二便带着文武大臣,匆匆离开皇宫,出了皇城,来到长安东门处的城楼上。

    当看见源源不断的加长马车一辆接一辆的进入长安城时,大家都不说话了。

    这是梦幻集团特有的加长马车。

    每辆马车都装得慢慢的,车轮在地上留下深深的车辙印,重量一看就不轻。

    李二沉吟道:“此次去江南收购粮食的,是叫王老五是不是?”

    赵阳急忙说道:“陛下,正是那叫王老五的,此人乃是鄠邑郡公的干儿子,据说忠心耿耿。”

    “把他叫来!”

    “是!”

    片刻之后,王老五便被带到李二面前。

    当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就是当今的李二陛下,大唐的皇帝时,王老五吓得两股战战,差点摔倒。

    “草民,参见陛下!”

    “不必多礼,你就是杜荷的干儿子?你为何要认杜荷做干爹啊?”李二好奇地问道。

    王老五有四十多岁,杜荷却只有十七八岁,一个四十多岁的家伙,竟然认杜荷为干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王老五有些傻眼。

    干爹?

    恩公是*爹?

    啥时候的事?

    不过他脑子聪明,眼珠一转,便说道:“启禀陛下,草民虽然年长,但对郡公的为人,做事,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且郡公对草民有过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承蒙郡公不弃,收下我做干儿子,草民内心,十分荣幸!”

    一抬头,看见旁边的杜如晦,王老五殷勤地跑过去:“孙儿拜见干爷爷!”

    杜如晦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家伙,竟然叫自己爷爷,心中不禁感到怪异:“你走开!”

    “是,干爷爷教训的是!”王老五露出憨态可掬的笑容。

    李二摆摆手:“好了,你们干爷孙相认,后续再说,王老五,朕来问你,此次你从江南收购了多少粮食?”

    一说到这个,王老五顿时精神抖擞起来:“启禀陛下,臣带着干爹给的三十万贯到江南后,便马不停蹄地开始收购粮食,此次的粮食,一共分十批送达长安,按照干爹的吩咐,其中两成送到长安城用于补充长安的存粮,稳定粮价,其余的全部送到鄠县,用于生产饲料!而陛下眼下看到的,乃是第一批,后面还有九批!”

    众人听了,纷纷咂舌。

    三十万贯收购粮食!

    普天之下,也只有杜荷有这么大的手笔了。

    而眼前的第一批粮食,已经非常吓人,后面还有九批呢。

    张玄素等人,识相地闭嘴了。

    就在方才,他们还信誓旦旦地说江南的粮食一时半会儿到不了,让陛下下旨将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关掉,哪知道,一眨眼就被打脸了。

    李二看了张玄素一眼,面色阴沉地说道:“好了,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之事,不要再议了。张爱卿,你以后还是好好教导太子吧,朝中之事,便不要再管了。”

    张玄素如遭雷击。

    一直以来,张玄素都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太子詹事。

    他的梦想是出将入相。

    只要能教导好太子,表现好了,得到陛下的赏识,肯定会进一步进入朝中大佬的行列。

    就算在李二陛下这里没有机会,将来太子登基,自己一样可以成为股肱之臣。

    哪知道,李二陛下一句话,便将他打入了“冷宫”。

    张玄素彻底懵了。

    半晌,他才抬起头来,跟个怨妇似的说道:“陛下,臣谨遵圣喻,只是,臣有一事相求!”

    “说!”

    “臣请陛下下旨,让太子回东宫。太子殿下现在还在鄠县农场呢!”张玄素郁闷地说道,自己好歹是太子詹事,是太子的老师,可现在太子在鄠县不回来,那还教个屁啊!

    李二面无表情地说道:“土豆事关国本,太子是储君,在鄠县替朕看守,有何不可?”

    “……”

    张玄素心知,自己此次是完了。

    ……

    蹭蹭蹭。

    老傅急匆匆跑进院子,一边跑一边喊道:“少爷,少爷,他来了,他来了!”

    杜荷头也没抬,问道:“他踩着滑板来了?”

    “少爷,啥是滑板?”老傅绞尽脑汁,也没反应过来。

    杜荷无奈问道:“谁来了?”

    “王老五啊,少爷,你不是让他带了三十万贯去江南收购粮食吗?如今第一批粮食已经送到了,一半送到长安,一半已经送到鄠县了,就在前几日,还有百姓议论鄠县的粮食全都拿去做饲料,粮价上涨了两倍,如今有了粮食,一切都迎刃而解了!”老傅认真地说道。

    “让王老五滚来见我!”

    “是,少爷!”

    不多时间,王老五和鬼神便进了县衙。

    一见到杜荷,王老五便激动得浑身颤抖,走到杜荷面前,深深一揖:“干儿拜见干爹!”

    “噗!”

    正在喝茶的杜荷,一下将嘴里的茶水全部喷出来,全部洒在王老五的脸上。

    “王老五,你勾日的在干啥?”杜荷破口大骂道。

    王老五挠挠头,“干爹,难道你将我忘了吗?此事,若非陛下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咧,干儿真是罪该万死,去了一趟江南,却没有给干爹你带礼物,请干爹责罚!”

    随即,王老五将在长安城与李二陛下见面之事简单一说。

    杜荷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那日在太极殿,他为了让李二和文武百官相信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不会导致缺粮,所以随口一说王老五是自己的干儿子。

    哪知道,陛下竟然记住了。

    陛下金口玉言,若是不认下这个勾日的,岂不是欺君!

    杜荷愣住了。

    王老五还以为杜荷生气,诚惶诚恐地问道:“干爹,你心情不好吗?”

    杜荷点点头:“儿啊,爹一想到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心情郁闷啊!”

    王老五:“……”

    干爹这是咒我死吗?

    我心情也不好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四十五章 干儿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